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忘记历史的人是狗娘养的  

2014-11-26 15:43:15|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记历史的人是狗娘养的

司马平邦


希杰娱乐株式会社,是韩国最大的娱乐机构,2013年投巨重金拍摄了为韩国的“岳飞式”民族英雄李舜臣树碑立传的古装战争电影《鸣梁海战》(韩文原名《鸣梁》),并创下韩国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

11月28日,这部电影将在中国公映了。

鸣梁海战,其实不但是一部足以写进朝鲜(韩国)历史的一场伟大战争,也是一部足以写进中国历史的一场伟大战争--虽然在隋唐时代,中国与占据朝鲜半岛的高丽王朝一直战争不断,但到明以后,即在李成桂家族夺取朝鲜半岛统治权之后,朝鲜半岛全境被划为大明王朝的郡国,朱元璋亲自赐国名“朝鲜”,命令李成桂家族世代为朝鲜王代表大明皇帝治理朝鲜,朝鲜王是明朝的臣子,朝鲜王的臣子当然也是明朝的臣子。

所以,作为朝鲜国臣子的李舜臣,其实也是明朝万历皇帝的臣子,而当时发生在朝鲜半岛陆域及海域的“万历朝鲜战争”,其实也是以丰臣秀吉为首的日本倭国对大明王朝的进攻,而之前几年这样的战争已经发生在中国东海岸,在那里诞生了一位可以与岳飞比肩的民族英雄戚继光。

鸣梁海战发生于1597年,在此9年之前,戚继光已去世,明朝向朝鲜派出另一位伟大的将军陈璘,陈璘率领朝鲜将军李舜臣和明朝将军邓子龙一起在朝鲜半岛力敌野心昭彰的丰臣秀吉,所以,不管今天的电影手段如何精彩,都改变不了当时发生在明朝的东部沿海和朝鲜半岛上的战争,其实是中日战争的本质。

一想到,倭人侵华之心如此长久不泯,真令我吃惊。

我知道,如此评论一部拍得相当精彩的韩国古装战争电影,韩国的出品方一定会不高兴的。

不过,如果你去过韩国,参观过它们重要“爱国主义基地”的李舜臣纪念馆也应知道,那里现在还陈列着许多李舜臣生前得到的明朝皇帝的嘉许和赐予之物,李舜臣作为一位朝鲜民族的民族英雄,当时是要向明朝皇帝宣誓尽忠的,他能成为明朝抗倭大将军陈璘的助手,这已经是明朝天子给他最大的肯定了。

电影《鸣梁海战》中暗表,李舜臣部队的崛起始于鸣梁海战6年前的抗倭战争,之前他只是武科及第的地方官,而在鸣梁海战之后又1年的1598年,他在露梁海战中因没有听从总指挥陈璘的调度,立功心切追敌过深而殉职,同时,中国另一位将军邓子龙也在拯救李舜臣的行动中战死。

其实电影《鸣梁海战》里也表现了李舜臣本人求功急战不服军令的个性--甚至是不服君令,是这样的个性,成就了他在鸣梁海战中的伟大功绩,也造成了他在1年后露梁海战中早早战死的历史遗憾,令人扼腕叹息。

还有一点,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即李舜臣麾下的水军在鸣梁海战中为什么可以只凭1艘龟船和12艘板屋船,就能够战胜日本水军的300多艘安宅船和关船?

因为是电影嘛,所以《鸣梁海战》不但表现了藤堂高虎率领的日本水军船多人众,亦将日本水军的主战武器安宅船和关船进行了特别的强化,但细看过电影你亦会发现另一个事实,即李舜臣水军虽然战舰很少(12艘板屋船),但都是拥有在当时算得上非常强大的火炮,而日本水军虽然人多势众,但真正靠谱的热兵器只有先锋部队来岛通总的将军船上的火枪手,其实,16世纪以火药喷射铁珠的火枪技术远没发展到电影中表现的那样神乎其技,也就是说,从另一方面看鸣梁海战,其实是一场热兵器军队对冷兵器军队的战胜。这正如《指环王》里刚铎城外的那场大战,人类与精灵的联合部队虽然不如魔都的部队人众,但前者多骑兵,后者多步兵,所以最后才有人类与精灵的大胜。

