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盗梦空间》的BUG研究  

2010-09-04 10:54:40|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盗梦空间》的BUG研究

司马平邦

《盗梦空间》的BUG研究 - 司马平邦 - 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把《盗梦空间》(Inception)与10年前的《黑客帝国》放在一起:前者是进入人的梦境的最终端,后者是进入电脑程序的最终端,《盗梦空间》里亦有向《黑客帝国》致敬之处,即柯布(Cobb,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在接下日本商人齐藤(渡边谦饰)的任务后,面试外表自卑、内心狂野的巴黎建筑大学女生亚莉雅德(Ariadne,艾莲·佩奇饰),亚莉雅德在巴黎某大街的一条甬路上给了柯布设置了一个对向镜子的空间――镜子里的柯布和亚莉雅德被反射出无数个向无限深处延伸的影像,这正是《黑客帝国》(The Matrix)里尼奥和特蕾妮进入矩阵(Matrix)之后呈现的视效的翻版,只是《黑客帝国》比《盗梦空间》的表现更具仪式感。

“黑客帝国”和“盗梦空间”,这两个中文译名其实都不能很好地表达两部电影的真正意图,Inception的原意是开窍和奠基(植入),The Matrix的原意是矩阵,两部电影的共同伟大之处是为观众用视听和故事创造了看似独立于人类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并进一步用人类的行动探讨了那两个世界里的规则与潜规则。

《Inception》和《The Matrix》从根本上展现了西方人思维方式的个性与特性,虽然现实里他们与我们东方人一样是肉眼凡胎,但在潜意识里,在智慧的最深处,他们认定人类的精神世界也是完全可以用0和1编码出来的数字程序解析,在《Inception》里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人的意识深处一样被一层一层的精密逻辑锁定着――看《Inception》时我就想,再过10年,好莱坞的下一部类似科幻作品应该是《Inception》+《The Matrix》的东西,即多重梦境加上更繁复的数字矩阵,或者柯布和尼奥要在纵向的精神、灵魂层面以及横向的数码程序层面里交叉斗法。

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世界,这是好莱坞科幻大片的最大而最公约的规律,看了《Inception》和《The Matrix》,我想东方导演最应得到的启示应是,你得先创造一个秩序上起码过得去的新世界,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数码程序里,或者外太空,然后再植入你的梦想和情感。

说到梦想和情感,在我看来,却正是《盗梦空间》又不算太成功的地方,它虽然有比《黑客帝国》更复杂的逻辑结构,却没有《黑客帝国》一样宏大崇高的情怀,当然你不能说没有宏大情怀就是《盗梦空间》的BUG,但最起码,当观众穿过梦境世界的重重迷雾,跟着主人公不断进行着疲劳而刺激的沉迷和苏醒之后,忽然发现原来所做的事也只有针鼻儿大小,或者还可能是一件缺德事,这应是导演诺兰与沃卓斯基兄弟在审美意趣上的根本区别吧,前者举重若轻玩世不恭,后者举轻若重崇高夸张。

许多观众看了《盗梦空间》,把“看不懂、解不开、自己笨”作为电影令其无比愉悦之后的结论,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看不懂、解不开、自己笨”正是电影的另一个BUG,即它本来就是在生生地创造了一个新世界,借助人类肉体滋生出的一种虚幻,虚幻本身就是非理性的,但电影还是要把它包装得貌似理性,所以,想跟着进入这种假定的理性虚幻世界的人们就陷入了这样一个“看不懂、解不开、自己笨”圈套里,看这样的电影,也许点到即止的感受才是最好的,一半的理性加上一半的感性,才是它最佳的观影体验。

电影里,莱昂纳多饰演的柯布,本来是位技巧高超的盗梦者,他做的买卖是为雇主窃取全世界最最顶尖秘密的商业秘密,其实,现实世界里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职业根本就不会存在,因为如果他有进入他人思维最深处窃取对手秘密信息的能力,又何必受雇于人,这足以让他有充分的商业才能以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也足以让他有其它方面的才能,以建立起自己的其它方面,诸如政治、文化的丰功伟绩,比如,柯布可不可以在2009年初结交并催眠冯小刚,然后从他的脑海里偷出创意,自己也拍出一部《唐山大地震》呢?

甚至用这样的本事催眠垄断全世界。

更别说,他九死一生满世界乱窜的目的只是为了能从海关处获准回到美国和儿女重聚,若是我,才不会为了一个小日本卖命,我只需在入境海关机关泡上一个负责盖钢印的小妞,一夜情(催眠)之后,就万事大吉了。

所以,柯布比希特勒的本事小得多,他让人催眠需要一个用于静脉注射的方盒子,而希特勒让全德国催眠只用一张大嘴巴,不过,假如让希特勒拥有了柯布那个方盒子又会怎么样呢?

但阿道夫·希特勒又是被谁植入(Inception)了呢?

