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陈雷  

2006-12-14 08: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平邦
听说黑龙江的前省长陈雷去世了。
听说,给他送葬那天,去了好多生前战友,是许多有着抗联资历的老家伙们,很多人都穿着当年的抗联军队的服饰,领头的一位有80多岁,老式的军装前襟上缀满了各式各样的军功章。
抗联战士和抗联军装,其实一直不是共产党历史中“抗日”一段的主旋律,军装是个有意思的东西,现在的人对过去的军装的熟悉程度绝对代表官方历史对那支军队的肯定和宣传程度,比如,现在还有谁能认得清当时杨靖宇或赵尚志他们穿的军服的样式呢,或者把其与别的军队,如八路军、新四军混淆为一谈,其实就是同在国民革命军序列下的八路和新四,军装也是有区别的。
东北抗联是抗战史上打得最艰苦的一段,红军长征当然是艰苦的,但那只是最多两年的时间,而东北抗日联军却在长征那样的条件下一直跟日本人了十几年。
而且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后的将帅序列里,高级将领没有抗联的,不知杨靖宇、李兆麟和赵尚志这样的牛逼之极的将领在世会不会有人能有机会成为元帅,与长城以南的共军相比,他们身上富有更多的个性色彩,在共产党历史上,带兵从数万最后打到两三个,却一直血战的,杨靖宇和赵尚志是不多的例子,而杨靖宇的死难过程之悲之壮更是冠绝整个抗战史。
家乡双鸭山的东南有一座大山,叫锅盔,是学生时代春游的胜地,有一年据说在那儿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批枪支弹药,很多,生了锈,是当年抗联的军火库,为此省里去了省长,省长就是陈雷,他带着妻子李敏一起回到当年曾打游击的地方看到那些废锈的枪支弹药不知作何感想。
陈雷是有名的抗联老战士,但在之初他只是以小兵的身份加入抗日联军的,我有同事刘志勇老师的父亲曾做过他的入党介绍人,也是个老抗联了,他们当年在佳木斯一带打了好多年日本鬼子。根据陈雷简历可证实他曾是金日成的战友,1942到1945年金日成任职苏联国际红军88旅第1营营长,而陈雷1942年5月至1945年9月任苏联国际红军八十八旅三营六连副连长、一营党支部宣传委员、政治教员。1994年7月金日成逝世后,陈雷夫妇曾赴朝鲜吊唁,而12月5日,陈雷去世后金正日亦向这位父亲的老战友家里发来唁电,一个国家元首给一个前省长发唁电,自然有许多感情成份在里面。
陈雷还在打鬼子期间写过一首著名的露营军歌的歌词,尤记得。
1990年代末,李敏写了本自传,刘志通老师就找我帮助校对,有机会读到了许多当年的抗联故事,一个女孩子如何加入共产党如何跟着军队进入寒冷的东北大山如何大打小打地打日本人的事,文字质朴,真实感人,不知李姨(刘志勇对李敏的称呼)老太太的这本书最终出了没有。
但陈雷的被世人所知,却不仅仅因为他是省长或当过抗联,在我看来,曾经遍及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陈雷体”才是让这个名字家喻户晓的主要原因,不知是因为书法成就了陈雷,还是陈雷成就了书法,我觉得是后者多一点点。
陈雷曾是黑龙江的几个有限的称得上书法家如杨角、王田和游寿中题字最多流传最广的一位,当然找他写字的十有八九是看中了他的省长身份,这却掩盖了陈雷书法中的真正艺术品质,我在陈位于哈尔滨南岗区花园街附近的一个小院落的家里看到过许多被刻在墙壁上的陈雷字迹,那是他从省长位置上退下来后潜心书法的作品,行草为主,书家的自娱之作,从那些字看,陈雷晚年的书法接触到了“境界”两个字的边缘,无论是风姿还是结构或者意境都有独特的味道,只在用笔上与曾经流行一时的“黑龙江派馆阁体”无法相脱,他的用笔直接取自颜书,但在横竖的节奏落差上,缺少跳脱,体积感过于明显,外相又过于粗糙,所以往往整个字都显得臃肿,这是许多人暗地里对陈雷体诟病的主要方向。
但这也正是陈雷书法的优点之一,他写字不修饰,笔到意到,虽然往往于结体或用笔上有遗憾,但却自然呈现,也有股朴素而自信的美感。我想这种写字的由来是这样的:一些低级官员向陈省长求字,陈省长慨然挥毫,一书而就,本来自认有不足或想重写的(要相信书法家们的完美精神),但哪里顶得住下级官僚们的阿谀,久而久之,他的题字变得满街行走却良莠不齐,其实以前在哈尔滨的街头见过许多他题写的水平相当高的牌匾,但现在连这些写得好得也几乎消失了,或者是陈雷早退休人走茶凉或者他为之题字的企业或部门早已物是人非了。
