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张纪中领衔联署呼吁书向南京巨贪裸官发难  

2009-08-12 19:2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纪中领衔联署呼吁书向南京巨贪裸官发难

司马平邦

8月5日,一篇名为《张纪中、尤小刚、赵宝刚、王中磊等人的联名呼吁书》的博文贴在博主名为“蒲树林”的博客中,博文由张纪中、尤小刚、赵宝刚、王中磊、何群、汪俊、黄磊、黄晓明、刘仪伟、马中骏、铁佛、吴毅、李尊铎、范小天等20多位影视界的重量级人物联名签署,而博文的内容则是为“著名的影视投资人”蒲树林鸣冤抱屈,要求司法当局依法查处南京市江宁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巨贪裸官杨友林”侵吞国有资产的一系列犯罪行为,这篇签署于2009年3月8日的“呼吁书”中说:

近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刊登《高速扩张的奇迹背后》一文,全面揭露了南京市江宁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巨贪裸官杨友林”--侵吞国有资产的一系列犯罪情节,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同时也报道了企业家蒲树林,在南京江宁倾力办学却被杨友林等人栽赃陷害“职务侵占”,令我们倍感震惊和不平。

蒲树林先生是著名的影视投资人,也是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副会长,在业界颇具影响力,长期以来赢得了国内外影视界、文化界同仁的广泛认可(作品有《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碧血剑》、《鹿鼎记》、《京华烟云》、《四世同堂》、《夜幕下哈尔滨》等)。1999年他在美国洛杉矶独资创办了北美地区24小时卫星播放的华语电视台“华夏电视台”(Pacvia TV),成为传播中华文明、展示中国形象的重要窗口,是一个颇有胸怀的民营企业家。2003年他个人出资到江宁创办南广学院,并在他的主张下,将南广学院从盈利机构变更为不取得回报的非盈利性质学校。

我们相信一个自掏腰包办学又不图回报的人是不会“职务侵占”的,我们更相信在今天的法制社会,好人不会受到冤枉,犯罪者也不会被放纵。

为此,我们联名向相关党、政部门请愿:第一.惩治“巨贪裸官”杨友林。第二.复查蒲树林先生“职务侵占”一案,还蒲树林先生清白与名誉,还社会以公理与正义。

这么多影视界的重量级名人联署向一位涉嫌重大腐败案的官员发难,恐怕还是史上第一次,相信此“呼吁书”一出,南京政坛可能又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大动荡。

张纪中、尤小刚、赵宝刚、王中磊、何群、汪俊、黄磊、黄晓明、刘仪伟、马中骏、铁佛、吴毅、李尊铎、范小天――中国演艺界的真爷们儿,看到这个消息,你一边震惊于如此“天价”的一桩腐败大案又要浮出水面,一边又得震惊于这些联名者的有情有义有胆有识,说实话,在当今这个社会里,所谓的为朋友两肋插刀为正义挺身而出的事确实都被只演出在电视机里,张纪中等人的作为确实是个意外。

天价香烟局长周久耕之后,又有巨贪裸官杨友林相随。

因为最让人吃惊的,是博主“蒲树林”居然在自己的博客里同时贴出了这次涉案的“巨贪裸官杨友林”从2001年以来以“零资产收购”等手法侵吞近几十亿元的国有资产的大量证据的影印件,这些甚至正常司法程序中收集得都全面的的证据,言之凿凿,把一直以来“传说中”的官商勾结利用国有企业改制空当将大量国有资产收入个人囊中的“零资产收购”手法做了最为精细的描绘,现特别引用“蒲树林”博客中的《一封举报巨贪裸官杨友林犯罪集团的公开信》一文的原文:

1993年3月1日,国营江宁经济开发总公司投资450万元,成立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公司(简称“国有市政公司”),杨友林任法人代表。8月,刚刚毕业于江苏农学院的江浩进入该公司工作,任杨友林秘书,很快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

时至2000年,杨友林任江宁区建设局局长,江浩任建设局下属国有市政工程公司和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简称“国有建筑公司”)等两家国有企业的法人代表、总经理。杨友林、江浩二人共同谋划,对外声称“对两家国有企业进行改制”,实则另行设立私营公司,以“零万元”的价格,占有上述两家国有企业全部资产。

