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当王立军的“双起”遭遇南方系的“群殴”  

2010-11-20 23:45:28|  分类: 黑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王立军的“双起”遭遇南方系的“群殴”

司马平邦

10月16日,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市公安局民警维权工作会上发言,针对当地民警正当行使执法权却不断遭遇暴力袭警以及极个别媒体因失真报道侵害民警权益的案例,提到了“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王立军的讲话全文我没找到,以上是关于“双起”的出处,王立军说:

今后,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起诉当事报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就叫“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我们不是不懂政治,因为政治上我们没有驾驭权。但他如果把政治变成法制,这是我们的强项。如果他要把法制过程当中的问题变成案子,咱们搞了这些年案子,他行吗?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

“双起”一出,媒体界一片哗然,当然,不用多想也知道尤其是以南方系首当其冲,几乎一面倒地讨伐,更多的言论是“心生寒意”、“恐怖”、“齿寒”,等等。

在我看来,王立军的讲话,倒正好反映了前阶段把脑袋呆在裤腰带上打黑除恶的重庆警方在现在的全国媒体氛围里的孤独感,我们在这里打黑除恶,你们在那儿唱着不阴不阳的反调――我相信王立军讲话里提到的“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绝不只是他拍脑门信口一说,而是真有所指,不信,就慢慢看吧。

“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之事,相对整个重庆警方,当然是个特例,其实即使是重庆警方,相对全国,也是一个特例,王立军在一个针对特例事件而召开的“重庆市公安局民警维权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却引来那么多中国媒体极为普遍的指责和不满,这其中,我没看到有媒体站出来问重庆一句:

立军,到底是哪些媒体(报纸)对哪个警察和哪个公安机关进行了“歪曲事实真相攻击”呢?

是忽视了?还是忘记了?或者是不敢?

在这里,在2010年11月19日,那么多的媒体,尤其是报纸的评论里,我们是只见吐沬,不见真理,没有一家(哪怕是一家也好)新闻媒体愿意在“歪曲事实真相”方面对重庆警方的“愤怒言论”做进一步的核实和访问,而只是一窝蜂压倒性地展开对这位个性的重庆大警察、东北虎王立军进行话语围剿――这倒更为王立军证明了现在确实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尤其是平面媒体对重庆打黑持有的怀疑、歪曲、谩骂、打压等不公正的态度。

王立军要“双起”那些“歪曲事实”的报社和记者,在我看来,这正是其拿起法律和依靠法律的表征,难道警察受到诬蔑就不可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利益吗?如果不能这样,我倒要请教那些发表夸夸其谈的言论打压重庆方的媒体们给王立军和他的部下们挑一种更合适的选择?你是让他们把话憋在肚里一句不说呢?还是要像黑社会一样半夜去你家砍人报复呢?

我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关于这一点,至少我在昨天的那么多媒体报道(又以南方系为主)里只见不能也不准“双起”的喊声,却找不到半点儿怎么办的主意。

可见,在中国,这个社会里,尤其在知识分子层,尤其在那些更多的由自由知识层把持和主导的媒体上(陈永苗先生在博客中国反互联网垄断论坛上的发言中提的),确实得了一种极为古怪的“过敏症”,他们或它们天天说要理性要建设性,要讲法制,但一旦遇到某些他们天然反感的东西就极为过敏,过敏到可以一脚把所谓的理性和建设性踢开,而全是自己的感性和破坏性。

王立军或无意之言,正中了这中国媒体的死穴,这并不是王立军有多高明,而是中国媒体在这方面确实病灶严重。

媒体,尤其是那些平面媒体对王立军言论的围剿方式就是先将王立军讲话的“特例性”利用言论工具放大为“普遍性”,放大了多少倍你根本用天文望远镜都抓不住,然后掀动对王立军的围攻,恶狗一样。

而现在那么多媒体对王立军和重庆警方的恶意围攻,则又从根本上证明了它们对“重庆打黑”――这宗已经深得3000万重庆老百姓赞扬的政治、社会事件的深刻质疑和不满,这种质疑和不满里正包藏着中国媒体已经悄然“变质”的本质内容,对“双起”的抨击,只是那些媒体(也是南方系主导)们终于找到了重庆警方这块肥肉的下嘴之处,以前它们找不到下嘴之处,现在终于出现了一点点的破绽,于是群起而攻,如乌鸦般云集。

更有甚至,我看到许多媒体把“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直接与跨省抓记者,和谢朝平写《大迁徙》被抓,这样的事件划了等号,而我于这样乌涣乌涣的叫嚣中却根本看不出它们之间有什么一致?

