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张义  

2007-04-02 19:2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义
司马平邦
张义来京,是去沧州老家私事,复又去青岛,路过,与大美一起跟他吃饭。
瘦了他,以前就是所有我认识的人里最瘦的他,瘦于从前。
所以,总是希望多吃些火锅里的羊肉,大美表现得甚至凶狠和温柔,用她特有的呵斥方式劝餐,张义还受用,我却看不下眼。
1997年7月,我和张义认识,马上就10周年了,我们认识的10年里,有几件“大事”有交集:
其一,在最早服务的那家杂志社被“整”,面对文革式的进攻,茫然不知,张义却一语道破,指点迷津――他们在整你!
其二,2000年他跟我一起做《MONEY!》杂志,我给他弄了个新身份,独立撰稿人,那时他开始显露才气,写过一篇《卡斯特罗》,里面说克林顿当初也是种液体,嘿。
其三,2004年,在一电影杂志,面对“职业生涯”里最猖狂的“弹劾”,在内无粮草外号救兵的情况下,张义出手一篇《千古英雄业,一怒为红颜》(电影《特洛伊》的解读)解了我的围。
其四,2005年初,在北京的广渠门附近一个不错的东北菜馆里,他请我吃饭,我说要吃炒鸡蛋,他要了一盘若韭菜炒鸡蛋,吃光了又要了一盘,香的紧。
他,一身才气,也一头发骨,冬天不冷,夏天不热。
但我一直非常欣赏他,总觉得他的境遇就是这个虚伪而浪费的时代的孽,但又有什么办法,但老子一旦有能力一定给他一个施展的空间。
他年我若为青帝,敢叫张义登星阁。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毛病,比如,总是不服司马平邦我,气煞我也,哇呀呀。
去年,老张身体不好,眼睛有点不自在,所以最近可能得蛰伏些时日,祝愿他早日出山。
1998年那个美丽的秋天,张义正谈恋爱,工作总溜号,想女朋友吧,但这帮同事朋友却故意找茬不让他去赴会,我更以可恶的命令口气让他加班,他说过一句经典的话:你们呀,哎,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当年的一个同事,曾说过一句“张义不义气”的顺口溜,说起来很顺嘴,所以大家有事没有总会这样说,其实,张义是最义气的人,有这个时代男人身上最骄傲的个性,如一块宝玉,藏在深山老林。
最后要写首小诗送给将离开北京南下的张义:
谁说张义不义气,
就是跟我不义气!
谁要跟我不义气,
我就对谁不客气!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