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早安!朋友!  

2007-03-28 09:2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安!朋友!
司马平邦

这个标题来自张贤亮以前的一部小说,写中学生早恋的事,现在老张根本写不出小说来了。

早上,上班时遇到路上的一只小京巴,于是叫他:重重,重重。小狗似有耳闻,白了我一眼;我问点点,
是不是真的有心理感应一说,我在北京这样叫重重重重,上海那边重重没准真的能听到呢,而且,可能下在梦中的他听到后醒来,还会“汪汪汪”两声呢。
于是一路上遇到小狗,不管是京巴还是可卡,凡是长得好看点的,都叫“重重!重重!”
但愿不能惹得万里之外的上海浦东某处与此同时,吠声一串。

北京,春天来了,早上的路上,路边的花池里,有好多种花在开放,煞是好看。
忽然想让点点站在花下,手拈一枝,照上一相。脸带笑容,似有陶醉。
相片下再配发一句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西四环附近的一条小街的街边,在换甬路上的井字石,从水泥原色的,可能要换成砖红色的。原来的好好的,很小有破损,我常在这条路上走,知道的,但现在却一律被撬开,马上换成新的。
中国有多少农村,连沙土路都没铺全呢,这边却一再地铺了再撬,撬了再铺,真是巨大的浪费。其实很简
单,这样的作为下都有一班既得利益在作祟。明眼人一看便知。
北京年年搞绿化,一阵种草,一阵植树,草都要剪成齐地的那种,为什么就不能种上一次任之自然生长呢
--我是说,把每年给北京种草养草的钱分出来一半给甘肃,可以治理的沙漠不知要有多少,沙尘暴会不会越来越少了呢?
京门酒肉臭,肃有冻死骨。
就像一个天天往脸上涂着兰蔻和芝华士什么的绝代佳人,已经半年多没有洗内裤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