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向龚晓帆同志学习  

2007-06-02 15:5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平邦
如果我是毛主席,我早就向全国人民发出“向龚晓帆同志学习”的伟大号召了。
但我不是毛主席。
但龚晓帆却可以比雷锋,他是一个榜样。
龚晓帆原是北方某城市哈尔滨的某区南岗区的一个好哥们儿,现在住在某大洋太平洋的对岸的某国美国的某座城市旧金山市的某个地方,离开我们出国已经有好几年大约六七年了吧。
反正他离开我们出国那年,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先是南海上空一驾中国歼八2跟美国侦察机相撞后掉下了,找不着了,全国人民都很着急;后是美国纽约的两个大楼让两架飞机中的战斗机波音客机(当时有人说是波音公司的行为艺术,怎么可能?)齐腰撞断;再过不久,中国人民国家足球队在老米的带领上于沈阳踢出了亚洲走向了世界(后来又给踢了回来)。
当然这些都和龚晓帆没什么直接关系。
这只是对他离开那个年度的一种特征记录罢了。
2000年冬,我在深圳的世界之窗见到过刚刚和美国政府就他去美国视察之事谈判完毕的龚晓帆,南方的气候仍然温暖,像征着一切都会很顺利,果然不久就传来他被“签下来”的消息。
这是个非常热爱中国的中国人,但像所有现在的中国人一样,也有自己崇高的个人理想,他也热爱着自己的理想,热爱着自己的命运,据我所知,在现况下,不但不能满足他的个人理想,有时甚至都不能让他发挥最起码的能力并给予他最应该的尊重,可能是我们人多吧。
咱不能在中国的网站上太多说中国的不是。
1997年我通过一个翻译文案的机会认识龚晓帆,那时,还没有新浪网和博客网,我根本不知互联网是头猪还是只大毛猩猩,他把我交给他的一篇英译中准确译出,并通过电子邮件直接发到公司那只公元前202年楚汉相争时出厂的传真机上,哗哗哗打出来,而我居然笨蛋到让公司的打字员对照上面的感光字一字不差地打出来,再校对——居然没想过可以让他把电子文件直接发到公司电脑上来,哎,人类从茹毛饮血变到峨冠博带,需要多少艰难呀。
他的英语水平,就我见过的所有中国人里,不管是北大毕业的还是南开毕业的,肯定是最好的,后来出国后,也有美国人直接向他挑大拇哥:哥们儿,你的英文发音比我们美国人都准,哈拉绍哈拉绍!
语言天才若此。
但龚晓帆并不觉得自己是天才——如果我们身边出现这样一个明明是天才却不自知的人物时,身边的人往往会利用他的不自知的,想像不到这样一个天才为公司翻译居然只领那么丁点儿的稿费。
后来,我们熟识了,喝酒多了,他告诉过我,他当年曾在全市高考中得过三甲,但种种原因他不能进入心仪的大学去找某个心仪的女孩谈恋爱,万恶的旧社会啊。
1998的乔丹退役了,再后来泰森咬了霍利菲尔德的耳朵,他是听着互联网上的音频节目把那么长的内容准确翻译下来的,哎,那时候,因为有了他,我们的杂志至少多卖了这个数(?)!
公司头头的嘴乐得咧得好大。
龚晓帆天然个性中就具有一个现化社会中职业人士最应具有的所有正面品质:谦虚、好学、极度认真、诚实,对了,还有好吃大骨棒,喝酒如果也算正面品质的话,也有。
宣化街某处有过一家著名的饺子馆,那是当时囊中并不经常宽裕的我们的经常聚餐之所,尤其中夏日炎炎当头照,来盘水饺,再来一盘大骨棒,再来两瓶10度半的哈啤,呵,神仙般的午餐会。
人,看社会,看世界,的范围随着身边人形成的漩涡的扩大而扩大,我就是这样,当龚晓帆告诉我他将离开中国去美国时,我才打开地图发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个美国,那里的人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无数个格瓦拉去解放。
嘿!地球不是方方的吗,为什么突然之间变成圆圆的了呢,莫非龚晓帆这小子是哥白尼转世?
龚晓帆同志到了美国后,美国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一跃从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沧海桑田为一个高楼林立火箭乱飞的新世界,全面超过了中国,这让中国人民无比嫉妒,嫉妒无比。
龚晓帆同志不远万里来到美国,把美国搞成现在这样,这是什么精神,这明明是共产主义精神(据我所知,他至今应该还是共产党员),啊。
不过,你也应收收你那伟大的共产主义情怀,想一想被甩在后面的祖国人民的感受,祖国的建设也需要你。
一个国家,一个集体,一个家庭,一个小圈子,如果要发达,必须的条件是,要发挥和容留其中每个因子的个性和自由,而不能固化地对任何因子都采用同一的死化的标准,凭着愚蠢的领导人思维统治一切,要相信每个因子都是创造力的天才,都有伟大的理想,只要给他们机会,并为他们创造机会。
是在认识龚晓帆之后,我对目前的僵化社会和僵化人际产生了一点点的怨恨,我也相信,中国有许多如龚晓帆一样各种各样各个方面的天才人物不被重视,甚至被埋没了。
哎,又谁让我们是最优等民族呢,能人太多了。
天下朋友如胶漆
问君去兮何时还
万古云霄一羽毛
且放白鹿青崖间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