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蔡铭超不应如岳飞一样死于“莫须有”  

2009-03-18 12:23:50|  分类: 人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两个朋友,古一徵和王玮,曾经想替蔡铭超先生致圆明园兽首流拍的行为买单(见《想替蔡铭超顶雷的人》),大家的初衷自然是认为蔡的行为是爱国义举,是爱国义举就要挺,如此简单。

但是,昨天,看到网上有人著文把蔡铭超直接打入“贼商”之列,而且只以《东方早报》的一篇报道为据,但似乎言之凿凿,并断定蔡铭超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操纵之,目的就是炒高兽首身价,最后让中国政府买单,云云。

此说一出,网上又是一片叫骂,许多人似乎终于可以一泄被压抑已久的什么情绪,对蔡铭超的质疑一下子变成了定性,可见还是有不少人对蔡怀着强烈的不满的,而这不满并不来自己蔡铭超参与竞拍后“失信”拒付,让中国人的诚信蒙羞,而是别的原因。

群氓效应。

对蔡铭超“爱国”拒拍行为的第一个质疑来自一位叫做谢辰生的80多岁所谓“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他在接受《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连问了几个“何谈爱国?”来否定蔡铭超:

国家要求个人不要参与竞购被劫掠的文物,认定这是赃物,你去参拍赃物,与国家不保持一致,何谈爱国?国家不希望把这一本来价值并不算高的文物炒高,希望以外交或法律的途径索回,你跑过去哄抬价格,形成价格炒高到1400万欧元的既成事实,何谈爱国?你要是钱真是太多,你也希望这兽首回国,那你买回来就让它们回国得了,但它们最后回国了吗?你的搅局根本没起任何作用,何谈爱国?

谢辰生把蔡铭超“与国家保持不一致”说成“不爱国”,我有不同意见,为什么一个公民的个人行为一定要与“与国家保持不一致”才是爱国呢?国家希望刘翔拿奥运冠军,刘翔却选择退赛,你能证明刘翔此“与国家保持不一致”就不爱国了吗?这其实是两种评价体系,每个人都有权利以他自己的方式爱国。

另外,在此之前,牛、虎、猴、猪、马5件青铜兽首已分别在2000年和2003年和2007年由国内的保利集团和澳门赌王何鸿燊出资抢救回国,现在就收藏于保利艺术博物馆——若说炒高这几只被谢先生说成根本不值钱的文物的,在蔡之前,保利集团和何鸿燊首当其冲,那么从2000年到2009年这9年中间,那些认为参与竞拍是炒兽首而“不爱国”的人,都他妈是还长在你娘的腿肚子里或者还是你爹的一滩液体吗?

我在网上查到2007年谢辰生先生曾在何鸿燊购下马首送回祖国后他说过一段话:“我最反对提文物价格了!一个铜马首,就6000万港元,开什么玩笑?该回归的要回归,但回归的渠道不一定是买。”这段话也只是说明在谢的眼中圆明完兽首并不值钱,而谢辰生曾经对“炒高”兽首的何鸿燊并无半名微词,而在2000年保利集团操作将兽首回购的过程中,牛、虎、猴、猪首已经从当初的1500美元涨到几百和上千万美元,为什么不见谢辰生和其他现在质疑蔡铭超行为的人跳出来破口大骂呢?

9年前,现在80多岁的谢辰生已经70多岁了,想必思维已经成熟,但现在看,好像他对蔡的质疑是80多岁后的突然顿悟。

还有,谢辰生认为蔡的“搅局”没有超任何作用,所以谈不上爱国,意思就是应该不搅局,他所谓的“不搅局”,一来是不参与,二来是参与了就买下来,参与竞拍买下来肯定是“炒高”,是“不爱国”,那么在这件事上能够被称为“爱国”的只有“不参与”,但蔡铭超不参与是不是意味着所有人都不参与呢?是不是意味着兽首价格真的就落下来——不会吧,这次在蔡铭超举出1400万欧元之前,已经有人举出1300万了。而且,谢辰生凭什么说蔡铭超最后的拒付也是让兽首价格“炒高”了呢?

