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车晓:美丽也是女人的悲剧  

2007-06-16 17:2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晓:美丽也是女人的悲剧
司马平邦

车晓的光彩,从她起来咖啡间的那一刻就开始散发了,是那种迫人的美丽,明亮的眼睛,愉快的神情、流畅的言语――并且,她对剧中的人物又充满了感情,这会让人觉得自己正在聊天的对象并不是车晓,而是方玮,那个《大院子女》里最完美又最认人惋惜的女孩或女人。
在剧中,军官女儿的方玮在20岁以前的生活,一直相伴的是众人的娇宠和崇拜,就是在那个稍显枯燥的时代里,她也能得到足够的滋润;但在方玮的后半生,身家俱变,在那个时代(1980到1990年代)不幸的女人们所能遭遇的不幸也都落在她的头上,婚姻――不,准确的说是爱情,还有事业――不,准确地说是理想,都将在一瞬间化作虚无,而就是在这部剧的最后,仍然为观众留下一下让人牵挂的中年美妇方玮的命运悬念。
也许,方玮不仅是个人物,更是种象征。
真正的美,只在一转眼,真正的美都是令人遗憾的。
虽然她们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虚似的,一个是现在的一个是从前的,一个是忧郁的一个是快乐的;但我也能从方玮的饰演者车晓的眼里,读出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深深的同情和崇拜来。

司马平邦:我觉得方玮这个人物在剧中是很特殊的,很单纯,后来是被农村孩子给“骗”了。
车晓:对,呵呵,也可以这么说。
司马:在《大院子女》之前也有过你演的方玮这样的形象,与齐欢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演的李白玲,有什么不一样?
车:李白玲和我们戏里的王娟(伊春德饰)挺像的,痞了吧叽的,小时候就是喜欢和男孩玩,打架,谈恋爱,但方玮是和孙俪在《血色浪漫》里演人物挺像的,一身正气的,因为她父亲是管后勤的后勤部长,家里只有一个孩子,没有哥哥什么的,比较文静,而且妈妈又特厉害,不许和坏孩子玩……
司马:你的家庭也是部队的吗?
车:对,我也是军人家庭出身。
司马:这部剧里的演员好像你是惟一的军人家庭出身?
车:不是不是,我是惟一的一个现役军人,海政的。说实话,如果说经历的话,我可能是真正的大院子女,我出生在北京军区总医院,我奶奶也是北京军区的,我爸妈也是军人。
司马:你父母是不是戏里的那一代人呢?
车:应该是的,实际上要说真正的大院子女,我爸爸就是,北京八一中学毕业。
司马:那你看剧里的人,和你父亲他们的性格相像吗?
车:挺像的,大院子女有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做什么事情都可能比别人容易些,家庭背景好,玩酷,从小见识的东西多,但也有点儿不是太上进,我想,我爸爸是属鼠的,56岁,剧里的那些人应是出生在1950年代末,差不多是同龄人。
司马:那以前你爸爸跟你讲过他们以前的事吗?
车:当然讲过,但他当年是男孩嘛,比如他经常会讲以前在八一中学的我当年会怎么怎么样,比如说三年自然灾害时,谁家都吃不上饭,但他没有受过苦,因为我奶奶是高干,家庭条件好,他们过得就比一般孩子好,他说过在八一中学,学校为了不让军队的孩子挨饿,去内蒙草原打黄羊。
司马:“大院”类的故事开始于王朔的《动物凶猛》,后来由姜文改成《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最近又有了滕文骥的《血色浪漫》和叶京的《梦开始的地方》、《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导演叶京也给我讲过好多那个时代那群人的事,他说他们那代人都很有理想……
车:没错,我们剧本的前言是导演(斗琪)写的,里面说大院女子有与生俱来的使命感,有那个年代特有的热血和荣誉感,这是他们与一般孩子不一样的。
司马:在这部剧你你演的角色应是20岁左右吧?他们的生活与你以前的大院生活有什么区别?
