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林吉利要得了齐新的命吗?  

2009-03-31 23:53:36|  分类: 黑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庭审......

2009年3月24日,轰动全国的哈尔滨6比1警察打死大学生林松岭案开庭审理第一天,原告方,死者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对采访他的记者有一段如下的对话:

记者:两名警察均以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您怎么看?

林吉利:具体的法律咱们普通的老百姓也不懂,我只希望法院能够依法判案,杀人者偿命。

记者:经济赔偿方面您有什么要求?

林吉利:孩子都没了,我要赔偿有啥用,只要杀人者偿命,不赔钱我都愿意。

而林吉家的律师胡凤滨当天接受采访的口径与林吉利相似:

记者:3人均以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那么故意伤害罪将怎样量刑?

胡凤滨: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记者:那么,两名被告警察有被判死刑的可能吗?

胡凤滨:不排除被告警察有被判死刑的可能。

记者:您作为代理律师,对尸检报告的全部内容有没有疑义?

胡凤滨:尸检报告没有什么疑义,家属对尸检结果也很满意。

到了3月26日,林松岭案庭审程序全部履行完毕,被告之一刘力男的律师王文明就对媒体言明:

(刘力男)死刑的可能已经被排除了:第一,有自首情节;第二,对方亦有过错;第三,案件本身仍有诸多无法认定之处,比如究竟是谁、什么原因直接导致林松岭死亡;第四,无论是齐新还是刘力男都没有达到“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

而同时原告方林松岭父亲林松岭的口风却一点儿没有放松,而似乎更紧:

他说,最近一段时间,社会上说他向齐新、刘力男等人提出70万元的赔偿要求是谣传,不是他本人的意思。他个人至今仍在坚持民事赔偿可放弃,但杀人者必须偿命。林吉利表示,所公布的40万元赔偿数目是律师计算出来的,他本人并不知情,这一情况他会和律师再沟通。“我要求是以命抵命,只要齐新或刘力男中任何一人被处极刑,我就放弃对另一人的追诉。”

但在3月25日的庭审中,被告刘力男的诚恳态度“打动”了原告方,林吉利表示,他能够原谅刘力男,但绝对不会原谅齐新。但原告方律师胡凤滨似乎对林吉利的说法并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而只是针对被告之一的齐新在庭审中的一些说法进行驳斥。

从林松岭于去年10月11日晚,在糖果酒吧的录相里显示,拿着一大块石头(或者是水泥残块)猛击警察齐新头部一下,到眼前他的父亲林吉利在本案公开庭审前后数次表态“杀人一定偿命”和“只要任何一个被告被处极刑,就放弃对另一个的追诉”,除了对本案中死亡的林松岭以及受到严重不幸的林吉利家庭表示强烈的同情之外,亦要对林氏父子,尤其是林吉利对法制和法律的盲目感慨。

“杀人偿命”......

“杀人偿命”看似公理,但那也要在法律认可的框架内,林吉利之前的“杀人者必须死不赔钱都愿意”已经有点儿把自己在大众中的形象引向极端,而庭审之后,经过数次法律证据交换和法庭辩护,林吉利仍然坚持“只要齐新或刘力男中任何一人被处极刑,我就放弃对另一人的追诉”则可能被看成有肆意剥夺被告人性命的嫌疑。

当然,林吉利丧子之痛,非外人可以完全理解,但当这一案件纳入法律解决轨道之后,理论上其实已不可能受到原告或被告任何一方的主观判断影响――当然,原告和被告都可能通过其它方式,如提供更对于己有利的证据来影响法院断案。

哈尔滨“普通”企业家林吉利先生的极端说法,轻了说是丧子之后的口不择言,重了说则是该家庭及该城市,至少于民间法律精神过于淡漠的标示――我看到除了相关林吉利做出此表态的新闻,并没有看到有人对林吉利不恰表态表示质疑,但我又认为,可能恰恰是林吉利这样的过于极端的表态,客观上又妨碍了法院和大众对林松岭案的某些主观判断。

林吉利有什么权力说这样的话呢?

而若把林吉利的表态与林松岭在生前最后时间(录相里)对齐新等警察的“穷追猛打”联系在一起,会不会让大众产生对林家的家教、家风都极为不利的联想,比如,有钱人不讲理惯了,他们根本无视法律,想让谁死谁就得死,等等。

我认为,在正常状态下,林吉利说出此话或者理解,但在此案经过了公检法介入之后,在被告请出所谓“哈尔滨最大的律师事务所”高盛律师集团的助阵之后,仍口无遮拦,让人觉得原告律师团队的作用太有限,至少他们没有让林吉利明白,此是此刻什么是该说的什么是不该说的。

而相信法律的公正、依告法律的作用才是一个公民最合适的表态。

如何真相......

