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有“灵”而后有电影  

2007-07-30 09:5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世界电影之窗]专栏)

Google

上为[香水]下为[灵魂战车],本文发表于[世界电影之窗]专栏
有些道理说起来很简单,比如,电影的发明,是19世纪末法国的一对兄弟通过结合了光与影的化学实验得到的,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地点,是上午还是下午,是左手不是右手,是阴天还是雨天,这些似乎都不难查实的,当然具体的说法会有很多种,但相信都能详尽描述电影被发明那一刻的实情。

但同时,人们也实在是不能完全想像或复制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时的心路,所以,总是拿出一颗砸在少年牛顿头上的苹果来讨巧,同样的道理,又有谁能说清卢米埃尔兄弟当初发明电影的那一时刻的完全心路历程呢?

比如,他们是在化学实验的逐步进行中想到“我们在发明电影”呢?还是他们在没有完成化学实验的时候就已经想到电影被发明出来的样子了?

物质与精神的关系,即使在纯然的客观主义者看来,也多少会带着难以尽述的通灵的逻辑(或者逻辑这个概念本身也是通灵的一种),具体到人类艺术最高级形式之一的电影上,这种通灵的属性似乎更为彰显,似乎不俗得无以复加,又似乎寻常得与生俱来。

至少我认为,电影是通灵的产物,这样的结论可以双重理解:

一种是它的来源是通灵的,即物与灵的混合。

另一种,是它要表现的也是通灵,即物与灵的沟通。

比如,当你面对着银幕看到《Perfume》(香水),当你沉浸其中之时,你明明知道现在的电影技术还不足以高级到在电影的对应段落时,整座影院会被一种绝妙的香水味所充满,但你仍然会直切感觉到那种香水味道的诱惑,甚至也会同格拉斯小镇上为它痴狂的人们一样,从身体往外领受到一缕通灵的暗示。

关于《Perfume》中这个叫格雷诺耶的女鱼贩之子的身世,电影似乎只能比原著采取更为通灵的表达方式才能让它的主旨更为真实而传神,就像《ThePassion of theChrist》(稣耶受难记),导演梅尔·吉布森似乎是想把那一段半人话半神话的故事变成现实复现,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使那一段变得更为传神与通灵。

香水匠格雷诺耶,从形象到经历一律为21世纪的好莱坞手法变得极致,他委琐不堪的细弱身材可以一跃之间成为天使的附体,他肮脏呆滞的面容也可以在片刻之间成成为圣灵的图腾,或者,导演在设定这个人物时就已经认定,越是委琐的身材,越是肮脏的面容,在通灵(刑场)的那一刻到来时,升华的速度和高度就会越发成反比。

果然如此。

对格雷诺耶的天使身份的认定,还可以从他的几段身世辗转中尽现:

他诞生的第一天,当鱼贩的母亲因为遗弃这个来路不明(血缘不清)形容丑陋的男孩被巴黎市民们绞死。

当他在少年时被修女卖到制革厂后,那个修女也被见财起意的歹徒干掉。

之后是制制革厂的老板,他在把格雷诺耶卖给巴尔迪尼(达斯汀·霍夫曼饰)之后马上被马车卷进了污水池淹死;而巴尔迪尼——我本以为,因为是个大人物的出演,会多活一会儿,也在沾了格雷诺耶的边儿后被塌下来的天棚砸死。

格雷诺耶“克母克主”的天性,在东方人看来可能更具有传奇色彩,类似的故事在中国古代志异小说里有许多,而且,即使是在真实的生活中,我们也常常会听说一些父母双亡人小志大自学成材的正面奋斗例子,又如此这般地联想到眼前这个其丑无比的香水学徒,甚至可以说,这个电影或者就是对我们身受的传统无神论教育的最有力反动。

电影与其它所有艺术一样,从它产生的那一天起,也都在把触角伸向人宇间那些人们所能感受到却茫然未知的神秘角落,通灵的诱惑或者是许多电影人创作的原动力之一,辟如,当你看到《Perfume》这部电影的时候,你或者会沉浸在刑场变欢场的那一大段渲泻快感之中不能自拔,这当然是导演们拍摄此片的目的之一,或者你会逆势去探索,这个香艳而灵异的场面的来源是什么?

