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鸡犬不宁》里的铁裆功  

2006-11-04 17: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鸡犬不宁》里的铁裆功

司马平邦

今天下午录一个叫《爱说电影》的电视节目,央视六的,居然是聊这部电影,合口胃。

忽然想到片中马三在最后的大团圆结局,之前他养的斗鸡无论如何斗不过胖子的那只,他还为了鸡跟胖子打了一架,也没占着便宜,马三很郁闷。

之后马三去访问老中医,治不举,然后这条线淹没了,直到后来他的那只黑斗鸡也当了冠军了,马三得了一大笔钱,却挨了一闷棍,但这时暗示,经过治疗,马三的不举好了,人好了,鸡也好了。

所以才有最后他把铁裆功传统师傅,爷俩在机场分别时的会心一笑。

性的隐喻其实是很多电影重要的组成,文学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性学,陕西作家的所有好小说都贯穿着性,苏童的小说里这方面是纽曲的,有点像太监,余华的《兄弟》里性写得太差了,像楼道里经常会看到的壮阳广告。

《红高粱》《老井》里的性意念曾经让年轻的大学生们大开眼界,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本身就是部性混乱的症状展示电影,而《阳光灿烂的日子》的里的性暗示比比皆是,姜文在《鬼子来了》里放了很多精致而高明的桥段,独独在性方面,在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对比方面让人看着不爽,所以砸了。

这大概也和导演的力衰不支有关吧,他行的时候可以在上面挂毛巾,他不行了,总得找个理由来垫被,说别人也不行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