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年年过年过年年  

2007-02-18 13:3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年过年过年年
司马平邦
终于过了一个比较自在的新年――下午吃了年饭就倒头大睡,30多年来,可能还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牵挂地睡觉,晚上起来,正好是赵本山的小品开演,演的什么基本没记得,不逗。
又回了无数的短信,不太喜欢转发那些被人拟过的好玩语言,最常用的是“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接到的最有意思的一条可能是叶京导演的,里面是涛哥的画像,还有配音,他在代表全国人民给我拜年,我想,如果这条短信转来转去又转到涛哥手机上,就好玩了。
早年时,记得陈毅写过一联:年年难过年年过,年年过年过年年。
现在的生活算是幸福了,哪里还说得上“难过”,你去看看首都机场年前为过年而坐飞机的乌泱泱的人流就知了。
不过,小时候在北方的过年情景仍然让人怀念,那时的过年是雪花、灯笼和鞭炮的世界,雪花是无限的,灯笼是点点的,鞭炮是宝贵的。
因为家住在一个小山下,所以每到过年,在山边玩雪是无限的乐事,而山边还有一条小河,冬天结了你不可想像的厚冰,孩子们会从山上砍来长长的柞枝,前面系上草绳,在草绳的最前面打上大大的结,然后凿个冰洞伸进去,一会儿功夫那个草结就变成了一个圆圆的锤,一众小孩子在河的两岸抡着这样的武器开战了,互相攻击,那时就最可见北方男孩的攻击性格,因为每次不打个鼻青脸肿,是决不会收兵的,我的记忆里,差不多每次都要打得两败俱伤不欢而散,不过,第二天,还要再拉起伙来,打,厚厚的棉袄棉裤在傍晚时都会被汗水湿透了。
离河岸最近的是王刚家,王刚又是能征善战的孩子王,所以,会战完毕到他家去烤衣服也是另一道程序。
没膝的雪,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了,挺想念。
但小时候过年,在房山头(房屋的西墙)见过一人高的雪,硬硬的,那是风与雪共同的作用,最硬处脚踩上去无动于衷,忽一日有一灵感,用小锯在雪壳中挖出两个大小一样的圆圆的雪块,然后再修整好,样子和重量弄均匀了,从中穿上一根粗木棍,再浇上水,结了冰,成了平生每个副杠铃,整个冬天,都会举他练力气,还时时浇上新水,让它越来越大,且晶莹透明,留下了美好记忆。
在我的过年记忆里,灯笼也是很重要的。
不仅每个北方农村的人家要在家里竖上高高的杆子挂灯笼,每个孩子手里也会拎一个小灯笼,但那大部分是孩子们自己做的,据我考证,这来自己于当年电力不足,我曾打着灯笼上学校晚自习。一般的灯笼是四方形的,也有六面的,全是玻璃的,其中一块是活动的,可以抽开换蜡烛,蜡烛被一根从底座上倒穿的长钉固定了,对着蜡烛的上面的木盖开了一个大大的圆洞,火焰就在那个洞下面燃烧。
小时候自作聪明,曾想在改良灯笼上做点成就,比如做成别的样子,或者做成多层的走马灯,图纸甚至都设计出来,但原料和工具实在不全,力所不逮,抱憾。
说到灯笼,还是王刚这小子的好看,因为他老爸是木匠。
但张涌家里哥四个,他大哥可能也会为弟弟弄点好看的灯笼吧,所以,相比之下,我的灯笼总是最一般,虽然我内心有无限的蓝图。
所以,小学后期的两个春节,曾经一度的梦想是当个心灵手巧的木匠,能做出样式绝美的灯笼。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