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可能,是我写的乔丹  

2006-11-08 10:0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迈克尔·乔丹:霸王别姬

司马春秋

先给大家讲两个故事,两个只有男人才听得懂的故事。

说话公元前某年的2月14日,正是个情人节,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率领他的大军被刘备的祖爷爷刘邦围在垓下,那是个奇寒之夜--是汉军的四面楚歌冻硬了楚军的天空。但即使在这时,霸王仍不忘与爱人虞姬欢度情人节,霸王特地从海外空运来二捆玫瑰和两盒金帝巧克力,这两件东西在那时候都价值连城,况且又是楚军处在生死存亡之时。虞姬貌若天仙但面对霸王的情人节贺礼仍悲从中来:“霸王啊,我的霸王……”

以后的事你们都知道,虞姬尝完了巧克力闻过玫瑰花,又为霸王舞了一段玉女心经剑法,就横刀自而死。

再以后的事,你们也都知道,项羽带着“虞兮虞兮可奈何”的悲凉心境全军覆没于垓下,又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便学虞姬自刎于乌江边上,热血染红了整个乌江。

还有一个故事。

话说公某年的2月14日,也是个情人节,在川东马嵬坡,大唐天子李隆基正率着一股臣子逃亡途中,安禄山让这个老情种几乎江山不保。2月天气又阴又潮又冷,好在唐明皇身边有胖美人杨玉环相偎倒也温暖。大军在马嵬坡下寨安营之后,众将士怨声载道也怒气干云,有话要说不吐不快:“陛下啊,我的陛下……”

以后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众臣子兵谏唐明皇,指出杨玉环和杨国忠误国,此二人不除,众臣将离开皇帝,甘冒不忠不孝之名。

再以后的事,大家也知道,唐明皇含泪赐给杨胖子一条血绫,杨美人被吊死在马嵬坡的一根门楣上,也有人看见她被吊死在一棵老歪脖树下,杨国忠的下场那就更惨。之后众臣保着唐明皇躲过安史之乱重返长安坐上金銮宝殿。

两个故事讲完了,告诉你,想当个男人,该放下时要放下。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一定有人还不同意我的说法,这当然在我意料之中的,因为大家都算不上英雄,连个西楚霸王都算不上英雄,英雄可能是有秘诀的,也许就在放与不放之间,下面请看NBA天皇巨星迈克尔-乔丹是怎样当他的英雄的,或者说,离开了赛场扑进办公室,他还是不是个英雄。

生物界有许多种昆虫都在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方式,幼仔在母体里获得生命后,竟置最起码的人伦于不顾,吃掉母体并靠母体的能量与营养快速长大。也许这也适合于今天的卡特和乔丹。当卡特在2000年全明星赛上一次又一次在篮板前表演他的扣篮绝技时,仍有人对他投以保留的赞叹,只有当他第二次以一个超越乔丹的48分姿势扣篮之后,他才听到了那些人和所有人由衷的赞叹:至少在扣篮上卡特已经超过了迈克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双手飞身扣篮要比单手难得多。卡特用他的飞行弧线再次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神话。乔丹在商场上可能会有更深的感受。

在文斯·卡特用篮球把他眼前的“纪念碑”--篮板拍出裂纹的那一刻,华盛顿奇才队的执行总裁迈克尔·乔丹正坐在前数第三排,他可能感到被拍出裂纹的是自己。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为卡特的创造力所折服,也深知高手的心中那无名的寂寞感。

篮球和财富曾经是职业运动员迈克尔·乔丹的真正商标,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球员都是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以乔丹为终极榜样的原因。

1999年1月,他放弃了上场打球,不久,他拿起了高尔夫球杆,再不久,他又坐进了华盛顿市,离比尔·克林顿的白宫办公室不足4公里的新总裁办公室,这是间比总统办公室豪华有过而无不及的地方,乔丹却在这里感到了自己的贫困。