2000年5月20日,国有市政公司的江浩、戎本军、夏菁、张春花等人成立“改制工作小组”(证据1),委托南京永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评估。据“改制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反映,江浩等人采用债权最小化、债务最大化、实物资产低值评估等手法,将国有市政公司的资产评估为“资产总额为19810万元,净资产2110万元。”(证据2)

后经杨友林、江浩等人四处活动,江宁区有关部门审批同意为国有市政公司“核销不良资产2133万元”,“最终确认该企业的净资产为-344万元。”(证据3

杨友林、江浩等人以此为依据,制定了对国有市政公司实行“零资产出售”的改制方案,并获得相关部门审批通过。(证据4

在江浩等人上报的国有市政公司“零资产出售”方案被一路绿灯、审批通过后,2001年3月1日,由杨友林一手创办、经营9年之久的国有市政公司被江浩等人“申请注销”(证据5)。

同日,江浩、夏菁等5名原国有市政公司工作人员,从国有市政公司“借款”100万元,作为个人投资款(证据6),于3月2日投资成立私营企业、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私营市政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江浩任法人代表。

此后,江浩等人成立的私营市政公司以“零万元”的价格,占有了原国有市政公司的全部资产。

资料显示,原国有市政公司多年来大量承建当地市政工程,是江宁区效益最好的国有企业之一(证据7),截至1999年12月末,该公司资产总额为1.2988亿元,净资产2504万元,营业收入5617万元(证据8)。

2001年3月22日,江浩、夏菁等五人又从江浩掌控的国有建筑公司“借款”2000万元,作为个人投资款(证据9),汇入刚刚成立的私营市政公司帐户,为该私营企业增加注册资本2000万元(证据10)。

至此,由江浩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的私营市政公司成立短短20天,即获得由江浩等5人现金汇入的注册资本金2100万元,而且2100万元资本金全部来源于江浩本人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的两家国有企业的外借资金。有关法律专家认为,江浩等5人从其掌控的两家国有企业借款2100万元,作为他们个人的对外投资款,已涉嫌挪用、贪污公款。

其后,杨友林、江浩等人又用完全相同的手法,对原国有建筑公司实行“零资产出售式”改制:2001年6月11日,江浩等5人共同出资1250万元现金,成立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私营建筑公司”),江浩任法人代表。与此同时,经江宁建设局批复同意,由江浩等人主持对原国有建筑公司实行“零资产出售式”改制,江浩等人成立的私营建筑公司以“零万元”的价格,占有了原国有建筑公司的全部资产(证据11)。

杨友林案曾在今年3月由新华社的《瞭望东方周刊》杂志揭露,并登上新浪、搜狐等各大网站的重要醒目位置,之后网上亦有传说杨友林因此被纪检部门外围调查,但如“蒲树林”博客中如此详尽的揭发,尚属首次。

杨友林案的严重性还在于,那些多年前被其“零资产收购”归入个人口袋的国有资产,多年以来还在源源不断地为涉案者个人每时每刻都创造着新的财富,将本应属于国家的资本和利润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私人帐户里,这样的犯罪行为一天不终止,这样的国有资产流失就一天不能停止。

细细研读杨友林的“零资产收购”大量原国有企业资产的把戏,想起网上亦正在风传的来自山西的另一宗巨量国有资产流失案:沁水县39位党员干部实名举报吕中楼等人侵吞800亿国有资产事件。

杨友林案涉及的最大金额,据媒体和网络传闻达到百亿,而沁水县“三矿一站”国有煤矿资源流失案的涉及金额则达到800亿,前几天虽然有《南方都市报》以长篇报道为涉及沁水案的诸多人事做了“小偷无罪”式的报道,但《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也承认沁水县“三矿一站”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的严重程序错误,报纸将其称为国有企业改制中的“原罪”。

原罪就不是罪吗?而这宗可能涉及800亿国有资产流失的原罪责任究竟该由谁来承担也同时被媒体和公众提出。

最有意思的是,发生在南京江宁的“巨贪裸官”杨友林“零资产收购”百亿国有资产案件,与发生在山西沁水的吕中楼等人侵吞800亿国有资源案虽然事发地相距千里,但发生时间都在2000年前后的国有企业改制潮中,前者,以2000年5月20日,国有南京江宁市政公司的江浩、戎本军、夏菁、张春花等人成立“改制工作小组”为起始点,后者以1998年吕中楼与沁水县嘉丰镇党委书记马刘勤联手以207万元和年承包价60万元的代价,从镇政府手时买下年利润2000万元现被估总价值65亿的南凹寺煤矿的所有权为起始点。

