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麦子殇  

2006-11-08 09:5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子殇
司马平邦

麦子殇 - 司马平邦 - 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要为家乡的小麦写上一笔。
父亲来,对我说,现在家乡小麦已经绝迹了。
小麦,是面粉的来源,面粉,白面,洒家最爱。
家乡双鸭山农场20年前一半的庄稼就是小麦,每年7月末8月初,整个农场全是收麦子的人,割麦,脱麦粒,收麦杆,大路上全是麦子的痕迹,最后家里最不中用的老人小孩还可以去拾麦穗,可以烤了吃,但大部分是颗粒归仓了,主要是归了自已家的仓,呵呵。
麦子在生长的最旺季,即每年的7月初,麦浪如金色的海面,随风翻滚着,空气中也是它膨松饱满的香味,我平生学画的第一幅画可能就是一支麦穗,对称而圆润,是自然的造物,上帝的匠心。
中学六年,差不多每年都要为学校完成割麦的任务--最早的务农可能是在小学三年级,给连队铲了一周的玉米地,记得赚了两块四--妈妈的,至少比写现在博客赚钱,老子写了十多天博客才赚两块人民币,而且如果以折合美元来比较,中国现在的互联网简直还不如30年前农村小学生能赚钱。
还是说麦子。
上中学时,本人曾多次做过割麦能手,那时干一天可能给四五元钱,全部交班级做班费,所以当时的班长很有钱,本人亲身体验过。记得每天到收工时,全校都会有一大块麦地没割完,不知是哪个王八蛋的杰作,这时,校长和学生会主席就会组织割麦能手们开个动员会,进行最后的会战,是比赛性质,本人经常光荣地参加,年轻真好,有使不完的力气,能骄傲地在全校的注目中挥镰割麦,也是牛逼得不行的事,我参加会战中应是这群能手中的学习最好的,那时,能干活的,差不多都是淘气包。
记得,有一天临近中午,我懒得干活,扔下镰刀睡在麦垛边,迷迷糊糊中听到好像有人来叫我,但被漂亮的英语老师拦下了:“哎呀,就别召唤醒他了,昨天下午会战累坏了,让他多睡会儿。”
我漂亮的英语老师,一辈子忘不了你这句话。
而每到收麦子时,当老师的父亲常和同事利用暑假去打工收麦杆,麦杆收上来可以造纸。
如今的家乡,曾经最多的麦子和大豆(黄豆)几乎绝种了,面粉吃山东的,大豆吃美国进口的,据说便宜而且好口味。
据说因为北大荒种了几十年小麦后突然发现小麦是最不赚钱的作物,一亩地只几十元的利,于是全部弃产之,大量换了玉米和南瓜,每亩至少几百块。
许多年没在夏天时回家了,更没想到从前那明亮阳光下麦浪翻滚金波荡羡的景象早消失了,而玉米地是高过人头的,大片的玉米地如同当年的青纱帐,连日本鬼子都望之生畏;南瓜地是矮矮摊摊的一片,简直就像挤在一块的猪羊,愚蠢至极。
相比之下,刚刚过人腰的,金色的,个体对称的,团体仪仗的,熟香的,开阔的,麦田,才有真正的诗意。
但我一定会偶尔愚蠢而深情地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