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花间自问  

2007-05-11 22:1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间自问
司马平邦
五一节,没有上班,7天,回到办公室一看,案侧的两盆花,一个是瓶中的,叫一帆风顺,另一个,不知名字,栽在盆里长得很高。
瓶中的那株,蔫了,而且所有的叶子全呆在瓶边,几乎要死。
另一株,本来是6根枝干,有5个已落光了叶子,好像也不行了。
同事说,前者是因为水太少,渴的,再灌点水会好过来,一试,果然不错。
而后者,明白人说,因为水太多,水多,让它叶落,几乎淹死。
向来不会养花,就在1个月前,从另一地移来几盆花植,觉得阳光灿烂的日子不用可惜,于是弄好大劲都搬到室外,不想北京春天的阳光,就把它们中的一半,晒成了木乃伊,好不沮丧。
这不,阳光事件之后又出现水分事件,五一放假之前,同样为它们浇了一样的水,结果却截然相反(当然,不是为了做试验)。
花,在这点儿上更像女人,远怨近烦者,大有其在。
所以觉得,还是最耐旱的仙人球和最耐水的荷花比较适合我。
世间万物其可怪也?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