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红色康拜因》的呼唤:我是农民的后代吗?  

2006-11-23 00:1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色康拜因》的呼唤:我是农民的后代吗?
司马平邦

反哺和反噬,是艺术成长的两个最典型动因。
反哺,在你成长的过程中,受其恩惠,或才造成了现在的你,你的艺术,你的表达,你的价值观,你的美感和欲念,你就用你的艺术回报那个“其”。
反噬,则相反,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受其伤害,或才造成了现在的你,和你的艺术,你的顽固乖戾的价值观,你的扭曲的审美与压抑的欲念,你一定会用你手中的一切,包括艺术去回击那个“其”。
其实,所谓的长大成人,就是你被“哺育”长大,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回报“其”。
所有的艺术家都逃不了,包括那些为了爬上明星位置肯和导演睡觉,又反过来连自己一块端老窝的女的,还有那些只要得到一点点占有女演员权力就勒索人家脱裤子的男的,但他们大多是反噬,是内心中有个“执念”放不下,有个“数”数不清,鼓动着他们。
出身农村,虽然家长多少算是知识分子,但更愿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划到农民后代的行列里,因为确实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东西根本就不值得一顾了,而有些东西却比从前倍加喜欢。
点爷说,他现在越来越喜欢中国的文学,我不知是不是矫情成分在起作用,他才只有24岁呀,刚刚少年而未及弱冠嘛,也懂这个?
不过我从自己对《秦腔》的无比热爱来看自己,自己的确从骨子里是农民的后代,进城19年,一点没改变过,而且越来越以此为幸甚至哉。
刘邦邦看余华的破《兄弟》激动得不行,当然是因为他不是真正农民的后代,他成长的那处哈尔滨钢铁街相当于香港的铜锣湾,是城市响马们的聚居之所,他们连“康拜因”这家伙是什么样子都没真正见过吧,真正的农民后代对那本书都会吐舌头。
我觉得,凡是农民的后代,要看以下作品才行:除了贾平凹老师的《秦腔》,还有一部电影就是《红色康拜因》
25年之前,中国10亿人9亿住在纯粹的乡下,如今13亿人,有3亿人住在正经八百的大城市,还有好几亿人住在发达的县镇和几乎变成城市的农村,前几天看过一个电视节目,山东有一个叫梁希增的农民企业家,有的是钱,他的理想是十几家之内把家乡的上百个村落全变成别墅林立的城市小区。
进到城里并成为城里的人,还有多少人记得自己曾是农民的后代。
百度“康拜因”,可笑的是居然没有什么真正关于这种大型农用机械的工作原理方面的介绍,却全是这部叫作《红色康拜因》的电影的介绍――看来,如果没有这部电影,包括那些住在城里曾是农民后代的人们,早不记得它,它带给你的童年的崇高感。
什么是康拜因?康拜因大多是红色的,它有巨大的收割系统,挂在驾驶仓前面,像一排展开的獠牙,一口能吞进无数长在大地上的麦子和玉米;它的肚子里是一个加工系统,就是真接把小麦在肚子里处理成麦粒,把玉米粒出棒子上搞下来,搞下来的麦粒或玉米粒直接进入了收获部分保存;而另一面表杆或玉米杆就变成废物被它的排泄系统直接甩出去。
所以清楚记得一只巨大的康拜因工作时的情景有多么的壮观:广阔的大田里,金黄的麦浪里,红色的它上面喷着乌青色的烟(不太环保),前方宽大的收割系统乎乎转动着环形的镰刀,行走间一排排麦子被低头收割;而它的右侧则接着肥大的麦仓,脱去了麦杆的麦粒,被哗哗倒进去,帆布的麦仓一会就鼓起来;它的左侧也有一个大开口,不断有废料被整齐地吐出来,留下一排排麦子的尸体倒伏一路。
在康拜因走过的大地上只留下离地面不足十公分的麦茬,要被重新翻进土里,化成肥料,再长新麦子。
入秋,巨大田野里康拜因是北方真正的霸王。
这时的天总是阳光高照着,光线暖暖的,红红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等着《红色康拜因》这部电影看的主要原因。
它能让滞留城里太久奋斗巨累的农民后代们从中找到那处“反哺”的骄傲,它的轰鸣声,它的战斗力,它的体积感,都无可替代。
这部电影在我的设想里一定要有男人的棱角感和机械的棱角线条的完美结全,姚安濂是这样的男人,他那张亦正亦邪亦喜亦悲的脸导演选对了。
不喜欢范伟演的《芳香之旅》,一听名字就是混和着女人体香的,有点流行的矫情和中性,是城里人的文化弱质青年们对那条粗糙大路上的人们的细腻而文艺化的包装。
所以对《红色康拜因》有着更高的期待。
希望它粗犷一点,要冷就冷得崩断,要打就打得见红,管你妈父子兄弟,所有的罪恶都发生在广阔的田野里阳光下,也不要有任何含糊。
要对得起一个农民的后代们脑海里不可磨灭的康拜因的好个样子才好。
如果这部电影能把全北京的农民后代搞到电影院里去朝圣和反哺……
至少《秦腔》做到了这一点。

仁义礼智信,偏偏无情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fe
女兰5号情结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fd
七律·情癫大圣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fc
小李庄地雷太多,皇军走路要小心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9u
龙门口穿越之司马作文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cx
导演和女演员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ed
别来无恙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as
中央电视台标识里居然没有中文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cq
黄健翔的走与其他人的矫情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cr
七律·台山穿越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7h
七律·穿越潭柘寺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2d
潭柘寺的佛与环境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1z
小生命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cw
鬼子过村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d8
太过份太过份了,不要这么吹捧偶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e6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http://blog.sina.com.cn/u/537fd741010007g0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