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去哈监  

2006-11-08 09:5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哈监

司马平邦

哈尔滨的8月,久违的天气,是看望故人的天气。

哈尔滨监狱位于哈尔滨城东,那里面有在下的一个旧同事--他为什么进去哈监,在这里不想说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不知道的人必没必要知道。里面的人和我的关系,一言难尽,不过随性的人总是按着此时此地的念头行事,忽然觉得有必要就去看望。

哈监是模范监区,设施如海岩在《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写的,但人的动态却大不同,要更宽松。

我走进的是一间探视房间,曰“合宿室”,是给犯人与妻子合宿的,他的级别我记得好像是一周可以合一次(至少两周一次),呵呵,中国人平均的性生活频率是一周两次到三次,从这点上看,监狱倒是满照顾人的生理需要的,是为人性化吧。

他来了,我们已经4年未见,居然让他小小的一愣。

他头发全面了,不过还是稍胖,看不出像传说中的受了很多苦,他自已也潇洒地说,近两年没受什么苦了,一般进监狱都是开始受苦,慢慢会好的。

聊了一会,不咸不淡,也只能不咸不淡,他在里面还是“理论”上关心着外面的天下大事或民生疾苦,如果连这些也麻木了,他也不会成现在这样。

聊了一阵,我说,请你吃个饭吧--哈监里是可以请客的,但要用犯人的专用卡,我持着他的卡充了109元,张罗了饭菜,一边张罗一边想起《水浒》里那些为狱中的武松、林冲张罗酒菜的人们,以前是体量武与林的,现在却是在体量着施恩与鲁达的心境。

没有酒,是他不喝酒了,监狱的犯人在适当情况下据说也可以对付几口。

我问平时还打桥牌吗?他说,打,这不刚才还带着某前市长或某前市委副书记练桥牌呢,不用我恭维,他算得上是一个级别的桥牌高手,据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初衷,有一点点与邓小平家里的桥牌政治有点关系,桥牌,真是无处不在。

正午的阳光不知为什么竟弯了腰从宽敞铁栅的窗子里照进来,投在狱中人与物的表面,像尼康相机对焦最准确时放射出的舒缓饱满光影。

吃了喝得,得走了,祝他保重身体,他乐观甚至达观地接受。

至少,我的祝愿是真诚的,走在回程的出租车上我这样想着--男人是世界精彩的动力之源,他们或有走弯路或翻车的时候,但我不愿看着任何一个男人失去那份作为这个性别的狂野和自负,哪怕他离开囹的时候已是黄沙日落,哪怕他此时此刻是装出来的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