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爸爸们的归宿  

2007-04-19 22:3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们的归宿
司马平邦
父亲带着母亲“南巡”归来,对祖国及家乡湖南的变化大发感慨,他一去故乡50年了,这回算是了了人生一愿,还亲自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祭祖活动,脸上自然很有面子。
但我却突然发现,父亲是真的老了,变成了真正的老人。
66岁的父亲,当了一辈子老师,也干了一辈子粗活累活,因此算得上“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好诗文爱书法,同时又兼有一个60多岁老人少有的健壮身体。
人生,从壮年向老年的转化,是渐渐的,也是突然的,是生理的,更是心理的。
我对父亲现在时时出现的“老态”时时不适,因为他至今仍是可以一顿几碗米饭的餐量,且有一副好得让我辈羡慕不已的牙口,吃烧鸡的时候很少吐骨头,一并嚼碎,自称嘴里是一架小粉碎机――然而,这样的他已然在诗文书法中自号老翁了,这既是自赠的雅号,同时我也发现又是一种来自社会和他个人的强烈心理暗示:
你老了,没有工作能力了,赶快靠边吧,该干啥干啥吧。
中国就要进入老年社会了,老年人(60岁往上)和官方机构,对老年人的定义在我看来是负向的和消极的。
在中国,一刀切地排除老年人的事,时时在发生。
我相信,父亲现在的身体,加之他几十年的社会经验,如果学学电脑,上上互联网,堪比身边某些年轻人,可能他们的思想要老化――但你没发现吗?“传统”二字,现在似乎又在重回生活,对稳健的工作风格、传统的价值体系的需要,算是中国社会的一个急求之一。
社会,应朝着复杂的结构配置方向发展,应朝着更细致的社会分工和更具体而微的人群定位发展。
如果能让一个年过六旬,但身体强壮仍可适应社会工作的人(而非老人)在向“老”转化时,在进入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之初,又能在新的岗位上重新发现和展现自己的位置――当然,社会也可以为他们进入这个新的年龄段之前做适量的预期性培训,为现在刚刚步入60岁的所谓老年人们提供更人性化和更具个体差异的就业前途,当然,实在干不动的那批真正的老人还是要退下来,包括那些高官厚爵的人们,社会和老年人在“年老”这个字眼上不再一律持否定和负向的态度,而是更积极,从肯定他们还“余热尚存”的角度出发,既或是老年人自己亦能逐步既意识到自己还“余热尚存”,而自身精力和能力又不足以全然面对“壮年化”的社会竞争,而去选择安然的、积极的、节制的和边缘的就业姿态,把进入60岁以后的新工作机会不再作为权力和能力的执柄,而是作为延继少壮心态和保持健康体能的拐棍。
我相信,那时,至少一半年过六旬仍然精力充沛的老人们一定能真正发挥余热,而社会与企业也一定能在一批更优化更“廉价”的老年劳动力的支持下更健康运转,而那些正值就业盛年的人们,也能解脱一下或清醒一下。
这样的设想,或许与现在中国严峻的就业形势态度相反,会为社会带来更大的就业压力,但我相信,只靠一年年老年人退休挤出一点儿的就业机会,而不是让社会就业问题与正常的能力竞争放在一个平台之上,绝不是个好办法和好态度。
当然,这样的设想的初衷是不想像父亲这样健康的老人们,太早地不是从身体上,而是从精神上先期衰老。
并能真正长命百岁。
以此来庆贺勇敢而崇高的父亲及母亲完成半年多前的祭祖夙愿,并祝他们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