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周黎明厚道《时代》不厚道韩寒未必厚道  

2009-12-07 08:44:03|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黎明厚道《时代》不厚道韩寒未必厚道

司马平邦

看周黎明写给韩寒的那封信,才发现他们原来是生活在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的人,怪不怪?

《时代》周刊就不用说了,就那么个玩艺儿,一堆纸,你当它神圣它就神圣,你当它二逼它就二逼,2003年《时代》曾把一面中国国旗和一个患了非典的人的肺图合在一起,从那时起我就觉得这本杂志不值得尊重,因为它并不知道尊重我们。

不过,显然韩寒肯定是很尊重《时代》的,因为他不但接受了它的两次采访而且还为它特别坐在草地上戴着黑框眼镜拍了照片,恐怕这是他为它们拍的许多照片中选出的一张,可见,在被《时代》采访的当时,韩寒是很Hi的,并没有觉得自己被下了套。

在美国生活多年精通英语的周黎明差不多是第一个知道《时代》给韩寒下了套的,就写出来,很遗憾中国那么多喜欢美国或者喜欢《时代》而把它们当标榜的人现在居然没有人在互联网上粘一篇这本杂志对这位中国青年作家采访的中文译文全文,可见国内那些人的英文水平够屎的。

不过我相信周黎明的英文水平,他说《时代》给韩寒下了套,就是下了套,而且,周黎明的文章通篇并不是借此事贬韩寒,而是在讨论《时代》的不厚道。

又不过,周黎明的文章出来后,和菜头和五岳散人都指斥周黎明的不厚道――他们并没有首先否定《时代》是不是给韩寒下了套,是不是不厚道,因为他们的英文可能同样很屎――我认为如果英文很屎的哥们儿咱们就听周黎明老师的吧――但和菜头他们偏不,偏要说周黎明不厚道,因为周把一个《时代》几乎是私底下的不厚道展示给更多的中国人看,就像,本来一个女人让一个恶棍强上了又不给钱不给名分,连那女的都可以吞声,但你却偏要把此事拉上公堂,让那女的被验身证明对方确实是恶棍。

这可能又恰恰证明了周黎明的老实厚道。

韩寒好像是以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而自居的,但他确实这次为了这篇报道接受了两次《时代》的采访,而且对方来采访的可能姓江(Jessie Jiang),一女的,应是中国女人,因为她是《时代》派来的,韩就接受了,周黎明说得没错:“你以为《时代》的文章能让你的事业更上一曾楼,如同《纽约时报》把郭敬明捧成“中国最成功的作家”。但你从《时代》得到了什么呢?你变成了一个满嘴脏话、自我膨胀、阴柔女气、一切为了消费主义的小混混。而这恰好是你为郭敬明所做的画像——当然,郭敬明没有用脏话,所以,经过西方媒体调色后,他现在的形象至少比你更少污秽。”

所以,就忍着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关于韩寒,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最扯淡,是梁文道说的,说韩寒是未来的鲁迅,不知在梁文道那里,鲁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在一个有内地教育背景的人看来,说韩寒是鲁迅的一个小指甲已是高抬,不是打低。

而又是关于韩寒,《时代》周刊在这篇报道中说的另一句话还真不是扯淡,它说韩是“一个阴柔中性、很会算计但没有理想的叛逆者”,这应没错,我前几天看周渝民(仔仔)主演的一部电视剧,他那一头长长的头发让我想到了韩寒,我嘲笑说,这群台湾艺人老以为当年那付德性很时尚,岂不知时代变了,那种长发只能让观众觉得你不男不女,一点儿不会让人觉得你是男人,估计《时代》看韩寒时也是这个眼光。

不过,对这样的评论,真没必要当真,你到底是男的女的,或者不女不男,自己还不知道吗?

关键是,在这个时代,确实有许多中国人不知道自己是男的女的,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可能也是韩寒或者和菜头他们那么如此看中《时代》的采访,而又有人那么愤怒于周黎明对此事的揭发,他们需要被《时代》证明,又愧于没有被《时代》如他们想像的那样证明。

还想多说几句,这种心态,以前些天《南方周末》采访美国总统奥巴马露得最明显,我们不知道《南方周末》到底跟奥巴马问了什么东西,反正登出来的内容分3部分,一部分是一张这张报纸的记者和奥巴马面对面坐着的照片,表面上表示奥巴马亲民,实际上做给中国读者看,你看,我们可以和美国总统平起来坐,我们多被承认,挟洋自重而已;另一部分是一些不知所云的采访,中国记者和美国总统鸡同鸭讲,讲给鹅听,鹅们虽然脖子总是伸得很长,但并不关心你们讲什么;还有一部分是在这期报纸上开了许多“天窗”,许多人说这是《南方周末》以怨妇姿态向世人撒娇,呦,我们在中国没有发表的自由,他们不让我讲了啦!

