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在袁伟民与何振梁之间,我只相信诚实者  

2009-11-07 11:46:19|  分类: 蓝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袁伟民与何振梁之间,我只相信诚实者

司马平邦

在阴谋论者们看来,真实本身就是种阴谋——你自己真实了,不就显得我们都虚假了,所以你的真实里有阴谋。

11月3日,《羊城晚报》上发表了一篇署名“贾志刚”的文章《两条路线的斗争》,用所谓“路线之争”来评价袁伟民新书《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曝光的他与何振梁之间关于北京申奥期间的诸矛盾;我还看到有位叫祝振强的博主把袁何之争的评论标题干脆直接命名为《其实质是专制与民主之争》。

按贾志刚和祝振强的文章定位,无数人对袁伟民与何振梁之间的分歧都要望而却步,“路线”这个词似曾相识,也望之生畏,似乎在袁伟民与何振梁二人的背后都各自站着800名刀斧手和800名藤牌手,幕帷之内只听有人摔杯为号,就是一场政治江湖的血雨腥风。

别说,看了他们的文章,我还真的踌躇了半分钟,要不要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呢。

而比这更吓人的是前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先生在另一篇文章(对不起,网上也没有说这篇文章的原标题)里居然指责袁伟民出书“犯了政治之大忌”,他说:

正部级的袁局长万万没有想到,他在诋毁何振梁先生的同时,给国家的形象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使不该公开的国家外交策略、外交机密泄露了。诋毁过去的老上级是个人品质问题,造成国家机密泄露则是政治纪律问题了。

嗬。

嗬。

嗬。

可能是中国人搞政治搞怕了,一提到“路线”、“政治”和“国家”就怕得要死,万人噤声,另一方面,也有人深谙其道,不管什么争议如果你不想让它分出是非或分出个是非后于己不利,咱就抬出“路线”、“政治”和“国家”这样的大块头词汇,吓得人尿裤子。

现在,陈培德的一句“国家机密”不真的吓得两厢看客一半都已尿了吗?

但。

我不关心什么政治,也不关心袁伟民与何振梁之争是不是真的涉及了什么政治大局——说实话,中国体育的所谓“政治”大局再大大不过北京奥运,北京奥运都过去1年了,若真有政治秘密也到了该解密的时候了。

我只关心,那些被袁伟民解密的所谓“路线”、“政治”和“国家机密”里到底有没有真实,到底袁伟民和何振梁谁说了实话,谁还在以假弥假。

在贾志刚的文章《两条路线的斗争》里,作者分析袁何之争的爆发或缘于袁伟民对何振梁的嫉妒,是“究竟谁是申奥成功的第一大功臣”争论的延伸(我都不知中国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争论,申奥真正的功臣,我认为只有一个,中国)——但贾志刚在文章中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在2001年北京申办奥运会期间何振梁先生没有做有违于中国奥申委和中国体育代表团集体意志的事,没有把代表中国集体决定本该投给罗格的选票投给了韩国人金龙云;所以,无论贾先生的文章写得看似多么深奥,又多么有技巧地把袁何之争引向别处,他又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在对这件事的说法上,袁伟民说的都是真话。

在祝振强先生的博文中,自由知识分子们喜欢给对手或者所有他们不喜欢的人扣上“专制”的帽子而给自己或者自己喜欢的人戴上“民主”的帽子的习惯又在重演,把本来是一场只涉及体育外交战术的故事,偏偏要演义成富有国际主义精神的体育民主斗士何振梁对一个体育专制国家机制的反戈一击——这与何振梁先生曾经向世界某些媒体抱怨自己的国际奥委会执委身份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的逻辑如出一辙,但他们在说这样的话时,是不是想过何振梁究竟是凭借什么样的渠道坐到国际奥委会高官的位子上的呢?况且,如果何振梁先生并不愿意做一位在国际奥委会上中国政府的代表者,不愿承受这样的“压力”和“干扰”,为什么不主动辞职,在我所记忆的何振梁印象里,他好像始终在说,我代表中国之类的话。如果何振梁的国籍不是中国,而是一个人口只有几万的太平洋岛国,就是他会50门外语,最多也只能在国际奥委会当翻译吧。

而且。

而且,在祝振强先生的说法里,我也没有看到他否认何振梁先生在2001年北京申办奥运会期间做了有违于中国奥申委和中国体育代表团也就是中国这个国家集体意志的事,把代表中国集体决定本该投给罗格的选票投给了韩国人金龙云;所以,无论祝先生的文章写得看似多么开明且具现代性,多么有技巧地把袁何之争引向更深不可测的别处,他又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在对这件事的说法上,袁伟民说的还是真话。

至于陈培德先生的那篇所谓的袁伟民“泄露国家机密”的评论,其实就更不用多评——什么是“国家机密”?在我理解,所谓的“国家机密”起码都是经由国家保密制度和保密机关界定,然后经过技术手段处理,烙上火封锁进国家档案馆最秘密的保险柜里,并写上“此文件N年之后方可解密”的东西。

别动不动就拿“国家机密”和“泄露国家机密”来唬人,我相信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远比前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经手的所谓真正的“国家机密”要多得多,而关于2001年中国申奥上什么“合纵连横”之策其实在当时都算不得秘密的事,其核心内容充其量不过是约定俗成级别罢了。

即使袁伟民曝光的与何振梁相关的事真的就是所谓“国家机密”,在陈培德先生的文章里,我也没有看到他推翻认定何振梁在2001年北京申办奥运会期间做了有违于中国奥申委和中国体育代表团也就是中国这个国家集体意志的事,把代表中国集体决定本该投给罗格的选票投给了韩国人金龙云;所以,无论陈先生的文章写得看似多么有“组织原则”,多么有技巧地把袁何之争引向更具威权恐惧的敏感地带,他又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对这件事,袁伟民书中所说的都是真话。

再者,少一点何振梁的“国际奥委会的机密”和陈培德的“国家机密”,多一点袁伟民的大实话大白话大真话,好不好?

正像我的朋友谭飞在一篇博文中写道的:

袁伟民这件事有点像“君子报仇,退休不晚”。袁原局长的老话新说,我不管有没有挟私怨的成分,至少可以肯定,他说了真话,尽管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真话。只要是真话,我就愿意为他鼓掌。在官场文化熏染、沿袭下,中国太多高官愿意把一些秘密烂到肚子里带到八宝山。袁伟民不愿意这么做,当年的他不管该褒该贬,单这一件事,我觉得就给所有已退休和未退休的高官做了榜样。也该让很多不该成秘密的东西大白于天下了。

如果,我是袁伟民,我相信也会这么做的。

一个曾把中国女排带到世界冠军领奖台的血性汉子(没有血性有世界冠军吗?),一个40多年来一直和中国体中的“国字号”相伴的男人,遇到2001年北京申奥这样的大事件,又遇到自己人在如此大事上的“放水”“反水”,袁伟民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面子,已8年隐忍不吱一声——难道要让袁伟民把这些莫须有的“秘密”真的永远埋在心里,就是你们要的“民主”和人道吗?

既然何振梁有在2001年北京申奥期间有“放水”或者“反水”的自由,他有作为一名被国际奥委会派驻到中国(这是多么可笑的挟洋自重说法)的执行委员的投票给谁的自由,为什么就没有退休在家无官一身轻的袁伟民8年后说出事实真相一吐为快的自由呢?

什么机密,什么民主,什么路线,我真觉得它们在诚实和真实的人格面前都一文不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