《鸣梁海战》中,李舜臣的部队所以拥有更为强大的热兵器(火炮),背后的技术支持还是明朝政府,我们看到安装在朝鲜板屋战船上的火炮与戚继光将军为自己的抗倭部队装备的虎蹲大炮也非常相似。

由是观之,大明王朝还是很重视这一场发生在朝鲜的与日本倭族的“代理人战争”的。

而这部从电影手段上说也算得上相当精彩的韩国电影,还是很巧妙地回避了这些真正的历史事实,本着为本国和本民族创作“主旋律”作品的需要,高大全地塑造了一个拯救朝鲜民族于狂澜即倒之际的伟大民族英雄。

这,也可以理解,但,更值得深思。

斩,作为冷兵器战争的一种终极形式,被《鸣梁海战》使用到了极致,一如大战前夕,李舜臣手起刀落斩下一位曾经长期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厌战军官的头颅,再如鏖战正酣中,敌酋来岛通总杀红了眼冲上李舜臣的战舰,最后被李舜臣一刀斩下头颅,其身仆地,其首被悬于高桅之尖,煞是慑破敌胆。我以为,《鸣梁海战》这样的史诗式电影突然在这两个段落跳跃性的塑造“斩无赦”的杀人仪式,完全是针对今天韩国国内和国外关于日韩两国之间历史恩仇出现的种种现实逆流的愤怒和震慑。

我又以为,崔岷植先生真是一个好演员!

尤其在这部《鸣梁海战》,他粗糙的造型、强壮的身体和刚毅的个性给了500多年前的那位朝鲜抗倭英雄以充分的精气神,在我这个年龄的中国人,看到崔岷植饰演的李舜臣,就很容易想起当年《甲午风云》里李默然饰演的邓世昌,不但他们在形象和气质上相像,在电影的塑造手法也也非常相似--不好意思,我觉得把《鸣梁海战》对李舜臣的塑造归纳为在中国已经被弃之如敝履的“高大全”方式其实也很合适,即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中心人物”,而“中心人物”必须“高大全”。

相信看过这部电影之后,大部分中国观众也会接受我的这个判断。

但现在需要反思的问题是,为什么在中国已经放弃如此形象塑造的原则三四十年之后,在韩国这样的电影里却可以大行其道,可以拿到创纪录的票房,而且当它被中国引进,我们看起这个外国的英雄故事时,也并不会觉得不适呢?

历史上,鸣梁海战的核心精神,当然是反抗侵略和保卫国家,而眼前这部电影《鸣梁海战》的核心精神,其实已经被韩国的创作者解构出更为复杂的意义:

其一,电影中,在李舜臣率领朝鲜水军最终打败倭国水军,当血肉模糊的战场开始归于平静时,两个最底层的水手(摇橹手)之间有一段对话,大意如下:

一个水手问:未来,我们的后代会不会知道我们今天经历了怎样的牺牲和艰难才打赢了这场战争的?

另一个水手回答:如果他们不知道,那他们就是狗娘养的。

其实,这段对话不但是对当下韩国观众的提示,也是对当下中国观众的提醒,这亦是这部韩国民族英雄史诗在中国公映的最大意义之一,中国人云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韩国人云忘记过去就是狗娘养的,我们这代人里到底有多少是狗娘养的?以及我们自己究竟是不是狗娘养的?

其二,电影的最后,一场61分钟的惨烈海战结束之后,崔岷植饰演的李舜臣看着远遁的敌舰、血染的战场和伤残的士卒,独自叹息道:如此血海深仇,如何是好?

我相信,真正的李舜臣在当年是不会发出如此感伤叹息的,电影中的这句话其实代表了当下韩国人内心深处对由来已久却久不得去的日韩历史矛盾的某种哀愁与忧虑,其实,作为在对日历史关系上有着相同甚至是更甚积怨的中国人,听到这句“如此血海深仇,如何是好”亦更能感同深受。

只是不知道听到了这句叹息的日本观众们到底会怎么想,他们是会想着为被砍下头颅的来岛通总报仇血恨?还是被李舜臣式的韩国英雄慑服,或者会对千百年来其族人对东亚诸民族造成的“血海深仇”的伤害负疚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