在哈尔滨的太阳岛上,曾有一“名胜”主景叫“水阁云天”,正是陈雷的书法,那是我印象非常深的题字,也是许多哈尔滨人印象非常深的,笔力遒劲,骨肉匀称,堪称上品。
不过他的书法应得到肯定,是入世之人的入世之心。
至少可以证明,书法有种洗涤人类精神的作用,在黑龙江生活这么多年,几乎没听到过人们对这位老省长在品德或者业绩上的指责,更没听到过他与腐败或昏庸有什么沾边,官员这个词在当代已经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贬义,不过一提到陈雷,大家还是称颂;这是不是与他行练书法有关呢?我认为是的,一个追求更多精神需要的书法家,在物质欲望上总是相对少许多,欲望是守衡的,你看吧,那些大腐大败之徒,那些声色犬马之类,大多是精神世界空虚艺术品质低下的份子,传统的中国人文是修身齐家平天下,这种自律,约束和感化了许多人。
当然,从正统而官方的意义上说,陈雷出身纯粹的红色战士,自然是好人好官一个。
陈省长雷先生在1989年之前已退休,所以他的政治生涯没有在晚年遇到那个大的波折,善始善终,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一篇采访黑龙江另一位长于写文章的前省级领导陈凤晖的文章,也是一样晚年寄情文墨,素衣陋室云淡风清,始知,文化艺术即使对污秽不堪的官场也有强大的洗涤作用,独善其身之人亦大有人在。
还有,陈雷的夫人李敏,是个个性强烈的老太太,喜欢出人头地,退休之后一直为抗联的正名和传播而奔走,常常会见她出席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现在老伴去了,孤独的老太太一个人生活,就祝刘志勇老师的这位李姨健康吧。
附简历:
1917年9月出生,原名姜士元,曾用名陈雨田,笔名老泉山人,籍贯黑龙江省桦川县。1933年在学校参加抗日活动,1936年2月加入共产党。1936年2月至1938年3月任佳木斯市地下党支部组织委员、支部书记、市委书记。1938年3月至1942年5月任东北抗联第六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宣传科科长、六军二师政治部负责人、游击队队长。1938年7月派往第一批西征部队做政治工作,后又派任北征部队第一支队政委。1942年5月至1945年9月任苏联国际红军八十八旅三营六连副连长、一营党支部宣传委员、政治教员。1945年9月至1952年8月任苏联红军绥化卫戍区副司令员、绥化中心县委书记,龙南纵队政委,黑龙江警卫一旅政委,龙南专署专员,西满三地委副书记兼三分区副政委,黑龙江省委秘书长。1952年8月至1954年8月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省政府副主席、主席。1954年8月至1966年8月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省委基建部部长、省委工业部部长、副省长兼经委主任、计委主任、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书记。“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1975年8月参加哈尔滨轴承厂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任党支部副书记。1977年6月任黑龙江省建委主任、党委书记。1977年12月任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1979年12月任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省长。1982年8月任省委副书记、省长。1985年5月任中共黑龙江省顾问委员会主任。1988年离休。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