车:区别太大了,到我十几岁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大院生活了。
司马:那代人就给人“最后的贵族”的感觉了。
车:应该是吧。但我小时我还有印象,我天天在我奶奶家的大院住,大院要吹起床号和熄灯号,部队院子很大,文工团和战士都在那里住。
司马:那你小时候有没有过电视剧里写到的比如打架之类的生活经验呢?
车:没有,年代也不一样吧。我小时是1980年代了,也许我爸爸那代就有吧。
司马:你爸爸怎么看《大院子女》这个故事的?
车:他没看过故事,但我妈妈看了那个片花,觉得很好。
司马:你母亲也演过这样的角色吗?
车:我妈妈演过父母辈的(《幸福像花儿一样》里演邓超的母亲)。
司马:这部剧里的“市井流氓”语言多吗?
车:好像没有,这个剧很“干净”,很正,高尚一点,很朴实。
司马:但这样的话,人物的个性塑造化是不是稍微难一些?
车:是的,因为人物没有毛边,也有,但是少,方玮这个人物,基本也没有毛边,这是人物塑造上最不利的方面。没有缺点,会让人看着不生动,但你就得在她身上发掘,因为实际上她的人生是最失败的,她的单纯就是她最大的缺点。
司马:那么方玮身上除了大众型的可爱、纯情之外她的个性是什么?
车:就是“进步”二字,这已经很生动了,当时这个人物给我的感觉确实有点平,她的情感线比较跌宕起伏,初恋,然后结婚,婚后又很不幸,导演惟一给我的一个方向就是“进步”二字,从始至终她以进步为自己的生命,比较左。
司马:那你自己“进步”吗?你理解什么是“进步”呢?
车:我当然理解,这就是大院子女和一般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导演一开始是这么说的,因为她和我妈妈合作过《婆家娘家》,她说方玮你就冲你妈妈那样演就行了,我妈妈就是特别进步的一个人,虽然她不是大院子女,但因为她进步,靠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而且特别的用功,比别人都付出的多,说得严重一点儿就是有点左,方玮实际上就是有点左,而方玮的妈妈就有点儿左,不许这样不许那样,给她规定的枝杈全打掉,没有毛边,方玮就是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
司马:你怎么来体会方玮的性格呢,这种左是可悲还是可敬呢?
车:都有吧。实际上方玮是很可悲的,因为她是最漂亮的女孩,大家都喜欢,但她又是最不幸的,刚开始在连队是一个特别进步的一个战士,当时为什么跟乔念朝(印小天饰)分手了,是因为乔援朝不进步,这么个金童玉女的组合让人看起来很完美,但戏剧的冲突就是要把完美打破,没想到跟了刘双林(寥凡饰)这样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人,然后再看她在走向积极进步的路上,突然就变得可悲了,因为时代已经改变了,但她自己改变不了,融入不到这个时代里。
司马: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再往前推二三十年的话,方玮的这种命运也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因为你也是大院里的?
车:我?不会,我没那么高尚,那么进步,我还是有毛边的。这没法比实际上,时代不一样了,但在我印象中上中学的时候,在他们那个年纪,十几岁,我就是个特别特别乖的孩子,上大学后觉得自己应认识社会变得成熟了,才渐渐的没有那样的规规矩矩的,因为那样就不能融入这个社会了,不能保护自己。
司马:方玮有几段我觉得她挺可悲的,比如她跟刘双林打架的,还有是和乔念朝在防空洞里的初恋,给我印象挺深的。
车:她能跟乔援朝在防空洞里鬼鬼祟祟,初吻,就已经是她做是最出格的事儿了。
司马:方玮和乔念朝是早恋吧?
车:对,那是方玮做过的最疯狂的事。
司马:你早恋过吗?
车:当-然-没-有。这实际上没有什么不好,但那时是听话的孩子,上大学之前都没有谈过恋爱。实际上作为演员来讲经历丰富是好的。
司马:本来电视剧中的那一时期整个中国人的生活是比较枯燥的,从195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大部分老百姓过的是穷日子,但经过几位作家导演的创作,抓住了这么一批特殊人物来塑造,把那段生活搞得比较有味道。
车:因为人很怀旧嘛,现在生活好了,就好像没有什么追求了,回头看那个时候,很怀念,那种质朴的感觉现在很少了。
司马:这部剧里也出现莫斯科餐厅了吗?
