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清明上河图》在香港的待遇  

2007-08-11 18: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上河图》在香港的待遇
剑兰
好友剑兰,现公出香港,也是网络上一呼啸女侠,自立剑兰派掌门人,一直非常喜欢她的文字,看到她的这篇博客,很好很感动,转上来与大家分享一下。
(一)
今天见到了传说中的《清明上河图》。是真的。
用身边朋友的话说,看一眼10元呢,千万不要眨眼。
我没有眨眼,但呼出的热乎气息将玻璃罩子弄得气喘吁吁似的模糊了。正在懊恼,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用了一块布来,将它擦得透亮。
心里踏实了。
《清明上河图》,它静静地躺在我的眼睛下方。
那是一个其貌不扬的、长方体的玻璃盒子。玻璃片可以升降,里面却没有空气。是的,那是个真空的玻璃盒子。
那个盒子的价值是80万。
《清明上河图》,它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一个琥珀。
(二)
我的眼睛看到它,就舍不得离开。我不是什么识货的真主儿,但第一眼就没理由地喜欢它。
清清淡淡的郊野,溪上一座小桥,干枝昂首向着天空,正在努芽。好像枣树。低矮的茅草农舍,麦场上垂着肩的石碾子,与我家幼年时代朝夕相伴的那一个,一模一样。
在汴梁的春天,我梳着小丫髻,手里拿一支油菜花。他们说女孩子不可以给祖先上坟,他们让我在门口的石墩上等,他们说一回家来就把大白馒头上的鸡蛋摘下来给我吃。
我于是相信了,坐在门首拿着油菜花痴痴地等。门首插着艾草,那绿得有些苦涩的味道里含着一种莫名的神秘。我知道人们将它泡在水里,洗洗脚就能永保康愉,但我不敢碰它,我怕它,怕它带我去未知的世界。
他们没回来。那个清明节,其实他们去了汴京。他们说那里在房子上面还盖着房子,他们说那里的女人头上插着丝绸卷成的花朵,他们说那里有高大的马但好像有点驼背,他们说汴河上有一种车,它没有地基但是有窗户,它长着旗杆会变戏法,没有轮子可是跑得飞快。
那些车,它们装着人,装着粮食,装着一切,钻过那个彩虹一样的桥。那座桥如同一个女人交叉的十指,在那手背上挤满了长衫飘飘或是挽着裤腿奔忙的人儿,那些人目光交错,语言飞快地相互来往,好像有很多事又好像很清闲,像我一样喜欢热闹的事儿。
他们说到这里,忽然就顿住。我看到小堂哥的表情,仿佛陷入一种久远的回忆。我羡慕他们,因为他们可以有回忆,而且是关于汴京的回忆。在我心目中,汴京就是天的尽头。
有一天我长大,才知道他们不是在回忆,而是在懊恼。因为他们沿着汴河走到了一座高高的墙下,他们倚着栏杆发了很长时间的呆,然后背起行囊回到了故乡。
汴京城外,是他们那时天的尽头。汴京的风景,他们没有去读,那里不是他们的家。他们于汴京,或许就像我之于艾草。
我住在开封城里已经有很长的岁月了,长得那些城墙早已倒塌,长得房子上又盖了十五层还是见不到太阳,长得它已经不再被叫作汴京了。那时候和小堂哥一起去汴京的人,已经安静地躺在那个开满油菜花的世界里,在每一个清明节被后生小辈祭拜。
但在我心里,最美的汴京,一直只存在于他们的叙述里。
(三)
“请往前走走”,忽然我身旁有一个声音,礼貌地用普通话向我说道。
“如果你愿意,可以再排队看的”,她继续说着。
我带着歉意点点头离开,把那张带着岁月的黄颜、曾坦然面对过无数不同内容目光的纸继续留在那个真空的玻璃盒子里。那些曾经用生命护卫过它的人、为它曾无情杀戮的人、将它藏在灶灰里或是高挂于庙堂的人、将自己的印迹颤栗着留在它身体上的人、以它换取一个白馒头的人......不知道正在哪里的墙根砖缝里飞灰呢,何其幸运呵,它却还在,在那里用恳切或嘲笑的眼光,任芸芸众生如浮光掠影。
不会用太久的,我也一样灰飞烟灭。但《清明上河图》会一代一代传下去(司马注:剑兰女侠,你会万寿无疆的)。不知道有一天它会不会如同《博物馆惊魂夜》那样,在某一个夜晚变成鲜活的人间,希望那时,在画面的最右边,那些正在努芽的老树下,会有一个手拿油菜花,梳着小丫髻的小姑娘。
(四)
此次来港的《清明上河图》,在香港艺术馆有自己专门的一间屋。有四五个工作人员守护着,据说保险金就有数亿。这张画儿并不大,可是那间大大的屋子并不觉得空旷。
在每一面墙上,由两句古诗领衔,将这张国宝级的画儿一部分一部分地介绍着。经电子版的无限扩大,各个局部被放大后艺术地贴在你经过的每一个地方。连洗手间的外墙,都变成汴梁城的街道。每一个参观者,都会拿到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有个小型复制品,作卷轴状,为你留作纪念。
这里还有其它的宝贝,不算多,但个个珍贵。颜真卿的字,宋徽宗三宝合一的字画,还有让人屏息凝神的梅与竹,风骨卓然。我不懂字画,观之却凛凛然有感。然最感慨的,还是港人对这些宝贝的态度。雅致的展览厅,或贴就巨幅复制品,或有墙纸如帘。墙纸如帘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它家的墙纸,内里嵌着一小束一小束细细的白色棉线,乍一看,整面墙就仿佛一绣户侯门女遮颜的珠帘,当真古典啊!
而每一幅作品,都有中英文介绍,英文译得恨不得比中文还优美。介绍的文字,上下用深色木框装饰,使得介绍的页面本身,就如同一幅古画。厅里常常见到老师带着大帮的学生,用广东话讲得声情并茂、眉飞色舞。我大部分是不懂的,只常常清晰地听到两个字:“中国”。
我去过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大堆的老祖宗的宝贝,被他们胡乱的挂在墙上,有的还堆在角落里,准备替换(因为据说太多了,只好过一段换一换),看得你又心疼又生气。虽然我在心里承认他们保管得比内地要好,但比起香港人给予这些国宝的待遇,还是差出十万八千里。
据我的观察,港人喜欢这些底蕴深厚的宝贝(包括两只大熊猫),他们每当见到这些好东西,就由衷觉得自己应该是个中国人,呵呵,真是太可爱了!
 
附新闻:珍品国宝《清明上河图卷》在香港艺术馆展出
庆祝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十周年的重点节目─《国之重宝-故宫博物院藏晋唐宋元书画展》6月28日晚在香港艺朮馆开幕﹐展出的珍品包括举世知名的《清明上河图卷》以及三十一帧国宝级书画名迹﹐香港市民籍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一窥晋、唐、宋、元四代书画艺朮的名家风貌。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