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我参加了国庆50周年庆典(上)  

2007-06-11 17:4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一朋友博客http://blog.sina.com.cn/yingying1228
写得真实自然,很值得一读。
我参加了国庆50周年庆典(上)
小白

厕所。以后去天安门,不要再认为这是一般的下水道了

昨天,和一个朋友在家附近吃过饭,便坐特7路双层公交汽车去王府井闲逛。
特7路公交车不能直接到达王府井,我们便从它的终点站前门下了车,说好一起穿过天安门步行到王府井。身为北京人,其实真正来到天安门的次数也并不多,说起来也就是每年的五一或者国庆期间来天安门广场赏花,然而平时倒是频频坐车路过,从天安门广场穿越更寥寥。我们两个人冒着30几度的高温一路走来有说有笑,我们拿了瓶矿泉水相互往身上泼洒以此降温取乐。当走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不禁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脚下朗读其碑文,感慨一番。出于感慨使我想到了8年前我参加国庆大典的经历。
1999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小女子芳龄15岁,很荣幸地被学校各界领导和老师挑选(绝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翻花工作的,要有身高、长相漂亮的才行,哈哈)批准参加国庆大典的“组字翻花”,那年我在上初中二年级,当时学校肯选我们这个年级来担当如此“重任”可能是出于对初一年级学生刚入学的不信任,和对初三学生马上面临中考的不能耽误的考虑。
我记得从1999年3、4月份开始学校便接到了各区派下来的翻花任务。
下面凭记忆简单介绍一下这项工作:首先翻花有两套配色的分别为,一套红黄,一套蓝绿白.一共16组(如果我没记错),跟据个人位置的不同,每个人要翻的颜色会有小小的区别,然后是有一个长杆,我记得长杆可以分为3节,下面有一个底托用于固定杆身,最上面的一节可以用来插花。大概翻花的核心工作就是把花按照不同的颜色顺序翻好后插在杆子上就可以了。当时每个杆子上都贴了一张小条,小条上面有详细的顺序,从1到16号,后面跟着颜色,像什么“红红黄黄红”之类的,只要不是弱智,不是色盲,只要肯听指挥是绝对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凡是参加国庆组字的同学每人都会发一套LI-NING运动服、还有帽子、鞋子、书包,光是这身行头算下来国家也要花不少钱的。但不得不提的是,虽然是“著名品牌”的东西,但是白色T恤极其薄透,运动裤又极其厚重,鞋子的号码不太合适、鞋底超薄。
一直以来就很佩服国庆大典的策划者和具体的组织者。
光是一个翻花组字就要动用几万名学生,策划者要事先通过电脑把每组词语设计好,要具体到每个字、每个位置、每个区县、每个学校、每排、每个人身上,工作量之大、工作之细可想而知。我们参加翻花的学生每个人都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正值初二的我们每天还要上课,记得当时是白天按时上课然后晚上放学的时候还要在学校进行训练,到了6、7月份暑假期间我们更是没有休息了,每天都是顶着大太阳在三十五度的天气下按时到校训练的,所有人付出的辛苦和汗水可想而知。训练也不光光是每个学校自己的事情,学校自己的这几百人完成训练后还要参加各个区县的合练,我当时是宣武区的学生,我们整个宣武的几千人是在北京15中的操场上合练的。
每次,都是烈日炎炎,汗流浃背。
在准备国庆翻花组字的这几个月里,在我们身边发生了许多值得我们回忆的事情,有苦有甜。
虽然年龄不大,但我们也深知国庆50周年大典的重要意义,尽管我们每天都在炎炎夏日之中倍受煎熬,但我们始终没有任何怨言。
那时候的我们在学校暑假训练期间每天都是8、9点钟到校训练到中午才能回家,在训练的过程中我会经常看到身边体弱的女同学因为受不了天气的高温而中暑,经常可以听到有人晕倒的消息(我们偶尔与会利用“晕倒”制造点儿溜边休息的机会),这种日子我们持续了整个1999年的那个暑假。我们隔几周就要参加一次全区的大合练,要从西便门步行走到15中,经常都是整整一个上午或者整整一个下午站在15中的操场上听着区里负责合练人的指挥。当时大家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就是不给自己班级丢脸,不给学校丢脸,要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件事。
站在15中操场上的学生一排大概有几十人,都是本校的同学,偶尔大家为了放松找乐,居然在队伍中玩起了传话的游戏,比如,最东边的人说,张三是个白痴,第二个传话的人就改成,李四说张三是白痴,因为害怕巡逻的老师所以说话声音不能太大,然而经过好几十人的口传加上有些坏小子的添油加醋传到最后那个人的口中便是驴唇不对马嘴了,有些话语特别可笑。最后经常会演变成为最头的人和最尾的人相互攻击互相对骂的形式。
9月,我们完成了学校和全区的合练了,毫不夸张地说就算闭上眼睛都知道应该翻什么颜色了。接下来的步骤就是参加了全北京市的统一大合练。
北京市大合练最累的不是翻花,而是走路,不论学校离天安门有多么遥远都要步行前往,没有一个学校是用车接送的,现在想想可能是北京市的合练并不光是只有翻花队伍的合练而是要全部的人员参加的,有阅兵的、彩车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停放其他车辆的地方。
我们宣武中学也是要从西便门走到长椿街到宣武门、和平门、前门、天安门这样的一个顺序,大家每次都要背着自己的翻花工具,穿好统一服装走上两个来小时,对于那个年龄的我们来说这绝对算得上一种挑战。老师经常会让一些体力好的男生照顾周围体弱的女生,为她们背包或者拉着她们一起前进。好多女生都是走到一半时把身上的背包给其他男同学的,自己轻装上阵,男女同学之间充分的体现出了同学之间的纯真友谊(也有许多男生是被我们“逼”得背上背包的,你喜不喜欢我?答,喜欢。那你帮我背包吧!)。那时几万或者几几十万学生从四面八方走过来,穿着统一的服装,带着统一的帽子,有着统一的思想,做着统一的事情。
(再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