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俄式西餐厅:北有华梅,南有老莫  

2007-01-08 23:0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平邦

看过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人,都会对那场“小将们”聚集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开派对的热闹场面颇有印象。那有如皇宫一般的大厅,就是著名的北京莫斯科餐厅。北京人喜欢亲切地叫它“老莫”。在当时普通人的心目中,老莫那就是有地位的人和高干子弟出入的场所,是身份的象征。据父辈们讲,1950年代的老莫,西式早餐要5毛钱,是两片抹上黄油果酱的面包和一杯牛奶,五块钱可以吃上一顿俄式大餐了。然而当年的五块钱,可是一大笔钱哦。记得有一次,父亲带着还很小的我去奢侈地吃了一顿老莫,吃了什么几乎都忘了,只记得一碗热腾腾的红菜汤和回去后向小朋友们炫耀时,他们发亮的眼神。后来时代变了,可吃的东西多了,老莫再也不是显摆的地方,喜欢有面子的人都去吃马克西姆、顺峰、大三元、香港美食城、福楼了。老莫就有了些落寞惆怅的意味。后来,直到出了一部电视剧叫《梦开始的地方》,画面反反复复出现老莫的镜头。刚刚演完,一度沉寂的老莫便成了北京老一代“小资”(当年的高干子弟)和新一代小资们怀旧和寻旧的热点,又红红火火起来。周末到那儿吃晚餐都要提前预定。时尚就是这样,翻来覆去地和人们开着玩笑。
以上是本叫作《活色生香》的美食书里写到的俄式西餐厅老莫,作者蔡文娟,我有作者的签售,签字很美。
我也是从叶京的剧里知道老莫的,后来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他又一次反复提到老莫,我总觉得这个桀傲洒脱的北京男人在他的电视剧语言之外,一定还埋伏更为难忘又不愿与别人分享的秘密心事。
其实,俄式西餐在中国,最最正宗的应是哈尔滨的华梅西餐厅,或者说可以用“北有华梅,而有老莫”来概括。
老莫的产生在1950年代初,是共产党政权对外友好的附属物,而华梅的产生年代更早,应在上世纪前两个年代,地点位于哈尔滨中央大街,而中央大街当年也是十月革命之后流亡海外的俄罗斯富贵们的聚居地,它不像是现在的北京望京,住着一堆普通的韩国人,而更像现在的加拿大,尽是出逃中国的贪官奸商。
但,确实是当年的俄罗斯人的投资成就了后来的哈尔滨,华梅西餐厅和马迭尔宾馆就是其标志,《夜幕下的哈尔滨》已经把马迭尔滨馆的过去写尽了。
1980年代的最后一个夏天,我也同那本《活色生香》的作者一样有幸吃过尚在红火时期的华梅西餐厅,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吃西餐,带我去的人是杜述铭,一个曾在我的博客中多被写到的老人,哈尔滨电影评论的太上皇,我想那次幸运可能是别人请杜老,于是他带上呼呼拉拉一帮穷鬼学生。
那次吃的一个最好的是罐羊,还有个罐牛,吃相不知有多难看,那时是上大学,整天基本为一口吃的活着。说来俄式西餐吃法简单,口味我相信细较真起来,肯定不如中国的南北大菜,但意味不一样。
上次回哈尔滨没时间去吃华梅,一直欠着。
现在北京,据书上说老莫就在西直门外,一定要去开开荤的,罐焖系列和红、黑鱼籽之类的,是一定要“莫”上一把。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