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定慧寺的彪哥--荣繁华  

2007-03-11 00:2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慧寺的彪哥--荣繁华
司马平邦
荣先生晚上睡在地下通道里,铺盖破旧,还算厚,和衣而眠,但鞋要脱下来,整齐摆在铺边
连续几次半夜经过定慧寺附近的一条地下通道时,看到有人在通道的一侧打地铺,就对他产生了兴趣,更准确地说是同情。
3月初的北京,刚刚还降了一次温,路面上仍然积着少话的冰和雪,这位流浪在祖国心脏的荣繁华先生只能一条铺盖休息在地下通道里。
感谢地下通道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们,能勉强把这里弄得可以为荣繁华先生遮风挡雨,让他不至于冷饿街头。
荣繁华先生来自山东运城,运城史上产生一位大人物,呼保义及时雨宋江宋公明,所以他一提到山东运城,我还有点儿小激动。
荣先生,51岁,家住距运城县城15里的一个村子,积20多年与人看相算命的经历,刚刚从黑龙江柴河林业局来到北京,流浪看相,收入微薄,白天背着一床铺盖走到哪儿看到哪儿,晚上就直接睡在地下通道里。最近这几天,就相中了定慧寺附近的一条地下通道,就遇到了世界第一大博客司马平邦。
荣繁华自称曾有过“对象”,现在没有了,在东北流浪看相了一阵,现在之所以来到北京,因为毕竟这里活儿多,他看一个相要个5块10块,一天也看不了几个。
风餐露宿,他至今仍没有攒够回山东的路费。
他还说,看相这一行,偶尔也会遇到大款,看到了,可能得到个三头五百的,可能。
有一年,他在大连看了一年,赚了3800元,结果被偷,白辛苦一年。
前几天,他也在街上遇到两个有钱人,给之看相,本来是个好机会,但奈何正在下雨,手纹暗,看不清,只得到5元,颇为遗憾。
任何国家,任何城市,管你办过奥运还是将要办奥运的,都有流浪者。
他们是不被世人关心的一群,但人人也都有各自的故事。
我开始也是离之远远的,唏嘘一番。
接触之后才了解了他的简单和不简单。
杜甫说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很喜欢赵本山的《马大帅3》,范德彪为生活所迫,在小小的县城里当起了算命先生,最后连这个也干不下去了……我对彪哥没有任何的不敬,相反却由衷佩服他的那股自我感觉良好,总是积极向上,总是给自己打气,总是相信,自己的一双手能改变命运。
所以,把“彪哥”这两个字也戴在荣繁华先生头上吧。
愿荣先生能好运,赚到一些钱,能早早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