而杨友林案和吕中楼案虽然一个涉及市政建筑工程一个涉及国有矿产资源,但运作手法亦非常相似,即都是借国有企业改制的名义,利用行政手段和财务手段,无限做低原国有企业的资产,甚至将其做成负资产,然后以极低价格甚至是零价格向特殊买方出售,完成其最后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全过程。

两案还有一个共同之处,无论是杨友林集团还是吕中楼集团,在低价收购国有企业资产之后,收购方亦并没有同时付清所谓的收购款或者承包款,而是先拿到原国有企业的全部资产,再投入生产,再靠把持企业生产获得生产利润,偿清所谓的收购款或者承包款,杨友林案中,由江浩、夏菁等人筹建的两个用于收购原国有市政公司和原国建筑公司的全部2100万注册资本刚干脆全是他们以私人名义从两家被收购的国有企业中借来(蒲树林博客中提供了这方面的证据)。

这样,南京的两家国有大型市政和建筑公司以及山西沁水的“三矿一站”的巨额国有资产就轻而易举地在政治权力的护佑下流失到私人手中。

我亦注意到,事关这两宗案件,虽然网上已飞语流长沸发盈天,但都既见不到当事方出来辟谣,也见不到当地任何的法律部门出来澄清,但据说,今年3月杨友林案第一次被媒体公布之后三五天时间,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巨手让几家主要门户网站上的相关报道被删除,这次我亦发现,“蒲树林”于8月初在新浪开设的博客也已被网站封杀――看来这只无形的巨手的威力仍不可小觑。

非常想知道这只无形巨手从哪里伸出来,长在谁的胳膊上?

在“蒲树林”的博客里陈列的那些证据最后能到底能坚持公开多久现在就成了一个有意思的疑问。

以此两案为鉴,试问,发生在2000年前后那场轰轰烈烈的国有企业改制到底还有多少国有资产流失呢?

那些可以登上什么《福布斯排行榜》或者《胡润百富榜》的中国民营企业富豪们,这些年来一批批起来又一批批倒下,杨友林和吕中楼显然是被这些公开的排行榜无法收录的隐性富豪,这样的富豪现在中国到底还有多少?

赖昌星及远华走私案的案发已有10年,赖昌星的发迹,其实的大背景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们的艰难创业史,只是大家走的都是正路,而赖昌星走的是邪路。

而现在精读媒体们为我们提供的杨友林和吕中楼的发迹史,其手法之高超财富积累之神速,其创富性质的名正实邪,恐怕连当年的赖昌星也望尘莫及自惭形秽。

----------------

附8月12日《经济参考报》:

南京一国企被管理层集体私吞,零成本完成私有化

张纪中领衔联署呼吁书向南京巨贪裸官发难 - 司马平邦 - 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经这座未挂公司铭牌的大楼,就是江宇集团总部

一个化公为私鲸吞国资的典型样本

临街的院门两侧没有公司铭牌,颇具气势的楼宇上也找不到任何公司标识。如果没有知情人指点,外人根本无从知晓这座低调而神秘的现代楼宇,就是资产总额、年营业收入均已高达数十亿元的南京江宇集团的公司总部。江宇集团似乎已凭借刻意的低调,淡出了公众视野。

然而,一份指证该民营企业江浩等全部11名自然人股东涉嫌侵占巨额国有资产、挪用2100万元国企资金、巨额虚假注册等多宗经济犯罪的举报材料,骤然把江宇集团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江宇集团究竟包藏着怎样的秘密?被指涉罪情节是否存在?《经济参考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数十页原始证据,重现国有资产“归零”路线图

“一家总资产近两亿元、净资产至少超过2000万元的国有企业,一夜之间,就被该国企管理层以零元的价格占为己有———这就是江宇集团发家的原始起点。”举报人杨海在其举报材料中反映。

现年31岁的杨海,自江宇集团成立之日即担任集团公司财务部副部长,是公司核心成员之一。作为改制前“老国企”———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公司(简称“国有市政公司”)的财务人员,杨海经历了从原来的“国有市政公司”到私营市政公司、再到江宇集团的全过程。

为查证杨海的举报线索,记者调阅了南京市工商局存档的国有市政公司资料。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3年,多年承接当地市政建设工程。时至1999年,该公司已先后承建江宁开发区80%以上的道路建设,发展成为具有完备施工资质、资产总额达1.3亿元、年营业额达5600万元、净资产达2504.3万元的颇具规模与实力的国有企业。

