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要怎样才是残酷的青春  

2006-12-24 10:2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岩2006,要怎样才是残酷的青春
《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及《河流如血》剧照
海岩制造了一个世界。
制造一个世界,可能是每个作家都梦寐以求的,但真正能达成梦想的人,却少之又少。
从物理时间上看,《便衣警察》肯定是这个海岩的世界的创始点,但,如果从“海岩时间”上看,那部小说,及其之后的同名电视剧,还有胡亚捷扮演的周志明,可能是海岩制造的这个世界的终点――而且,现在看来,这样的终点的达到之日遥遥无期――因为,当我看过2006再次成为电视剧的海岩作品,《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和《河流如血》,就会觉得随着物理时间不可抗拒地成长、变老的海岩,笔下的路却是越来越走回到初衷和由来里。
与其他的大作家所制造的世界(贾樟柯在2005年真正动过制造一个“世界”的念头,可惜抛弃从前原生态初衷的立意,也让他在新世界的围墙外迷糊了,而海岩之所以能叫作伟大的海岩,可能就是大家所经常诟病的,他的作品从不会刻意放弃由“警察”、“爱情”和“成长”组成的创作初衷)又不同,别人的建筑在纯粹文字符号上的平面图纸,海岩的世界,因为九部小说、十部电视剧的建设,成为一个立体的多维空间;这就像在普通的电影里,汽车永远是贴着地表奔跑的,而在那部伟大的《第五元素》里,布鲁斯"威利斯驾驶的破破烂烂的出租车居然按着空间交通规则,在城市的钢筋水泥的丛林里穿行。
譬如《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的刘川和《河流如血》里的陆保良,他们在我的印象里,就像一个人年轻时代的不同阶段,不,或者更像一个家庭里出来的两兄弟;而《五星饭店》里的(张峻宁)则是他们的表亲兄弟,血缘里也有着莫大的关联――海岩先生似乎说过,《河流如血》写的演的是一种血缘和时间的选择关系,而在我看来其实整个一个海岩的世界,可能就是一个用虚拟的故事联成的一个有着深刻的血的锁链的家族。
这让2006年的三部海岩剧在中国年产上千部电视剧里尚能显得卓而不同。
有趣的是,海岩在有“血缘关系”《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和《河流如血》的电视剧版中使用了同一位导演,汪俊;更有趣的是,当我看到《河流如血》新发的剧照,看到男一号黄明(饰陆保良)的庐山面目时,发现,他与业已凭《阳光像花一样绽放》而走红的周一围(饰刘川),不管是气质上还是细节上,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阳光、细致、阴柔、时尚化。
这如果不是创作者的刻意,就是老天爷的造化了。
刘川和陆保良虽然一个出身大富之家,另一个出身警察之家,但他们的骨子里真正都写着高贵的DNA,是一个由草根跟贵族不断交锋中的现实社会,把这两个拥有高贵DNA的年轻人在草根和贵族的边缘裂缝间挤压磨噬,筋疲力尽,五内俱焚,脱胎换骨。
这时你会明白海岩本人不愿意再把自已的电视剧称为“偶像剧”而是称为“成长剧”的原因了:
《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的单家和《河流如血》里的权家都作为世俗人眼中的反面势力出场,但随着海岩和汪俊“河流”一样镜头语言的讲述,“恶人”在法理上得到恶报,在人情上居然得到了足够的同情,他们只是两部剧集的男(孩)主人公面对成长时所必须要超越的现实极端符号,最认人记忆深刻的是《阳光》中刘川对单娟及其母亲的伤害与《河流》是陆保良对权虎的老婆――姐姐陆保珍的伤害,海岩没有像对待周志明一样把这两个男孩变成一个全能式的英雄,而且他们也根本算不上英雄,他们能够在故事里“站起来”是因为他们身上的世俗的可爱,他们可以没有家族荣誉感,也没有社会责任感,更没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他们惟一的本领是本性善良而气质可爱,既使是他们最后分别都完成了被迫背在身上的所有使命,依然本色如故,两部剧集的最后,《阳光》里是刘川与一个爱他的女孩在夕阳的余晖中茫然放步,《河流》里是保良带着家族里惟一的血亲――外甥雷雷坐在山丘上看故园的夕阳与炊烟。
他们的故事,虽然都进进出出有数十个人物出场,虽然也都曲曲折折有几十次生离死别,但最终的归皈都是孤单和平静的遁世,所有的硝烟和礼花都在爆炸或开放之后废然沉寂,真正沉入其中的观众们,只能看着这两组伤感的背影,思考所谓生命与成长的价值和意义,而海岩,并没有给出答案,只是给出一声叹息。
电视剧《阳光像花一样绽放》里的周一围,在经历了一个漂亮的女孩、一个个性的女孩、一帮危险的对手和一众复杂的同伴后变成的人似乎是一个洗尽俗华的处子,淡定面对生活的一切变故,对前途有些木然,他没有在生活的诸多残忍打击中学会成为一个英雄,而是变得更加超然。海岩似乎没有在结尾处刻意挥洒他编故事的才华,而是用主人公的结局制造了一种意境,所以才真正有种不可言说的忧郁美感。
而另一部电视剧《河流如血》还没有上播,黄明的表演,尤其是那故事的终点,还无从看到,但我们似乎已看到了那幅难言的画卷。
如果我再次回到前文所说的海岩的世界的命题上来,刘川和陆保良的成长故事最终的结局所提示的善良的意义、血缘的沿传和本真的回归,正是这个由故事虚拟出来的世界的初始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