除谢辰生外,写作这篇报道的《东方早报》记者立言还引用一位所谓“资深文物专家”的话说:

既然你知道它来历不清不楚,为什么又要去拍卖呢?而且国家早在去年就发了通知,要求为防止借拍卖炒作、哄抬被劫掠文物价格的行为,不要参与竞拍、购买任何被盗或非法出口的中国文物,你明明知道这是劫掠的文物,是一次可耻而非法的拍卖,但又跑过去参拍,怎么反而这倒成了不能付款的理由了?

但是我从2007年的一些报道中看到,以下这些所谓的““文物专家”们是如何评价何鸿燊拍下马首捐献国家的“爱国”行为的:

中国国家文物局对外宣布:全国政协常委、港澳知名爱国人士何鸿燊先生已斥资6910万港币购得圆明园马首铜像,并将其捐献给国家。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峰:2000年铜牛首、铜猴首回归,保利集团一共花了1593万港元。后来仅铜虎首一件,就花了1544万港元。如今铜马首估价居然高到6000万港元。流失海外的国宝以公益方式回归,能够起到爱国主义教育作用,但明明知道是圆明园文物,竟还开出天价引人购买。”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司长宋新潮:此次通过和拍卖公司的协商、合作,促成马首铜像的回归(由何鸿燊个出资6910万港币,不是炒高吗?),可以说为解决文物返还问题建立了一个范例。

此亦专家,彼亦专家,我们听谁的?

中国某些专家们的嘴,都是什么长的,对何鸿燊的吹捧和对蔡铭超的打击,都出自专家的嘴,让他们的嘴里什么不一样的话的根本不在于他们的脑子,而是某些外力,就这样专家说的话,你也信吗?也可以拿出来否定蔡铭超吗?

吾未见其明也。

另一家媒体《北京晚报》根椐蔡铭超拒付事件发生后在北京电视台的一个访谈“分析”称,蔡铭超竞拍兽首并不是一个完全纯粹的“个人”行为,在他的背后还有收藏家王定乾等神秘高参出谋划策,而这些人在蔡铭超此次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也令人好奇,再加上两个兽首最终都是以1400万欧元的价格成交,也让很多人怀疑其中有人为操作的成分——请注意,“很多人怀疑”是哪些人在怀疑,只是“怀疑”可以认定就是“人为操作”吗?

而《东方早报》记者又“注意”到(他们想注意就能注意到),此次参与竞拍,蔡铭超背后一直笼罩着一个挥之不去的名字——台湾寒舍艺术中心的王定乾。王定乾这些年在国内媒体出现多与圆明园兽首有关。在兽首通过佳士得拍出后,王定乾3月2日即通过大陆媒体透露两兽首有可能是被一名在大陆的华人购得。同一天,王定乾在台湾《联合报》撰文称,“不论文物遭何人买得,归向何处,据笔者了解,此一事件恐怕尚未落幕,另将高潮迭起!但从另一观点视之,在全球金融海啸席卷之际,流失在世界各地的中国文物能创造如此高价,受到举世之青睐与推崇,未经此事件,大家或许可能还不知今天中国文物之艺术价值与价格,在国际市场如此仰之弥高。”

《东方早报》认为王定乾“言语之间对被劫掠的兽首炒到如此天价喜不自禁”——乖乖,我怎么从这句话里听不出这有什么“喜不自禁”的意思呢?台湾《联合报》似乎并没有对王定乾说这番话的表情加以形容吧。

《东方早报》以“竞拍背后或有人为操作?”为小标题,用《北京晚报》的“分析”和它们自己的“注意”还有“网友”通过GOOGLE搜索里有大量世界柯蔡宗亲团体支持蔡铭超的信息等来认定蔡铭超的行为其实是王定乾作为暮后推手的操纵,以使兽首升值,再炒之。

且不用说“GOOGLE搜索里有大量世界柯蔡宗亲团体支持蔡铭超的信息”,我相信GOOGLE搜索里还有更大量全球华人支持蔡铭超的信息呢。

如《星岛日报》载,3月15日美国华人收藏协会在荣誉会长黄金源家中举行年度新春座谈会,大家都围绕着厦门商人蔡铭超以1400万欧元巨资拍下圆明园兽首而不付款的事件,纷纷表达自己的观点,秘书长招思虹指出,拍卖兽首是挑战公义的行径。对于中国国宝在拍卖中“流拍”,相信有不少中国人是拍手称快。同时,也对这些拍卖文物回归祖国带来了新的契机。

但《东方早报》也不得不用一个“或”字做或者判断,也就是说它认定“可能”蔡铭超是受王定乾指使的,是王的一个“马仔”,《东方早报》对于自己都“或”中而不敢认定的事,又如何言之凿凿认定蔡铭超拒付拍款是阴谋呢?

