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霸王餐  

2007-03-06 22:1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霸王餐

司马平邦


一顿“霸王餐”吃得点点笑逐颜开
刚才和点点去吃“感情深”。
先要了一个尖椒鸡蛋,又要了一个粉蒸肉,吃着吃着,从鸡蛋里吃出异物――一堆鸡蛋皮来,扫了洒家的兴,恶狠狠喊来服务员,给她看那堆,穿着红色旗袍的小姑娘赶紧低声说:给您上盘果盘吧。
这事就算了了。
不过对这家的服务一下子没了好感,只低头吃肉,那肉做得却相当好吃,入口滑而不腻,正吃着,忽听头上一个女声在哼小调,是那种带方言的,一抬头,是一女服务员在唱,显然是工作走神,我满怀善意地白了她一眼,本想鼓励她接着唱,不想小姑娘不好意思,抿嘴休声,走了,离开得慌慌张张。
于是,半天不吱声的点点开声了,说,你今天做了次小霸王周通!
为什么?
点点说:你先是鸡蛋里挑骨头吃霸王餐,接着又调戏良家妇女!
哦哦。这就是小霸王啊。
说到霸王餐,上大学时吃过,一帮穷学生,越到月尾越穷,越穷越馋,于是凑了点可怜子的银子,到校西门的同亨饭店去吃大餐,每每叫上七八九个菜,总是想方设法找点子让老板娘打折,我们管这叫蹭吃喝,最损的一次,听说理科系的一个哥们居然带了只死苍蝇,吃饭店时扔在菜里,硬是让可怜的小老板免了单,不过据说之后那小子再没人跟他吃饭,太恶心了。
前几天听说北京有一混子以吃霸王餐为乐,常无玻璃碎渣带进饭店,趁人不备投进菜里,让人免单,搞得许多老板打牙肚里咽。后来,这混子的小弟(不是那个小弟)实在看不过去,向媒体揭发,电视台派了记者与之同席(而不是同床),用遽美凤玩过的那只针孔录相机揭穿了霸王餐的真相。
好在,洒家上大学时还没有这玩艺。
再说调戏妇女。
去年曾在上海呆过大半年,工作很辛苦,生活也很无聊。
于是常招呼朋友到陕西南路1号的一家叫“东北人”的饭店吃。
去年的大年初四和一个哥们儿全家吃东北人,相中了一个胖胖的服务员有艺术潜质,她也是东北人――就请她给我们唱二人转,但小姑娘死活不唱,她说自己真的不会唱。
后来,复几次去东北人,从春天吃到夏天,最大的进展是那个被我们唤作二丫的胖胖服务员居然乐乐呵呵主动给哥儿几个唱了段二人转《小拜年》。
现在不知二丫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这也算是调戏妇女,明白了,原来调戏妇女都缘于生活无聊。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