是真实的历史重现?还是创作者内心不可遏止的通灵之感的外化?

如果,只有这样的一个故事,而没有对这样的故事中所契合的通灵神祇的孜孜追寻,会有眼前这样一部无比怪异又无比精彩的电影吗?

我相信是不会的。

身边,或者耳边,会听到许多“想拍电影”的声音,许多年轻朋友和许多年老朋友们对创造一部自己的电影的热情,从未因年龄的区别而有何不同,我相信,寻找通灵,以及创造通灵,会是对他们创造之帆最强有力的动力气流之一。

至少一个死死地认定万物肯定无灵的人,他拍不了电影,或者说他拍的就不是电影。

故事,在目前的电影发展趋势中似乎越来越被退化成一个配角性要素,它们似乎越来越作为联结电影的其它要素并使之圆润光滑而存在,传统电影里以故事结构捕抓观众心思的手段也越来越退化,真正的称得上“好”的电影,在故事之上,都会悬有一个另类的东西,这里所谓的通灵只是其中一种吧。

不过我倒觉得这样的营造电影的方式应很为中国电影的导演们借鉴和学习。

前年陈凯歌先生的可谓“通灵至极”的电影《无极》的失败可能有就是一个反面例子:

长达一百几十分钟的电影看完,虽然陈红以及其他人的台词在电影中重复了无数遍“无极”这两个字,观众到最后还是一头雾水,不知什么才是无极,或许陈凯歌本人也不全明白吧,所以,当大家看到胡戈的“馒头”后,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实在不能怪全国人民看电影太不求甚解,只是陈大导演的那个设问太过稽了。

在这一点了,我很看好姜文那部神秘拍摄和制作中的《太阳再次升起》。

姜文和张艺谋是中国导演里少有的总能掌握只属于电影的那股通灵力量的人,冯小刚和陈凯歌至少现在还不是,《夜宴》失败于它不知所云的后半段,厉帝(葛优饰)和宛后(章子怡饰)的结局太过苍白,就像那些自认为能够解释一切历史的所谓历史学家其实只是个天桥鼓书艺人一样,一个电影导演,不能在自己的作品里找到或表达出通灵一瞬的力量,也只是个鼓书艺人的接班人。

最近正在国内上映的《GhostRider》(灵魂战车)或许是这种通灵的又一样形态。

在这部由尼古拉斯·凯奇演出的骷髅头电影里,鬼怪或者灵异反倒退居到装饰性的配角位置,而故事的作用更被压减到不值一提,另一种——数字特技的作用被无限放大。

《GhostRider》曾是美国的著名漫画,故事很简单:一个骑手为了生病的父亲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之后被要挟,最后靠自己的打拚赎回。因为它来源于漫画书,而看漫画的人,是智力不健的儿童们,所以故事也大有胡编滥造的迹像,但是它的特技却一下扭转了大家对故事的兴趣,或者说,这部电影本身也只是制片公司为了炫耀它们高超的数字特技而找到的故事。

哥伦比亚(索尼)公司为《GhostRider》中的“火”建立了一套自己独特的“数字模型”,在技术家眼里,这样一部古怪电影,完全是一串无穷无尽的数字排列的结果,我想,这样的概念也一定是本片导演的思维方式。

以前也见过持技中的“火”,就是《魔戒》中的火与《GhostRider》比起来,也要逊色好多,明显缺少质感和生命感。建议中国的电影工作者们都去看看这部电影,也都去关心一下这部电影中“火”的起源,并能学会在新世纪,用新的通灵——数字化的思维思考自己的电影。

现在,许多电影技术已经超乎人们的控制,许多技术甚至已经可以有独立的“意识”,而电影最大的优点又恰恰是总能融合诸种元素一起成长,在这样两部2007年的顶级好莱坞制作里,我相信,只是学过拍电影或者拍过电影,都可能于你将实现的电影无补。

古人说,功夫在诗外,电影其实也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