车:没有。它是讲东北的事,不是在北京。
司马:那这个剧里有那种比较符号化的地点吗?
车:就是毛主席招手的塑像,还有军队的孩子总能接触到的舰艇、飞机,一些大院里有的,还有就是骑自行车,将校呢,灯芯绒。
司马:作为大院生活过的人,与寥凡或者印小天比演大院戏有什么不一样?
车:当然要驾较就熟一点,这会不会有点说得太自负了,但这不是我说的,是导演说的,说我从气质上一看就是大院的。
司马:寥凡一看就是农村的……哈哈,在许多这个题材的电视剧里,农村人都被处理得很差,一脑门的心眼,骗人。
车:就是啊,为什么有这么多偏见呢?这是因为真实吗?就像电视剧里不能有这样的台词:“你这个农民!”但依然没有把从农村出来的人处理得那么高尚。我记得我上小学时,我们院里就有那种签合同的厂工,在军队的话剧团,他们不是军人,木匠,临时工,他们的孩子叫借读生,住在我们院,可能就住在偏厦一个小房间,经济条件又不好,但又要花很多钱借读,而那个孩子也不上进,学习也不是很好,天天挨打,脏的跟泥猴一样,我现在还记得他们。
司马:那你以前和他们打过交道吗?
车:以前很少跟他们打交道,不是一类的孩子,怎么能跟他们打交道呢?
司马:所以说方玮挺不容易,能嫁给农民的儿子。
车:对,这就是因为她太进步了。她成因为进步,败也因为进步。
司马:你自己认为门当户对很重要吗?
车:我以前认为不重要,现在认为门当户对是有必要的。
司马:这是为什么呢?
车: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比如《泰坦尼克号》的结局,很多人都探讨过这个问题,如果说杰克和那个罗丝真的走到一起他们是不会幸福的,就是因为死了一个,所以他们爱情才是永恒的。门不当户不对,观念、背景都会不一样,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可能婚姻跟谈恋爱是不一样的,比如谈恋爱,刘双林和方玮,在部队时,也有过非常感动的时候,为了看爱人一次饿得都晕倒,这也是谈恋爱,多浪漫啊,我坐火车好几小时来见你,就为了见你1小时,但真正生活在一起了,我们剧里设计了许多磨擦,比如他非要在屋里洗脚,方玮忍受不了,他非要在屋里抽烟,方玮爸爸生病了又不能闻烟味,他就觉得这怎么了,这有什么?但方玮觉得这不可以,是沟通不了的,但沟通不了,裂缝越来越大,就导致要分开,而这两个人的分开又是很激烈的,毕竟他的文化层次在那儿,然后就是暴揍一顿。
司马:这要是乔念朝就不会了。
车:当然不会了,乔念朝是自己发泄,自己找哥们儿喝酒,你是他喜欢的人,他不会动你一根毫毛,刘双林连方玮这么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人都被暴打了一顿,真是非常可笑又可悲的事,然后方玮的发小马全又来替她报仇,这才是我们大院在一起的兄弟,替我出头。
司马:演挨打的戏时,有什么样的感觉?
车:那场戏虽然不长,但我们拍了一下午,寥凡也是非常好的演员,特别敬业,那场戏我们4个小时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没有觉得真难熬,这也算是方玮的大结局了。
司马:你挨打时,会有对寥凡饰演的这个人物真正的恨越来吗?