当年秦桧要杀岳飞,宋高宗赵构问岳飞何罪,秦桧说了句千古流传的最坏的3个中文字“莫须有”,《东方早报》的这个“或”字我“莫须有”有什么区别呢?

《东方早报》又以“王定乾为台湾寒舍艺术中心董事长,而寒舍艺术中心隶属寒舍集团——正是台湾寒舍集团创始人蔡辰洋较早参与圆明园兽首的竞拍:1987年蔡辰洋在苏富比买到猴首、1989年蔡辰洋在伦敦以约25万美元的价格拍到马首,1989年底,蔡辰洋将拍到手的马、猴、牛、虎这4件兽首在台湾举行特展”为由,认为蔡铭超这次为两只圆明园兽首举出1400万欧元,是为了让台湾寒舍集团手里的圆明园文物升值,而据知牛、虎、猴、猪、马首已然在2007年之前就回到国内,除非你能证明另外未献身的蛇、羊、鸡、狗、龙首有1件、几件或者全部仍然为和王定乾或与他有关的台湾寒舍集团所有,才有炒高圆明园兽首价格从中牟利的可能——但遍查资料,我也只是找到“龙首可能在台湾”的只言片语,媒体和某些人士不能证明王定乾持有那些尚未回归的兽首,又谈何蔡铭超作为“王定乾的马仔”炒高铜兽首的结论呢?

其实,笔者并不是一定断定王与蔡之间毫无瓜葛,在这方面笔者没有发言权,只是觉得媒体以这样“莫须有”和“子乌虚有”的理由就想完全打翻蔡铭超,而居然还有那么多人信它的话,完全是群氓效应而已,经不住逻辑推敲。

群氓,就是聚集起来的表现为同质均一心理意识的人类群体,拒绝理性而复杂的思考,对各种意见、想法和信念,只简单地选择两个极端,或者全盘接受,或者一概拒绝,将其视为绝对真理或绝对谬误。

其实,你们这些人打低蔡铭超是假,贬低“爱国”才是真。

刚才看到一条消息说蔡铭超决定退出拍卖界了,不知是真是假。

但,我们确实蔡铭超已经为他在佳士得的拒付拍款行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在付出代价,而他的行为被大众所肯定的并不是“失信”,而是远远超越其上的“爱国”,是不计个人代价的这种方式,是敢于向西方“扔鞋”,敢于以流氓对流氓,不像国内的某些人,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中国人整起中国人轻车熟路。

就如那位怒斥蔡铭超的谢辰生老先生,在蔡铭超这个民间收藏家出现之前,您干嘛去了,有9年时间可以让你站出来大骂保利集团和何鸿燊,你干嘛去了?

以谢辰生先生“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的身份,应该与世界知名的佳士得拍卖行有过交往,为什么之前您老不直接对兽首炒作这件中的由头之一佳士得表态不满,既然您有机会参与制订《文物保护法》为什么不直接建议将这样王八犊子的法国公司直接轰出中国呢?

杮子,你们要挑软的捏,洋人捏不动,就捏政府,政府捏不动,就捏老百姓,其实蔡铭超这次被“莫须有”了一下,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我不希望蔡铭超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死掉,如果真要死掉,也要验明正身,也要证据确凿——而如果,你们给蔡铭超的被证明并没有验明正身,也并没有确凿证据,而是“莫须有”,我当然有理由怀疑这又是一件秦桧杀岳飞的阴谋。

虽然,蔡铭超拒付事件已经过去,但仍然有那么多人和那么多媒体咬着蔡不放,这事本事就是中国国民性的一种好玩表现,没有建设性的想法,没有理性的对策,即使佳士得二度复拍兽首,我相信以现在的状况,仍然是一团糟,蔡铭超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向佳士得“扔鞋”的方式,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抗议西方再次践踏中国人权的方式,但别人做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