本来我可能会对那些“天窗”表示一些同情的,但一看它们先拿出那样一张大照片来炫,就觉得这“天窗”开得还太小。

其实,我要说的是真诚,而不是天窗。

就如韩寒被《时代》下了个套儿,或者陷阱,但他也只有当哑巴吞黄连,这以他原来的性格一定要出来破口大骂的,但可能对方是《时代》,他真的不敢,因为某些国人一到了人家面前就会觉得自己小,所以,好不容易搭上这辆大车,管咋地也是种炫耀,在这种心态也暴露了他们的不真诚,诚惶诚恐,是惶恐不是真诚。

《青年周末》对他的再次采访韩也表示了被老外耍的失落,但他还是不敢把自己的愤怒拿出来,或者这正证明了《时代》所说的,缺少阳刚,中性。

凭这一点,他离梁文道说的“鲁迅”就要差十万八千里了。

你并没有在《时代》面前表现出真诚自然的自己,你以为《时代》和国内的媒体一样吃你从前的酷劲,但人家却以为那是中性,况且这本《时代》有时确实很坏,周黎明老师在文章中说了,“即便你为莎朗·斯通辩护,可一脸严肃的西方记者会觉得那是少年(哎,连成人也不是)的恶作剧。如果你能把高超的文采和诡辩术简化成一句话、一句口号,可以用来在公众场合呐喊或打横幅,那才是西方人看得懂的叛逆。”

哈哈,当年对韩寒为斯通辩护而被他骂的人该扬眉吐气了,一个最先告诉我这件事的哥们儿说,这就是那些捧美国老娘们臭脚而打击自己人的下场。

周黎明还说:

若想赢得西方媒体的赞赏,你必须把自己包装成“异见分子”,你必须在谈话中不时插入“民主”、“人权”、“我们居住的星球”等字样,你必须动不动提一提千千万万仍在挨饿的人们(当然,那些人不在我国),并且配上沉重的表情,最好是眼中噙着一点泪花。

等等,我觉得周黎明真的很厚道。

韩寒吃的亏和周黎明一语点破都让我们了解至少该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对待《时代》、对待CNN、对待美国,我觉得真诚一点,主要是真诚表达自己并敢于真诚表达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并不要对人家寄托太多希望。你在博客里说“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结果你给《时代》坐在草地上拍照,被涮,怪不得《时代》,只怪你自己不真诚。

其实,帮着《时代》恶心韩寒的那个Jessie Jiang挺讨厌的,如果她真是个中国人的话,韩寒的粉丝如果有男人的应代她计较算帐,不过我怀疑那些粉丝里未必真有这样的男人。

因为粉丝都是从土豆里挤出来的。

--附:周黎明给韩寒的公开信--

韩寒:你好!

首先我说明,我不是你粉丝,所以别把这封信当作粉丝追星函扔进垃圾桶。

我碰巧看到11月2号《时代周刊亚洲版》对你的采访,后来又读到你在《青年周末》上的回应。我深表同情。你挣脱了咱们自己的枷锁,但你掉进了西方媒体设下的陷阱。你以为《时代》的文章能让你的事业更上一曾楼,如同《纽约时报》把郭敬明捧成“中国最成功的作家”。但你从《时代》得到了什么呢?你变成了一个满嘴脏话、自我膨胀、阴柔女气、一切为了消费主义的小混混。而这恰好是你为郭敬明所做的画像——当然,郭敬明没有用脏话,所以,经过西方媒体调色后,他现在的形象至少比你更少污秽。

其实,你应该从你的第一对手那里学两招,比如从《时代》文章中请人摘录一两句,掐掉上下文,扩散出去,比如用艾未未和张悦然的话,但让人错以为是《时代》的评语。西方媒体对于他们喜欢的东西从来就是忠实记录,如某些报刊那些被夸大数十倍的发行量;但若不符合他们的框架,那他们可要好好行使记者的权力,又是平衡,又是怀疑,又是质问。对于你的报道,反正我看完之后,对你的疑惑多于欣赏。