车:演员需要刺激,互相刺激,而且我又是个需要刺激的演员,寥凡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能够刺激我的演员,比如我们俩拽箱子,都非常用力,我觉得自己像个小鸡一样被拽来拽去,他完全能被气到发抖,我也瞬间被带动,受感染,他是那种一喊停也会在那儿喘半天的演员,看着他我就觉得自己也得努力。
司马:听说你打寥凡的那一巴掌,是一条过的。
车:开始说是借位嘛,后来说拍近景,我问是真打吗?那就没有技巧可言,要真打,其实我是有心理负担的,因为我以前也拍过打人的戏,控制不好,我就跟寥凡说,我真来了,因为是只拍他的脸,带着我的手,我就闭着眼睛抡了一下,抡不上就再来嘛,实际上抡上了,我觉得带上了他的下巴,但拍出来很真实。
司马:男人认为打架很正常,谁小时候没打过架?你以前打过人吗?
车:没有。
司马:那你挨打过吗?
车:更没有了。
司马:那你从演过这个剧后是不是恨打了方玮这个人吗?
车:不,我觉得两人确实因为感情不在了的时候,为什么呢?其实两个人都挺可怜,你得到了你不该得到的东西,其实你看寥凡演的这个人,他很辛苦,比如看到马全(翟小兴饰)打他的那场戏,他为了喜欢一个人落得这么个下场,实际上很可怜。
司马:拍这部戏时你在吗?
车:我在的,就在旁边看着呢,很可怜,怎么会恨他呢,可能也是寥凡演得很好,你会很同情他。
司马:我觉得你演得非常入戏。
车:可能是因为比较适合这个角色吧。
司马:那么刘双林是喜欢你的背景和身份,多过于喜欢你吗?
车:剧里有一场戏是刘双林和乔念朝对峙,说,乔说如果她不是一个高干子弟,你会这样不顾一切追求她吗?寥凡说,不知道。我想可能这两种因素都有吗,可是没有假如啊。而且你必须把这个人物设计成他是真喜欢方玮的,确实是有真感情,不然就太不好了。马全拿着方玮的离婚协议书,来找寥凡,打了他,寥凡签了离婚协议书,马全走后,刘双林一个人抱头痛哭,他是真难过的。那天我看了《好奇害死猫》,里面有句台词:如果一个人能够通过婚姻改变命运,那为什么不呢?开始我也不明白,导演渐渐引导我,慢慢明白,因为她单纯,我和寥凡拍的第一场戏就是在刘双林的家乡――农村结婚,晚上,方玮已经特别累了,看到这样的环境,但是新婚燕尔的喜悦还是盖过了失望,寥凡进来后唱了一首歌,那是导演现场教他的:新盖的房/雪白的墙/屋里挂着毛主席的像/贫下中农看着你啊/心中想着红太阳。可能我刚进入拍摄也没有太投入,导演过来我说,你看他多可爱啊,这么可爱的男人,方玮能不喜欢他吗?哦,原来这是可爱?如果这真是你的男朋友,你累了一天,他没有什么来安慰你,给你唱一首歌,你就是他的红太阳,这真是很可爱、真挚、朴实,方玮的弱点就在这儿,她就经不起这些,他就饿着,不吃饭来看你,嘴两个干馒头,饿晕了,就把这个女孩磕下来了,原来这就是可爱!
司马:几乎每个女人生活中也会面临这样的抉择,一边是乔念朝这样的男人,一边是刘双林这样的男人,你觉得这两个人哪一个对你更有吸引力?
车:和印小天青梅竹马,这是没有选择的,为什么会分开,是当兵了,印小天变得吊二郎当了,不进步了,任何一个女孩可能都不会喜欢的,这时你又看到一个军事过硬,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排长,男人有才华才有魅力,但刚认识他时并不知道他有那么黑暗的一面,你又不知他的缺点,当然会喜欢刘双林吧。
司马:最后方玮和乔念朝两个人有结局吗?
车:最后是出字幕,他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联系,是好朋友,方玮一直是单身,也没有再婚。哎,方玮这么一支绩优股,没有经营好自己。
司马:生活中,你也是追求完美的人吗?
车:曾经是吧,但是完美太奢侈了,追求不了,但方玮绝对是,但各种磨难下来,一个美丽的东西越来越没有光彩,失败了,人在生活中要能屈能伸,懂得适应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