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如是我闻  

2007-04-11 19:0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是我闻
司马平邦
1960年的时候,湖南,某农村,一个老太太。
她有4个儿子,但没有一个在身边,老大、老三、老四在北方,当兵的当兵,读书的读书,老三,跑路了,因为他们的家庭解放前是一个地主,虽然1960的很穷很穷,但在当时,在极左又极穷的湖南,每一次运动,这个破烂的家庭都要被刮地三尺,老大、老二,如果不去当兵,早就难逃厄运,老四尚在少年,在家已无求学及生路,所以挑着担子走东北了;中有在家的老三,要守着老母尽孝,但最后也被农会打得逃离家乡――如果不逃,他可能被运动而死。
有一天,北京的大儿子,给老太太寄来40元钱,被正生病老太太塞在枕头下。
那时的40元相当于现在的4000元不止吧。
晚上,一个贼闯进破烂的家门,直奔枕头下的40元而去,那时的人穷呵,人穷志短,为了40元,足有理由当个损贼了。
老太太,病中,迷迷糊糊发现有人偷宝贝儿子寄来的孝敬钱,努力起身抓住来人的衣襟,但被来人横生从床上带到床下,老太太就这样结束自己的一生,也可以说,这位50多岁的老太太是被这样摔死的。
今年4月,父亲湖南祭祖之后回北京跟我讲了这件事,这个老太太就是他的妈妈,我的祖母。
余习广先生的《大跃进"苦日子》里详细记录了当时湖南农村的惨相,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听到更真实的印证,而且就发生在我的家族里,我的奶奶的身上。
这些当年的苦痛,于我,简直不可想像。
那年月,人死了,入公共的坟茔,又全被移平。
她的儿子儿媳在她100岁诞辰时去祭她,只能对着故乡的一片天一片水一片土地,祭拜。
无言无语,有泪有情。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