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冯小刚打通了任督二脉  

2010-12-22 00:58:50|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小刚打通了任督二脉

司马平邦

冯小刚打通了任督二脉 - 司马平邦 - 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很小很小的时候,不懂爱情,也就愈发向往爱情,最好的证明我记得该是看张鑫炎导演、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觉远和尚与一众少林武僧匡扶正义保卫了唐王李世民,也保卫了少林古刹,却保不住自己的爱情,电影至最后有段方丈为觉远(李连杰饰)的剃度戏,可恨的方丈一边在觉远的头上用着剃刀,一边念叨着“尽形寿,不淫欲,汝今能持否?”,可怜的觉远一边强打着精神念叨着“能持!”一边偷眼瞄向柱后藏身的美丽少女白无瑕(丁岚饰),白无瑕的眼中,还有我的眼中,都流下滚滚的泪水。

其实,当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保卫过少林的觉远不可以大功告成之后带着白无瑕远走向飞,去当天地间的一对神仙眷侣,现在或者约略懂了,那就叫悲剧美,是佛的信仰与人的爱恋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终局,说白了那就是电影为了勾你眼泪的。

禅意,当时是以爱意的相反角色现身,如果这人世间的禅意不是足够覆压,可能小小的我都会站出来跳脚大骂,凭什么,你要让一对如此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2010年以来,已经有两部电影在讲禅意,《唐山大地震》最后以《心经》了结,为那24万罹难的冤魂超度,《让子弹飞》以弘一法师的《送别》起,亦以这首《送别》终,这些充满禅意的福音就有那么一种世俗的语言无法送达的能力,为一个无比激情的故事找到令人神往的归宿,东方式的哲学层次上的归宿。

其实,若说到归宿之美,无论是高群书的《西风烈》,还是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或者陈凯歌的《赵氏孤儿》,其实亦都是为一个激情的故事和投在故事里激情的观众们找归宿一个,只是相比前两者它们显然――都走得太疾,走岔了路。

2009年还有一部结局让我真正流泪的电影,《风声》,泪水为周迅饰演的共产党女特工顾晓梦最后那封牺牲自己报偿家国的迟到之信,有一句“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但我还是发现,在这个年代,这样的话,对我这样的人是感动至深,而对另一部分人却可无动于衷,甚至还会引来冷嘲热讽。

对此,除了摇头,你又能怎么样呢?

《非诚勿扰Ⅱ》的故事里,一个半辈子浑不吝中度过着的老青年秦奋(葛优饰)对一个小心翼翼经营情感的美丽“剩女”梁笑笑天上地下的追求,看似即使在当代的中国社会,也并不具备感动大众的普遍意义,他们在爱情里――不追求物欲、也不追求肉欲(这倒像是江苏电视台那档同名节目的相反面),甚至不舍得接吻和牵手,以至于说到这“追求”二字,以最最当下的所谓情感模式度量之,你都不知道这两样两个大男剩女到底在为什么要相爱。

所以,一直当电影情节行进到最后,当那首“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假托为仓央加措活佛之作)的歌声响起时,你才会恍惚觉得,冯小刚、王朔其实是在用秦奋、梁笑笑的恋爱给观众设一个谜,而你所置身的这人世间的一切,也不过是一个谜,谜底却是“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忆

最好不相爱,便可不相弃

最好不相对,便可不相会

最好不相误,便可不相负

最好不相许,便可不相续

最好不相依,便可不相偎

最好不相遇,便可不相聚

……

其实,这又何尝不是30年前我们早在《少林寺》结尾处白无瑕和觉远眼中滚滚而下的泪水中急欲寻找而一直没找到的答案呢?

也许,在世俗的眼光看来,《非Ⅱ》里秦奋和梁笑笑试婚的故事,一个充满了京派喜剧的矫情与纠结过程才是它最值得期待的主干,这当然有冯小刚电影和王朔小说最常规的套路和最精彩的华章在前,《非诚勿扰》冯小刚虽然试探着让秦奋往北海道的一间教堂里倾倒了毕生的罪孽,但基于上帝先生在中国观众里的信仰基础薄弱,如此富有深意的桥段不过只博得大家一笑耳,甚至它更像是冯小刚导演自己的弄险,我相信若无葛优出色的喜剧式表演,也可能成为那部电影的一处败笔;但更显然,冯小刚在用电影探讨“爱情的最高境界”的意图上并没有就此死心。

《非Ⅱ》里,有钱人李香山的女儿撇下父亲钱串子一样的生活投奔“共产主义”,其实这并非电影的杜撰,王朔告诉我,它来自他自己女儿的生活理想――其实,在我的周遭,现在亦不乏这样冷静判断认真思考着的80后或者90后年轻人,这是《非Ⅱ》深刻而淡定的一笔,全片都在表演爱情,只这一笔,却一下子插中了中国人现实生活的最痛处,其实正是找到了秦奋、梁笑笑还有我们,那些浮躁、矫情和胆怯的爱情以及生活故事的病灶。

只是孙红雷(饰香山)和姚晨(饰芒果)的生活故事极其“不幸”地成为电影创作者的刀下祭品――当一个朋友的躯体变成沃土,在你身边盛开出繁荣欢喜的绿萝时,你既可说,他死得如此尊严,又会不断为他如此尊严的死而伤怀。

正所谓,生的荒唐死的高尚也。

香山与芒果,两个如此香喷喷、油腻腻的世俗外露的名字,比他们的名字更为世俗外露的是他们现实、消遣、廉价的生活方式,我相信《非Ⅱ》一上来的那场由秦奋为他们主持“离婚典礼”又会成为眼下这世俗世界最急于追仿的创意(这是冯小刚电影一向的入世切入点),但不急,当你跟着剧情看到秦奋还会为李香山主持一场幽默而残酷的“人生告别会”的时候,就发现现在的冯小刚和王朔对他们曾经炫耀美化的那种生活已经是多么恨之入骨。

李香山的死,死于脚面上的那颗黑素瘤,其实是死于奢侈和放任无度的荒唐现实,用他女儿的话说,他只是现实社会里的一只“钱串子”,电影以先批判后同情的态度呈现了这只“钱串子”从人生顶峰滑落人生谷底的全过程,但不管怎样,我都觉得让秦奋和梁笑笑从身边这位朋友用自己的死亡给出的经验中找到那么一点点爱情和生活的真相,其实是太过残忍,也太过恶毒――但话说回来,这也正是《非Ⅱ》的力量,是冯小刚电影里从来没有过的一种可以直接将人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的内在能量。

2009年张黎在他那部著名的史诗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里为男主角杨立青(孙红雷饰)的精神引导者瞿恩(孙淳饰)制造了一句极为深刻极致的革命格言:“世界上的理想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而得到了实现,纵然是牺牲了我的生命。”

有意思的是,这次却是孙红雷在《非Ⅱ》里亲自为他的好朋友葛优来讲这个极致的理想,只是这个理想不是为了革命,而是为了爱情:

世界上的爱情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爱情;一种是爱情通过我而得到了实现,纵然是牺牲了我的生命。

《让子弹飞》里的葛优,是志异传说里的土匪。

《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孙淳,是伟大史诗里的革命家。

《非诚勿扰Ⅱ》里的孙红雷,是世俗生活中的最俗的俗人。

这是不是可以证明,冯小刚在这部电影里真正打通了任督二脉呢?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