据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称,本案的“正确”案发情节如下:

2008年10月11日22时许,警察齐新、刘力男等6人来到糖果酒吧,李鑫宇在酒吧门前因车速过快引起杨森等人不满,双方发生口角。杨森在争吵中拳击李鑫宇和王金刚,经法医鉴定,李、王两人所受损伤均构成轻伤。当齐新走出酒吧时,杨森冲上去朝其头部击打一拳,林松岭用事先捡起的水泥块击打齐新头部一下,被人拉开。后来,林松岭再次击打齐新面部两拳,刘力男、齐新等人立即把他围住撕扯。刘力男打他头后部一拳,齐新踢他一脚,林松岭挣脱后跑开,刘力男、齐新随后追赶,林松岭跑至西大直街地铁施工护板处摔倒,刘力男上前,拳击林面部数下,齐新脚踢林头面部数下,被害人林松岭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林松岭系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

而林松岭的同学杨森已经承认在此案中他是率先动手,而林松岭动手也在齐新动手之先,这可能是被告齐新不可能因此案被判死刑的基础证据,而在庭审上,被告人之一的刘力男第二个接受法庭讯问,当公诉人指出,在开庭前的多次讯问中,刘力男为何直到第7次才承认齐新用脚踢了林松岭的头面部,刘力男表示,自己和齐新是好朋友,所以一直没有说。同时,在法庭上,刘力男也承认双方发生厮打,自己曾用拳头击打了死者的后脑,但他反复强调,这一行为只是正当防卫,是“无意的”。

其实,这段讯问记录的最重点之外是刘力男在案发之后的6次审训中一直没有指认是齐新有打死林松岭的嫌疑,而是在第七次审训之后刘力男才指认齐新有打死林松岭的嫌疑,据称,另一被告齐新亦拒不认罪,并指认刘力男有打死林松岭的嫌疑,而被告律师于逸生更为齐新在法庭上做无罪辩护。

无论是齐新和刘力男,从第七次审训之后互相指认对方有打死林松岭的嫌疑是双方在法律机关的强大压力下做出的判断,或者还有什么不约而同的动机,都不得而知,但在客观上其实已经让“打死林松岭的直接责任人越来越模糊”,这其实对涉案的两名警察被告是有利的,即法院无法从他们的供词中直接认定谁究竟要对林松岭的死直接负责任。

从辩护者的角度,客观上这算是极高明的一招。

比胡凤滨团队对原告方的引导高明得多。

遗腹女......

在被告提出的民事赔偿方面,林松岭家40余万的索赔金额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林松岭的“遗腹女”争以。一位知情人告诉当地记者,遗腹女的母亲为林松岭的前女友,与林松岭分手时已经怀孕6个月了,只能生下小孩。林松岭遗腹女的代理人马雷律师表示,法庭以涉及个人隐私对这部分诉讼进行不公开审理,原因就是不愿意曝光遗腹女和她的母亲,所以他拒绝证实任何问题。但仍然有记者了解到,该女生于今年1月5日,母亲为22岁。而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承认了该女孩的存在,但他否认该女孩的母亲是传闻中林松岭的女友吴琼,“人家还是个学生”。

我不熟悉中国法律中对非婚生子的抚养权有怎样的规定,但觉得林家在此案中将林松岭的遗腹女拿出来追讨被告的民事责任,亦未必全部对原告有利:

其一,非婚生子在这样的刑事案件赔偿中能够受到多大的支持本身就存在疑问,不受法定婚姻关系保护的孩子,从以人为本的角度似乎应享有与婚内生子一样的权利,但事实是否如此呢?

其二,从林吉利对该女孩母亲的暧昧态度以及林松岭在女友怀孕6个月时与其分手的传闻中,很容易让人得出林松岭生前曾抛弃怀孕女友的倾向性结论,这当然对死者林松岭大大不利。

其三,再联系到林松岭案发当日的喝酒、泡妹以及嚣张,合并现在出现的非婚生子,且孩子的母亲还是个学生(林吉利语),死者林松岭在大众面前的品性则当然受到质疑。

私以为,让所谓林松岭遗腹女以这样的方式出来为林松岭争取同情和民事赔偿的做法,不是原告辩护团很高明的一招。

去年10月16日我曾写过《哈尔滨10·11涉警命案考验司法公正和世道人心》等相关林松岭案的博客,这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涉警命案现在看来确实“考验司法公正和世道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