《盗梦空间》的主体故事是齐藤雇佣柯布催眠自己在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莫瑞斯·费舍尔(Maurice Fischer,彼得·普斯特李威饰)之子罗伯特·费舍尔(Robert Fischer,斯里安·墨菲饰),使其在老爹死后不去继承和发扬其家族的创业精神(做自己,不做父亲),主动挥刀自宫,这或者是拉里·埃里森(甲骨文)天天对比尔·盖茨(微软)做的梦,或者钱伯斯(思科)天天对任正非(华为)做的梦,我看,这倒是真有其事的。

不过,被催眠者罗伯特·费舍尔的道德和智慧水平又被电影彻底忽视,即虽然在最深层的梦境里,费舍尔被植入了放弃重振家族帝国的愿望,但显然,在前置交待的现实生活里,费舍尔似乎既不是个纯粹的孝子也不是个纯粹的笨蛋,他或者在被植入这样的逆向判断之后,会做出合乎日本鬼子齐藤的错误判断,对家族生意进行自我了断,但谁又能保证他周边的人不劝阻他?不接过他的枪接着对齐藤围剿?谁又能保证费舍尔真的乖乖听老爹的话,没有一点儿自己的欲望?

所以,真正合理的情节当是柯布应给费舍尔植入将产业家族全部转赠给齐藤的主意――但这也显然是不可能的,太非道德了,如果不信,你还可以问一问沃尔玛和家乐福的董事会能不能接受它们的某位法定大股东继承人做出这样的决定?

前几天一新闻,希尔顿酒店集团的女继承人帕丽斯·希尔顿涉嫌藏毒被警方逮捕,她藏毒的方式颇有创意,即先将毒品植入避孕套内,再将套套植入自己的私处,她是不是被希尔顿酒店的对手雇佣的盗梦者植入了某种试图毁灭家族生意的判断于潜意识里呢?

建议帕丽斯的家长也查一查,未可知。

在《盗梦空间》里,柯布将本是商业竞争对手的欧洲人费舍尔和日本人齐藤一起带进第一层以下的梦境之后,这部电影的另一个硬伤BUG就出现了,因为在现在这样一个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两个互为竞争对手的企业巨头只是单向认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齐藤认识费舍尔,而费舍尔根本不认识齐藤,齐藤有充分的智慧可以利用梦境入侵,而费舍尔这位比他更为有钱也比他更为新潮的家族企业继承人居然对此毫不知情。

还有,柯布既然能够帮助齐藤向费舍尔的思维深处植入一个足以导致其家族帝国土崩瓦解的逆向判断,为什么不利用更早的机会直接向齐藤的脑袋里植入一个令其帮助他返回美国的命令就完事了,除非柯布骨子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活着和工作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做更多的坏事。不过以莱昂纳多的道貌岸然和柯布的款款深情,又肯定不是,这处情节设置之所以是BUG,皆因为本片比《黑客帝国》缺少更宏的情怀,只能用西瓜大的大智慧来处理芝麻小的小事,太没必要整出如这部电影里展现的那么复杂的弯弯绕,柯布直接下手岂不更便捷,而且柯布催眠齐藤得到了一个回美国的机会与催眠费舍尔使其断送家族企业帝国的前途,哪个是恶中之大恶呢?

虽然,在盗梦者(主梦人)柯布和梦境设计者亚莉雅德(Ariadne,艾莲·佩奇饰)的世界里,由图腾(如陀螺、骰子)确认真实与虚幻、由撞击和死亡决定从底层梦境向上一层的穿越,还有每一递深的梦境时间长度都会呈N倍的延长(相对论原理),但我们看到,即使在第三层梦境或者潜意识边缘地带,通行的梦境规律与现实层面或其它层面的规律都是一样的,其实,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早就告诉我们,事物改变速度到一定极限之后也可以改变时间,而当代物理学已经深入到依靠速度极限穿越到历史中的过去的实验,但这也只是现实层面(第一层)通行的规律,真的用一个极速穿越到另一层时空之后,这条规律是不是还适用,谁也不知道,因为还没有人类完成过真正的穿越后再穿越回来,跟我们讲述那边的林林总总。

显然,柯布在电影里所掌握的梦境规律如果无分梦境的层深而普遍如一,又是不合乎相对论的基本规律――不过,即使是爱因斯坦今天还活着,凭他的文学才能也当不了一个好莱坞编剧,只能由着导演瞎搞,我们跟着瞎看。

好莱坞电影,不可能没有情感,《盗梦空间》最终贩卖的也还是情感,不过,大多数的评论只注意到柯布和老婆梅儿(Mal,玛丽昂·歌迪亚饰)的情感,而忽视了那个“法国凤姐”亚莉雅德对柯布的单相思,在柯布和亚莉雅德共享梦境之后,亚莉雅德目击了梅尔被柯布关在他们当年度过结婚纪念日的宾馆里,而亚莉雅德显然是个闯入者,并被梅尔当成敌人――这到底是柯布的潜意识使然还是亚莉雅德的潜意识使然,电影交待得很模糊,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当电影最后柯布最后回到美国时,前妻梅尔已经消失了,电影也没有告诉我们柯布到底是在真实世界还是在梦境里(陀螺微微欲倾),所以,亚莉雅德到底是柯布在梦里创造的神秘情人,还是生活中确有的女助手,这也是个悬疑,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在某一层梦境里亚莉雅德枪杀了梅尔,回到美国与孩子团聚却成了光棍的柯布也给了新的合作者,这位“法国凤姐”亚莉雅德,一个可乘之机。

她既能把前妻的影子从柯布的潜意识里彻底驱离,又能担起当那两个孩子的后妈的责任,同时又比梅尔更强,可以为柯布设计梦境现场,这样的法国二奶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

其实,《盗梦空间》的主梦人可能也是亚莉雅德,这或者让一半的疑问得以获解――我从一见到这个貌不惊人的法国女孩的那一刻就认定这个女人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评论这张
 
阅读(383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