公司的改制文件则反映,2000年5月20日,国有市政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江浩,与管理层戎本军、夏菁等人成立“改制工作小组”,委托南京永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评估。经评估,国有市政公司“资产总额为1.98亿元,净资产为2110万元。”

此等规模的国有企业,要变更为100%的纯私营企业,这在民间资本尚不发达的当时,颇具难度。然而操盘者们很快找到了办法:将一笔巨额应收账款申报为坏账“核销”,从而为国有市政公司“核销不良资产2133万元”,“最终确认该企业的净资产为-344万元。”国有市政公司的“零资产出售”式改制,就此上演。

“国有市政公司为什么在改制时,核销了2000多万元的不良资产呢?”记者在采访时问江浩。

江浩答:“当时,江宁开发区的领导杨友林,刚好调离开发区、担任江宁建设局长,就提出要把国有市政公司、建安公司带走(即:把两家国企从开发区的下属企业变更为建设局的下属企业)。开发区不同意。后经反复协商,开发区就提出条件,开发区本应向国有市政公司支付的2000多万元工程款要一笔勾销、免于支付。我们答应了,这样一来,国有市政公司的2000多万元净资产就变成了负资产。”

另据江宁国有资产管理局的文件反映,国有市政公司在“零资产出售”时,并未对其名下的土地使用权进行评估计价,直接导致巨额土地权益被收购方私营企业非法占有。

借国企的钱“买”国企

国有市政公司已成功“归零”,接下来,由谁来“收购”这一笔已经“归零”的资产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十余页南京市工商局存档资料、江宁农村信用社“现金解款单”等原始证据,清晰地勾勒出国有市政公司从国企变身为私企、新老公司生死更迭的诡异一刻:

2001年3月2日,江浩、夏菁等5名原国有市政公司高管人员,总计从国有市政公司办理私人“借款”100万元,作为他们的“个人投资款”,汇入于当日设立的私营企业———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民营市政公司”)账户,注册成立纯私营的市政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江浩任法人代表、总经理。

同日,国有市政公司,被江浩等人“申请注销”;国有市政公司全部资产、资质,被新设立的私营市政公司以“零元”的价格占为己有。

一份验资报告还显示,在私营市政公司成立仅20天后(即3月22日),江浩、夏菁等5人又从同样由江浩担任法人代表、总经理的另一家国有企业———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简称“国有建安公司”)办理私人“借款”2000万元,作为江浩等5人的个人投资款,汇入私营市政公司账户,为该企业增加注册资本2000万元。

至此,由江浩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的私营市政公司成立短短20天,即获得由江浩等5人现金汇入的注册资本金2100万元,而且2100万资本金全部来源于江浩本人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的两家国有企业的外借资金。

“他们从自己掌控的国有企业借款2100万元,作为他们个人的对外投资款,这是确凿无疑的挪用资金犯罪。”北京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建军分析认为。

相关改制文件还表明,2001年6月11日,江浩等人又对原国有建安公司实行了“零资产出售”式的改制,改制后的私营建安公司仍由江浩担任法人代表、总经理。

江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江宇集团近年来一直在做内部调整,不过调整的难度很大。

记者问:“你们当初成立新公司的个人投资款,是从老国有企业借的吗?”

“是的。不过———已经还了。”江浩答道。

“新公司一成立,老国企就注销了,你们把钱还给谁呢?”

江浩停顿片刻,答非所问地说:“所以说,调整的难度很大啊。”

1亿多元注册资本的真与假

在国有市政公司、建安公司被“零资产出售”给江浩等5名原国企高管设立的私营公司以后,一个产业疾速膨胀的奇迹诞生了。

据不完全统计,以2001年3月2日为时间起点,以私营市政公司、建安公司为“创业”平台,江浩、戎本军、夏菁、夏友宝、张玉宝、张景春、张春花、刘勇、丁伯生、张道贵、吴立华等11人,先后投资成立十余家私营公司,进而于2003年组建江宇集团,由江浩担任董事长、总经理。上述江宇集团全部11名自然人股东在短短两年时间内,累计对外投资金额高达1.6亿元,而且全部是现金投资。

记者调查取证发现,江宇集团旗下多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2001年3月至2003年6月,江浩的个人对外现金投资累计超过5640万元;张景春对外现金投资超过3020万元;夏菁、夏友宝、张玉宝等3人对外现金投资均超过1590万元;戎本军的对外现金投资超过950万元;张春花、刘勇、丁伯生、张道贵等4人的对外现金投资均超过640万元;吴立华为300万元。