谁来替我解释一下?

难道,警察就不能起诉记者、公安机关就不能起诉报社吗?

所以,在我看来,那么多媒体刻意把“双起”混淆为跨省抓记者,和谢朝平写《大迁徙》被抓,倒正中了王立军的下怀,因为确实有媒体、有报社在“歪曲事实”地对重庆警方恶意攻击,这事并不只发生在王立军10月16日这次讲话之前,而也发生在他讲话之后,几乎已成了许多媒体的集体无意识。

比如,有位叫“丛晓波”的媒体评论者针对此事发表的看法里说了这样一段话,颇具有代表性:

应当承认,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媒体间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和利益,新闻报道逐渐出现快餐趋势。一些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断章取义甚至胡编乱造的现象是有的,但毕竟是极少数。尤其是近年来,新闻出版部门加大行业整顿力度,媒体准入门槛越来越高,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现行媒体的正规性和专业性。事实也充分证明,近年来很多社会公共事件的真相大白,都得益于媒体的寻根问底、孜孜以求。媒体监督,已经成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能否虚心、热诚接受媒体监督,亦是考验国家机关执政素养的一大标准。

丛晓波自然是站在反对“双起”媒体和记者一方的,但他的前提也只是“事实也充分证明,近年来很多社会公共事件的真相大白,都得益于媒体的寻根问底、孜孜以求”,而我想问一问,既然丛先生也只是拿出“很多”这样一个模糊的理由,你又何以推翻全部呢?既然你能够承认“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媒体间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和利益,新闻报道逐渐出现快餐趋势。一些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断章取义甚至胡编乱造的现象是有的”,又为什么不能针对这方面媒体的作为给重庆警方一个比“双起”更好的建议呢?

其实,在11月19日,在那么多媒体对王立军和重庆警方群起而攻的笔杀里,这些媒体的依据也不过都是“极少数”、“很多”等这样的模糊性判断,它们说是坏媒体坏记者是“极少数”就是极少数,他们说好媒体和好记者“很多”就是很多,而已。

这不也正是王立军在那段讲话里说到的“我们不是不懂政治,因为政治上我们没有驾驭权”吗?王的讲话中还有一句特别有意思,即“政治变成法制,这是我们的强项”――南方网的一篇评论将此解释为“(这)简直力透纸背!对待不听话的舆论,就是要扬长避短,把它变成案子,不掌握公权力的一方,也就只能成为观众了。这样的言谈透着自信,而回到现实操作层面来看,事态也一直在这样发生着,只是这次被王局长进行了精辟的归纳罢了”(http://news.sina.com.cn/pl/2010-11-18/124021493012.shtml),将“歪曲事实”的媒体直接误导为“不听话的舆论”,却又回避与王立军直接在法制层面上交锋,这或者也是连南方系媒体心里自认自己在法制层面上并没有长处,不懂法。

而在我看来,不懂法,仍然可以站出来对“双起”汪汪,只能证明这样的媒体的判断根本不会建立在法制基础上的,而这时的政治,其实也完全可以解释为阴谋。

所以,王立军的讲话,或者还会引出另一重讨论,即不建立在法制基础之上的被媒体自己标榜的“监督”算不算监督?事情并简单到如上述评论所说“媒体的深度介入与舆论监督,对于警界的清理门户与自身建设也是意义非凡”,如果所谓的“深度介入”只是深入而不是依托法制,这样的“舆论监督”于警界到底会有怎样的“非凡”意义呢?

再说,以我之见,媒体们自己为自己的一切“监督”行为涂脂抹粉的做法,也该休矣,而你的所谓“监督”到底是你自己以为的“意义非凡”,还是如王立军例举的“歪曲事实”,我觉得这评价权还是要交给公安机关或者普罗大众们,才公平吧。

公安机关,以及警察的个体,固然是执法机构和执法者,但同时中国的法律亦保证了他们拥有拿起法律武器保卫自身利益的权利――美国的法律也这样,但从昨天媒体对王立军的群起而攻中,我却不难得出结论,在媒体们看来,不管怎样,你们这些打黑除恶的警察已经失去了这样的权利。

关于这个结论的来源,我倒觉得,警方,而不只是重庆警方,更是全中国的警方,以及媒体方,不只是那些曾经“歪曲事实”报道了重庆公安的个别媒体,也不只是那些参与了围剿王立军的媒体,而是全中国的媒体们,都该退一步,静下心,扪心自问一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