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从武装盗墓到武装打假的走火入魔  

2010-09-06 10:32:12|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装盗墓武装打假的走火入魔

司马平邦

武装盗墓,就不用多说了,当然盗墓这一行业一开始肯定不是武装保卫的,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盗墓贼的行列,有了危险,有了竞争,但盗者又不忍心放弃其利益,于是武装起来。

凡是有武装相随,一定有更大的利益驱动。

曹操,算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盗墓贼,但当时他在自己一方是汉丞相,在敌人一方是汉贼,这两个“职务”哪个都比“盗墓贼”大,所以,没人把曹操的盗墓贼身份当回事儿,据说在他当年,军队里有专门从事盗墓的军官,叫摸金校尉。

所以,这次曹操墓在河南安阳被发现、发掘,有媒体采访我,我说自己不懂考古也不懂盗墓,但如果真是曹操墓被挖开,也是他的活该,2000来年前,他为死后的自己设下72疑冢,但2000年来,盗墓者们一代代前赴后继,终于找到了曹操大墓,高陵,这对曹操来说是:

报应。

当代的考古行业,已经无法和盗墓不盗墓瓜葛上,衡量考古是不是盗墓,有一个标准就是你把坟里的东西挖出来做什么,是供呈现和研究辉煌的古代文化和文明,还是供获利。

个人挖坟,十有八九是为了获私利。

对曹操墓高陵的真实性发出怀疑的,现在,有两个,一个是倪方六,一个是闫沛东,倪是浙江人,闫是山西人,一个浙江人和一个山西人对一群河南人发现的曹操墓发出质疑。

闫沛东称他手里有足够的“铁证”证明河南安阳当地造假,是一位徐姓当地村民的证明书,证明去年发现的几块石牌都是请人现刻的――但我对闫先生的这个说法亦有怀疑,其实,若是假托之物,则石牌上的字,一定不会写上“魏武王常所用”这样半通不通的字句,为什么不写得更顺溜一点儿呢?

另外,那上面的书法,我看当下的人、当地的人也写不来的。

但这不能证明我支持高陵是真墓。

其实,我更关心另外一条消息,说有人问起闫沛东先生怕不怕遭到方舟子一样挨打的悲剧,闫说不怕,自己有武林高手护手,24小时保护呢,据他说武林高手是“随行”的,不知这两个武林高手是闫的朋友,还是闫自己雇的,还是别人给闫雇的,据称,在国内要用金钱雇到武林高手保护,即保镖护体,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但谁来投入这么多钱雇一个高手保护自己打假,这就容易让人觉得你的打假也是笔生意,不全是如闫自己所说的“担心全社会的诚信危机”,用一笔大费用找几个保镖跟着自己,然后做“挽救全社会诚信危机”的事,别人不容易信,我也不信,你得首先讲清楚,为此,雇保镖的费用是哪里来的,而且保镖们跟着你,是为了义还是为了利?

他们跟着你,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等等。

这一点儿启示来自方舟子。

方舟子先生在北京被打之后,有律师为他出头,并在网上成立了一笔准基金的东西,据说很快募到了几万元钱,律师就为方舟子请了保镖,于是方舟子从媒体渲染的一介穷得不能再穷的学问家,摇身变成了一个身后跟着两个戴墨镜着练功服的学问家。

那两个人就是他的警卫员。

国内,还没有对于私人保镖这项职业具体的说法,当然拿了人家的钱,就是为了保卫人家,这看似理所应当,但设若,有人向方舟子或闫沛东攻击,做保镖的自然要还手,若还手,自然要向攻击方舟子或者闫沛东的人攻击,则这种攻击的时机、分寸,我很怀疑方舟子或者闫沛东,还有那些受雇于之的人能不能把握好,一旦事发,他们会不会把正当防卫整成防卫过当,或者主动进攻,甚至是别的?

武装盗墓,进行了几千年,即使在曹丞相时代,也没有给予其足够的法律依靠,你手里有枪有炮,你也是盗。

而打假,这一行算是“方兴未艾”吧,从王海到方舟子和闫沛东,十几年间已经迅速变成“武装打假”,以前的“裸体打假”,或者还可以解释你有诚信洁癖和学术洁癖,为此以身殉之,但现在,变成有别人或者自己为自己雇几个保镖跟在身后打假,去揭曹操墓的假,去揭唐骏的假,以及揭别的什么大学老师的假,我总觉得这超出了打假的学术范畴。

如果,曹操墓的拥护者也是武装的,唐骏的身边也有私人保镖,或者别的什么大学老师的身边也有私人保镖,则是另说。

学术打假,会不会因武装者们的“入侵”而走火入魔呢?

方舟子雇保镖的钱来自于网上那些支持者的募集,这募集来的钱,在法律上可不可以用来雇佣可能对他人产生伤害的武装分子,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存疑,因为一旦成了你们私人保镖,事情就真变复杂了。

现在,以方舟子和闫沛东的打假行动计,看来已经不是孤立的个人道德洁癖所能支持的,又是保镖又不募捐,把这些事搞成了一个类产业,当然在此之前,制假、造假,已然是一个地下产业,是明确为了暴利而去的,但若果打假也变成一个外表类产业的东西,脱离开它的学术范畴和个人行为范畴,那它的产业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