南京市工商局的资料同时表明,2001年、2002年两年间,私营市政公司、私营建安公司等2家公司的累计税后利润仅为100余万元,远不足以为江浩等11人提供上述对外投资所需的巨额现金。

“江浩等人在2001年以前均为国企高管人员,在下海经商后的两年内,对外投资累计超过1.6亿元,且无合法收入来源,其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存在着掏空原国有企业资产、中饱私囊的重大嫌疑。”江苏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律师分析认为。

然而江宇集团的一份内部资料则反映了另一种可能性。这份题为《江宇集团股东出资方案》的内部文件反映,江宇集团上述11名自然人股东对江宇系公司的出资额,一直未能真实到位,在私营市政公司、建安公司的账册上,江浩等11人的欠款总计达1.3亿元,江宇系公司“11名自然人股东的出资,至今仍以借款的方式反映在私营市政公司、建安公司的账面上。”

相关法律专家分析认为:“如果这份江宇集团的内部文件反映情况属实,则江浩等11人已涉嫌虚假注册资本犯罪,而且涉案金额巨大。反之,如果他们真是用自有资金投的钱,那他们在两年时间里、又是从哪里挣得的1.6亿元巨额现金呢?究竟是涉嫌巨额虚假注册资本犯罪?还是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两种犯罪情形,他们必居其一。”

“很多资金都是借的。”江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我们正在调整,不过,调整的难度的确非常大。”

神秘民企的幕后推手

虽然江宇集团的发家史存在诸多疑点,然而在杨海的举报对象中,排在首位并不是江浩,而是江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提及的江宁开发区官员杨友林。

杨友林,现任江宁开发区常务副主任。17年前,正是他一手创办了国有市政公司,并担任公司首任法人代表、总经理。资料显示,江浩于国有市政公司成立的那一年的8月,从江苏农学院园艺专业毕业,进入该公司工作,并很快担任公司办公室主任一职。

据杨海指证,杨友林虽不在江宇集团任职,表面上也不持有股份,“但杨友林才是江宇集团的真正操盘者,江宇集团的股东江浩、夏菁、张玉宝、刘勇等人,要么是杨的秘书、密友,要么是杨的驾驶员、老部下,江宇集团中层以上干部的人事任免权,均由杨友林直接掌控。”

“而且,正是杨友林本人,一手策划组建了江宇系公司作为其牟利平台,并利用手中权力,为江宇系公司大量输送利益。”杨海在举报材料说。

杨友林在江宇集团的发家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江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的两个情况尤为引人关注:

其一,杨友林调任江宁建设局长后,提出要将国有市政公司变更为建设局的下属企业,为此不惜核销了该公司2000多万元的应收账款。

其二,记者在采访时曾问江浩:“你们投资创办私营公司,有风险吗?”

“没风险。当时建设局在主抓老城区改造工程,工程多得做不完。我们这种公司,只要给工程做,就不怕。”江浩答道。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江宇集团急剧膨胀的速度的确令人吃惊。2002年纯利润仅100余万元的江宇系公司,至2007年已发展成为年营业收入至少超过3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道路、桥梁、建筑、建材、运输、房地产、汽车销售、汽车维修、园林景观、餐饮娱乐、烟酒销售等几乎一切与市政建设、城市发展有关的生产、服务领域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你用任何一种商业理论都很难解释这种奇迹般的发展。它的人才队伍在哪里?它的竞争优势是什么?为什么它能在江宁如此众多的行业无往不胜?江宇集团包藏了太多秘密。”当地一位商界人士意味深长地说。

为核实相关情况,记者曾致电杨友林。杨友林回答:“我作为当事人不好回答。你们去问区里。”

江宁区纪委则答复说,纪委部门目前并未对杨友林进行立案调查。

然而根据本报记者掌握的确切情况,江苏省纪委、南京市纪委早在今年年初,即已展开对该案的外围调查。

中国行为法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律师会计师联盟首席律师陈惊天认为,江宇集团股东被指涉罪事件,已经把一个基层改制企业的众多疑点曝光在公众面前,相信无论是出于对企业负责、对在任官员负责的考虑,还是出于对实名举报人负责、对公众知情权负责的考虑,当地纪检、检察、公安机关最终都将查明真相,秉公处置。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