郭敬明得到了“最成功”的桂冠,而你却成了“坏孩子”。这“坏孩子”在中文里可不带褒义。好在你不在乎。可是,说你是“无缘无故的叛逆”,那可真会极大地伤害你的自尊心。在西方媒体眼里,你若对上千万青年具有影响力,那算不了什么。即便你为莎朗·斯通辩护,可一脸严肃的西方记者会觉得那是少年的恶作剧。如果你能把高超的文采和诡辩术简化成一句话、一句口号,可以用来在公众场合呐喊或打横幅,那才是西方人看得懂的叛逆。诚然,西方记者都有中国本地的助理、研究员、翻译,但你写的东西并不适合翻译,你用你独特的言外之意,使得你既发表了声音,诱导了舆论,同时不至于被割喉。梁文道先生预测你是“未来的鲁迅”,但即便大胆如鲁迅,他在西方也几乎没有什么读者(况且他的作品有精彩的外语译本)。

《时代》早在2000年就报道过你,那时,你跟卫慧、棉棉是打包在一起的。早知如此,你还不如改写言情小说,多点力比多,加上几张美图,文字让别人操刀都行了,保管比现在的销售量更高。

若想赢得西方媒体的赞赏,你必须把自己包装成“异见分子”,你必须在谈话中不时插入“民主”、“人权”、“我们居住的星球”等字样,你必须动不动提一提千千万万仍在挨饿的人们(当然,那些人不在我国),并且配上沉重的表情,最好是眼中噙着一点泪花。除此,你还可以描述一下消失的冰山和受苦受难的北极熊。这样的话,国际奖项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拿到你手软。

或者,你可以动用关系,请人把你的博客关闭一个月,让政府发动一场全民运动,对你进行声嘶力竭的批判。当然,最便捷的方法是把自己整到监狱里。只有这样,你才能摆脱《时代》授予你的“自愿的参与者”的称号——尽管你死活都不愿进入体制内的作协。作协恨你,体制咬牙切齿,郭敬明及其粉丝磨刀霍霍……可他们都不愿出来公开叫板,于是,你就成了一个唐吉珂德,无非是长矛换成了赛车。

如今,《时代》把你唤作“一个阴柔中性、很会算计但没有理想的叛逆者”,这产生的杀伤力恐怕会超过某个学校授你三好学生、活雷锋等称号。这让我联想起网络上拼贴的你跟郭敬明的恋人照。前一阵你说你跟他的区别在于“性别”,按照《时代》的归类,你跟他岂非成了一对拉拉?算来算去,中国最男人的大概要算李宇春了,你看,只有春哥上了《时代》亚洲版的封面。下回你为《时代》拍美人照,先请教一下春哥。

话说回来,你最好别再接受《时代》采访。他们死活要采访春哥,可春哥就不理他们,于是他们把她搁到了封面上。你敢于向奥巴马说不,你跟和菜头不同,你知道所谓的青年对话是对不出什么名堂的。和菜头如今成了怨妇,唠叨着奥巴马如何负了他,不就是人家没说“反对控制”,而只说了“支持言论自由”吗?和菜头那篇文章完全可以隆重推荐给美国的保守派媒体,天天在电台骂奥巴马的Rush Limbaugh一定欢天喜地。

你对奥巴马说不,但心一软答应了《时代》。你把刚刚赢得的叛逆分给输掉了。如果《时代》他们找不到你,就只能依赖周围的人,而他们周围的人未必都是你的粉丝,但一般而言,你越不理会,他们对你越有敬意。另一种方法堪称王小峰法。《时代》把他作为中国代表归到2006年度人物“你”里面,王哥却编了一个故事,说这是他贿赂来的。那才叫叛逆,而且叛得颇有创意。你说你是被《时代》“下套儿”,你该向王哥讨教一下。王哥曾被路透下套,被硬生生打造成“异见分子”。他一气,把博客关了,躲了起来。路透找不着他,便按照自己的思路虚构了一篇报道。可你又不能重复王哥的创意,你必须想一个新招,才能证明你的编故事才智(他们对你写小说的才能似乎也有疑问)。咱们的体制是一个笨拙的巨人,你的灵巧很管用,但西方媒体是所谓的“神牛”,你得先学会斗牛。开赛车能镇住尖叫的女孩,但镇不住没有时尚细胞的记者。

以上建议无偿提供,仅供参考。

祝好。

(中国日报网站执行总编辑 周黎明)

  评论这张
 
阅读(148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