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工具的魅力  

2007-05-26 16:1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具的魅力
司马平邦

 

昨天,得到一套家用工具,各色钳子、锤子、各种各样的螺丝刀以及一个精致的塑料工具箱。
视为至宝。
自己觉得自己对物质的需要越来越低,许多东西多了,实在是无意义,当然,钱除外。
但,一个男人,到哪儿都应随身有一套叮当作响的工具,壮胆,充门面,或者提醒自己但到百无一用,还可出卖力气。
其实,许多年前,工具与武器是一体的,男人们带在身边,有争时行凶,无争时行善,刀、斧、锤之类,你想想,哪一样,不是好汉们的爱物又是能工者的良器。
我得到的这套,本是很普通的,虽然很精致,但想来也是自己平生一次得到最全活的,最喜欢这把小锤子,造型巧妙,当然所有的锤子都一样的,这样的造型即是实用的需要也是美感的杰作,桔黄色的手柄握起来很舒服,让人想随时敲敲打打什么,比如北京印象门口那几个一脑门官司的保安员。
工具,在马克思的人类学里有着巨大的作用,人与动物祖先的最大区别是使用工作和制造工具,我每次逛家乐福之类的超市时,都会在出售家用工具的柜台前驻足,欣赏那些在高科技时代越来越成为摆设的精致工具的新变化,但我喜欢的也只是以上所叙的类型,什么挖耳的修脚的工具,不在此列。
是不是常怀有恐惧,怕哪一天不会用工具了,突然会回到猴子时代去呢?
不过,在城市里,越来越多的男人不太会使用工具,也不太喜欢工具了,城市是整齐而配套的地方,事事都有专人来做,连通个下水道,物业公司也早为你备好人马。
我小时候曾拆过大马蹄表,但没装上,是装上了,不好使了。
还自己用一天时间把那种最旧式的铸铁大锁一点一点拆掉,装上,取出锁簧配了把钥匙。
小时候最喜欢的一本杂志,叫[我们爱科学],那是华国锋向邓小平时代,向科学进军的号角下催生的精英读物,跟着它学会了很多手工艺,比如如何给自己的铁文具盒安个铁丝锁,或者给班级的木窗安个自动关窗的装置,下雨时,不致雨水进室,好像是一根纸绳被浇断的原理吧。
现在,这样一个精致的工具箱,其实也是象征意义的,因为自己的动手性情早被磨惰。
但,谢谢送它给我的人,它让人觉得,做人得会一样手艺,有时,就是一个钉子,要钉进木头里去,手艺的精与粗一样会表现不同。
想为它写着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