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帮派主义或是相声最大的遗产  

2007-07-11 20:5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帮派主义或是相声最大的遗产

司马平邦

侯耀文临走的时那天,有上万在去八宝山送行,其中有他的29个徒弟,最有名的数郭德纲。

在郭德纲之前,我已经不太关心相声,当然更不关心相声的死与活,一个只靠在晚会上混饭和露脸的,已经不能叫艺术,而且,从赵本山成为大师之后,我看冯巩和姜昆们还有侯耀文在春晚的表演,与耍活宝没什么两样了。

说得缺德一点,如果今年冬天,去世的不是马季而是赵本山,所有中国人十之八九会落泪的,我相信,那才是全国悲恸。

呸呸呸,乌鸦嘴。

郭德纲出世,却被一帮天天占着中央台茅坑拉不出屎来的同行们贬低,这时,侯耀文勇敢地站出来,为他撑腰,收为弟子。

在我看来,这或是侯的良知和荣耀,也是郭德纲的幸运和悲哀,因为就是现在,30多岁的郭在相声成就上远在年近六下的侯之上的,但我们看到,在侯去世之时,去世之后,郭德纲“心痛”、“大哭”、“巨悲”,因为侯是他的师傅——并非老师,让人感动,但也怀疑,是不是又在炒作啊。

对不起,纲纲啊纲纲,现在有几个人还相信“师道”二字?

其实,你用心读读郭德纲的博客,会发现这小子身上沉淀的文化,超乎与他同年龄的那些“正宗”学院派文化学者。

帮派,这个经过文革之后,被主流价值观踢进垃圾桶的东西,在马季和侯耀文的两次离世时,忽然用真情和行动,给这早已为政治符号异化了的文坛或艺坛带来了两次深沉的感动,而在此之前,许多中国人对所谓的师道,所谓的传承,和所谓的长幼之序已经无所谓了,马季文革时打了师傅侯宝林一个耳光,但从那时起中国文化上落下的病,一直没有彻底根治。

侯耀文,能被叫做大师的东西,许多是值得怀疑的,因为那些段子,十有八九是一时之作,过上十年,十有八九的人听不懂,所有人不发笑了,但他死的时侯,灵前齐刷刷跪着29个泪流满面的大男人,这又让人相信,他有真正的大师资格,他没有因天天在央视露脸而远离相声的传统和伦常。

这是最民间的价值观,总是与官府的相背,官方认为谁听话谁歌功谁是第一老大,但在民间,确实有种顽强的独立秩序存在,既或是侯耀文与马季这样黑白两道通吃的人,能换来那么多弟子的眼泪的主要原因,还是他们正好也是民间秩序的支撑者,而不是因为他们常常能在春晚露面。

一个寻求和平发展的国家,和一个寻求稳定心态的时代,建设性的民间秩序和从来去往的伦常价值观能得到尊重和执行,是非常重要的象征。

翻开佛经,或者查一查那些千年古刹的藏经楼,都可以找到其中的每个僧人与2000多年前的佛祖的关系,少林寺之所以为少林寺,最重要的不只是武术,而且它一直是禅宗的正宗沿传。

现在,总有人在按自己的喜好推举相声界的旗手或者领军,这纯粹是多少年来造反心态和革命(杀前人头)文化的沉积在作祟,出英雄的环境只有乱世,但现在是治世或者将要走向治世,收起那种皇帝轮流坐今天到我家的山大王心态。

真的,那29个齐齐跪在侯耀文灵前的男人,以及他们的悲痛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伦常之美。

或者,这才是相声最大的遗产,虽然一点儿也不可乐,但确实让人无比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