很多人,包括乔丹自己,以为放弃篮球之后仍然可以拥有财富,可以算得上是职业体育圈里的首富之一。

但只有到乔丹亲身远离了篮球场,远离了自己那片最熟悉的空间之后,他才首先发现那一刻,他宣布放弃篮球的一刻,他其实也放弃了财富。

职业生涯的15年时间,广告赞助、年薪等让乔丹拥有近1亿美元的身家。但在他离开篮球场,与那些非常成功的企业拥有人,那些硅谷里、互联网上年轻的富翁们相比,他辛辛苦苦用血汗换来的财富,只能算得上自给有余罢了。现在他已不可能回头与大胖子奥尼尔和小瘦子艾弗森去相提并论了,他一下子失去了优越感,因为他的新世界里,财富的单位不再是“万美元”而是“亿美元”。

1963年出生的乔丹今年37岁,1992年,比尔·盖茨37岁时,已拥有70亿美元的财富。而现开拓者队老板保罗·艾伦是60亿。

华盛顿奇才队那点可怜的属于乔丹的股份和属于他的权力,也许正成为乔丹新的财富帝王之梦的开端,正像当年人们看到一个从北卡来的黑小子扣篮之后,都点头说:“这小子是个扣篮专家,不过总冠军是另一码事。”现在,我们看着在华盛顿的办公室里开始了他的新的飞翔之梦的乔丹,看着他在执行总裁位置上一副意得自满模样时,也都点头说:“乔丹毕竟没白在NBA打球,懂得怎样组织一支球队,不过做财富过百亿的富翁是另一码事。”

他还会投资互联网,还要投资股票,还要为总统候选人比尔·布莱德利提供赞助做宣传,还要投资“乔丹”品牌的体育服装香水,还要……

在这个过程中,他终于放弃了历史,以及那历史中曾带给他的爱与恨、喜与悲,既然他不想在离开能让他终日称王高枕无忧的江东而跻身江西的新战争,既然他又不想学楚霸王最后落个“无颜见江东父老”,他就要“霸王别姬”。

因为,其实,霸王的霸业才开始上演,而江西早已诸侯林立,他一声“乔丹来了,”只是树叶落入深谷,竟毫无回声,那让人怀念的回声。

我们再见到乔丹,总是一副西装革履,右耳戴着他的前队友,那“儿时”的死党斯科特·皮彭送给他的由总冠军戒指打造的耳环,这是昔日霸业惟一留在这位昔日霸王身上的影子了。

全明星赛上,他与魔术师约翰逊已成了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他没有心思去在文斯·卡特面前装大,说些自己都听腻的教训话,他有自己的事可做,他要让华盛顿子弹成为NBA的梦之队,所以他的身影总是来去匆匆,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知道乔丹的新动向,他开始在生意场上神出鬼没,他放弃了训练场-休息室-家庭-比赛场的简单生活。

很多人仍然喜欢叫他“飞人”,用崇拜无比的眼光看他。

他自己却知道,在“那些人”面前,他只是个小学生,而他们都已经大学毕业,那是现在的他最渴望的时刻。

这就是他的虞姬和他的杨美人:无比辉煌也无比单纯,无比安全也无比可怜的从前。也许10年或20年以后,我们会看到一个拥有无可匹敌的财富仍然“飞翔着、笑着”的迈克尔·乔丹;也许不用10年,这个名字就将和魔术师约翰逊、微笑刺客伊塞亚-托马斯、天勾阿卜杜拉-贾巴尔一起成为新生代NBA球员不得不面对的普普通通的前辈球员。不断接受着联盟带有明显商业目的的虚伪的致敬,甚至像昂塞尔德那样被请上高阁。

我们就是那群江东父老,等待着昔日霸王衣锦还江东。

“霸王啊,我的霸王啊……”

(无意中在网上找到一篇署了我名字的乔丹的文章,应是我写的,不过是2000年的事了,记不清具体情教育情境了,发上来再说吧,互联网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