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人生如辣,再加一杯凉水  

2007-08-28 15:1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如辣,再加一杯凉水

司马平邦

李白、杜甫或者林冲、武松最大的悲哀,可能是平生没吃过像样的川菜辣食,不如我今天中午,守着一瓶老干妈鸡肉辣油,吃得口舌生津汗流浃背。

这老干妈是第一次吃,没想到这么好吃。

以前最喜欢吃的辣食是桂林辣椒酱,没有油,原味很重,1990年代中和李文剑老师南下采访甲A联赛时,桂林辣酱是必不可少佐食,可以顶掉一天的疲劳,带来无限喜悦,所以至念仍记得李老师鼓动我多吃时的热情。

北方人吃辣,方式很简单,到可怜。

小时候,放学回家,从碗柜里抓两个又白又软又凉的大馒头,就踅到园子里,摘一把青青的小辣椒,在衣襟上擦擦,一边走一边就着馒头吃,现在想来,这当是最美妙的吃辣椒方式。

其实,小时候最怕辣椒,但奈何全家都吃,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变成了全家最能吃辣的人,并以此为豪。每个人的大学时光都是在饿和穷中度过,那时最解馋的东西也是辣椒,我的方法一如小时候一样简单,手里两个白馒头加两头辣椒,不知它为什么那么有营养,把自己养得又肥又壮,那时一个宿舍8个人,往往月末没钱的中午,至少有3个人蹲在椅背上,手里托着白馒头,手缝里夹着青色尖椒,咬得喳喳作响,哎呀,多么阳光美妙1980年代啊。

今年初,父母来看我,母亲深知我的口味,买来一把辣椒,沾着东北大酱,我吃得津津有味,不想北京是首都,辣椒也忒过正品,巨辣无比,又眼流泪几不能视,又手红肿而不能持,算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吃辣椒的亏。

那边父亲不紧不慢地说着:美味不可多用。

父亲是湖南生人,但东北生活太久,相反却成了家里最不喜辣椒的人,岂可怪也。

最危险的辣椒吃法是涮火锅,那种红色的朝天椒,在火锅里煮得久了,皮与肉剥离,那种红色的薄薄的皮,两次贴在气管里,感觉差点送了命。

最喜欢的辣椒吃法还有一种虎皮尖椒,先把辣椒送进油里生炒,然后浸在酱油和葱姜蒜的混合液体里,置上半日,美味。

我认为人类顾头不顾腚的行事哲学在吃辣椒上往往表现,因为至今为止没听说谁有什么好主意解辣,所以往往见火锅店里的吃客们思思哈哈的丑态,当然自己偶尔也是其中一员。解辣的最好方式,至今仍是一杯冰水,而一旦遇到辣中之辣,就徒呼奈何了。

电视剧[那时花开]里有一段果静林为麻木自己猛吃辣椒的戏,看着看着,心里暗生恐惧,是如何的悲哀若此,才这样作践自己啊。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