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天下可怜人  

2006-11-04 01: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下可怜人

司马平邦

文革时的东北农村,也一点也有幸免。

那时我家所在的是一个农垦农场的连队,也就100来户几百口人,小时在我看来可真是大啊多啊,现在想来小得可怜的一个小村子。

但就是那样一个小村子里,文革时也要抓出来两个黑五类分子,我小时候不懂又听不明白,就叫成“黑谷类”。我们连队的黑谷类一个姓王,可叫王喜忠,另一个姓田,名字记不得了。

王喜忠可能当过国民党史的兵,他大过父亲十几岁,但据父亲回忆,此人人品不错,非常聪明,也可能是在不适当的场合多说了几句,或者是得罪过连里的“大人物”,在非常时期被打成反革命黑五类,一打就是十几年。

王喜忠家有5个孩子,其中一个胖小子,其他的4个姑娘,回忆起来她们长得都不错,记得我上学的第一年,1976,就在学校学会一首儿歌,这样唱:王二美爱臭美,穿着裙子露大腿――考证起来,可能是文革时流行于民间骂刚刚去世的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的,王光美确是人长得美,也好美了些。

王二美是王喜忠的二姑娘,很丰满,大姑娘爱美之年,穿露了大腿的裙子,竟成就了一村骂名,或者她根本就没露过大腿,只是受了王光美的连累。

但王喜忠家我记忆里长得最好看的是三姑娘,是我的小学同学(我的同学可能都是帅哥靓女),瘦瘦的,按现在的观点,应是苗条而美好的小姑娘,也许还和我坐过同桌,不过现在我连人家名字叫什么都忘了,是王爱英吗?是吗?不是吗?

她自从一年级和我一起上学时就一直受欺负,在下本性善良应没欺负过她,不过也没帮助过,一个个子小小的女孩整天孤零零的一个人,气质是满忧郁的。她遗传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虽然不是学习最好的,却是“最可怕”的,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在哪门课上冒一下尖,让全班很吃惊,妈的,黑谷类的孩子也能打100分?但父亲说,那时因为王喜忠是黑谷类,全家的孩子总吃不饱饭的,营养不良,自然没什么好的学习条件,能冒尖已不错了。

王家的可怜之处还在于,全家十几年里几乎没有名字和姓氏,黑谷类是统一称谓,凡是连队有开大会或者看电影的日子,广播站的喇叭里女广播员会用高昂而激动略带喝斥的声音喊着:“黑谷类请注意,黑谷类请注意,今天晚上俱乐部有电影,《伟大的公民》,你们马上去打扫俱乐部,马上去打扫俱乐部!”云云。

于是,不管两个黑谷类王和田手里在干什么,在吃饭还是在种庄稼,都得马上夹着扫帚去打扫,那时连队的公共场所,如主马路、厕所、俱乐部都是黑谷类们的份内的活。

王喜忠据说为此用刀片自杀过一次,割的动作与《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金燕割高洋的脖子的动作差不多,不过王没有死,因为那样的割,实在太疼,求生欲望唤回了他,继续黑谷类生涯。

这时需要抒一下情了,夏天,走在连队的主马路上,黄昏时落日把整个山沟里的连队照得通红的时候,各家的炊烟袅袅,各家各院在吃饭,吃完饭准备一起去看电影,马路上空空的,只有两个黑谷类穿得破破烂烂抱着扫帚在认真打扫连队广场,他们的身影长长的,晃晃的,一会儿那里会放露天电影,名字是《地道战》。但看电影里时是见不到两个黑谷类两家人的身影的,或者不让他们来,或者他们不也混进人群里,仍是未知。

抒一下情,就可以了解当时黑五类所处的非人道的境遇,当时的可怜了。

他们的子女在学校是最受气的,即使在文革结束后,他们被平反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特务汉奸和卖国贼,但人们仍沿着惯性的力量欺负他们,他们也仍沿着惯性的力量低着头生活,用父亲的话讲,王家有4个聪明还好看的姑娘,最后都一辈子埋没在东北那个深深的山沟里,他们的父亲也去世得早,这多少有文革中受到十几年的无情打击的原因。

不过据说,当是十乡插队的一些知识青年对黑谷类表示过同情,但运动中最欢实的也是这批人,谁知道呢。

人小时候,不知对与错,只知盲从,一个连队的所有孩子都歧视王喜忠家的孩子,不敢说自已没做过对不起人家的事,不过当时偶尔也会觉得那个瘦瘦的的小女孩很可怜,也很讨厌――因为她居然有时会比自已学习好,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不起我,会在我说出“王二美爱臭美,穿着裙子露大腿”是小声地回骂我。

就是这样,明知文革是老人家的致命创伤,仍然坚信老人家是中国100年间最伟大的人物,如果文革仍在继续呢?我想我如果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到现在,中国还在文革着,自已不知会做多少坏事,欺负多少可怜人。

你想,在1970年代中国东北偏远的小山沟里,一帮粗鲁的孩子,骂着“王二美爱臭美,穿着裙子露大腿”的歌谣,追过前街再到后街,把那户姓王的4个女孩一个男孩骂得不敢出门,他们的父母也只能忍气吞声,就这样,一直十几年,那个走在那群孩子身后的手里拎着半个馒头的男孩,可能就是我。

这时又是夕阳西下,乡村的火烧云美得让还是小时候的他就着迷。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