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神一样的土匪种  

2014-11-06 23:40:44|  分类: 人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一样的土匪种

司马平邦


 

电视剧《红高粱》里,年轻力壮的杠夫余占鳌(朱亚文饰),被西北军出身的县长朱豪三(于荣光饰)看上一眼,即被断定为 “一个土匪种”,而整个故事似乎也是在证明朱豪三当初的眼光毒辣,他余占鳌也确确实实就是个土匪种。

历史上那些山东的土匪,当年随着闯关东的流民队伍渐渐流落到我的老家东北三江平原上,改了称呼一律叫胡子,20世纪上半叶,也就在中国东北屡屡受到外敌侵占的年代,那里的胡子们上演过一场恐怕算得上中国历史继水泊梁山108将故事之后最为壮烈和英勇的大段英雄传奇。

清末崛起的张作霖奉系军阀,和九一八事变之后才出现的共产党领导东北抗日联军,以及其它许多股抗日队伍里,其间成员不少都是曾经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东北胡子,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与以山东好汉为主的宋代水泊梁山诸英雄确有种姓基因的传承,所以,朱豪三眼里的余占鳌身上匪性,其实说的也正是这些。

而与余占鳌的土匪种相比,朱豪三所出身的西北军,其前身可以上溯到袁世凯的北洋军阀,是清末最为正规和现代化的一支军事力量,剧集里,朱豪三与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是把兄弟,而历史真实里韩正是西北军冯玉祥的十三太保之一。

杠夫出身的余占鳌当然是这些人眼里的土匪种。

但土匪种,却并不是土匪,或说并不只是土匪。

说到底,他沿袭了水泊梁山英雄们的当匪足迹,是被逼上梁山。

电视剧《红高粱》以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为界,被严格地分为前后两大段,前半,是以余占熬为首的土匪种和以朱豪三为首的民国政府之间的斗争,后半是以余占鳌、朱豪三为首的高密抗日英雄与冢本为首的日本侵略军之间的斗争,整整历时10年,这10年间,尤其是令余占鳌从一个被逼上梁山的土匪种变成顶天立地的抗日大英雄,可以说,这10年的前半,是描绘了余占鳌的匪性,后半是描绘了匪性余占鳌的神性。

所以说,那个曾经被西北军将领朱豪三鄙视的土匪种,其实并不是土匪,因为它的内核里还有神的一面。

此次朱亚文参演郑晓龙的电视剧《红高粱》与当年姜文参演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的表演任务已经显著不同,内容更复杂、性格更矛盾,表演风格上也要呈现更为强烈的内在对立。

由于张艺谋执导的那部电影在20多年前先入为主地“干扰”了莫言塑造的这一段来自他老家高密的传奇故事原始文本的“正版”流传,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由朱亚文塑造的余占鳌虽然形象上更接近原著《红高粱》家族的本意,但却与电影里那个性格简单而更富象征意义的长着两只搧风大耳的余占鳌相去甚远,我想,这可能是朱亚文此番饰演此形象遭遇到的最大难题。

尤其在本剧最初的10来集里,在余占鳌还没有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卖力气讨生活里,他既要跟着朱豪三嘴里“土匪种”的指挥棒表演出极尽草根气质和极尽流氓气质,又难以找到这种表演上可以攀附的参照系,虽然当年那部经典电影里的绝大多数关于这位“我爷爷”的情节和细节在这部新剧中都得到了致敬性的重现,包括那场胡天嗨地的颠轿和那场天旋地转的野合,但说实话,这里的余占鳌和当年的我爷爷的表演任务已经完全不同。

朱亚文必须借用在大量情节里的个性化的表演机会,一点一点展现出余占鳌的豪爽、狡黠、聪明和霸道,而这个余占鳌的表演对手也已不再如我爷爷当年只是针对一个九儿,而是需要跟剧中每个主要人物都要发生对手戏的关系,对九儿的迷恋、对兄弟的义气、对朱豪三的不屈、对日本人的仇视,还有与终身情敌俊杰之间的龃龉、与情人恋儿之间的世俗欢情,以及与其它诸高密土匪首领的恩恩怨怨,因此说,这个余占鳌,其实是通过一次次风格强烈的对手戏表演建立起来的踏踏实实的土匪种传奇,而不是如电影里由长于摄影的导演用单一的象征手段即幻化出来的野性符号。

在我个人而言,在这部电视剧里,我更喜欢看余占鳌与他的“男性对手”一次次发生矛盾的那些死磕戏份,几乎在每一场这样的对手戏里,余占鳌似乎都必须做出生与死的抉择,所以,他必须都得在气场上和表演上最后要压得住对手,而不是被压住。

所以他的表演内容不但要有匪,还要有神。

第2集“抬龙王”一场是奠定余占鳌亦匪亦神形象底色的大戏,虽然实拍中那尊龙王一定未如剧情说的那么巨重,但实拍中朱亚文确实使出了抬起一尊真正龙王石像的力气,这让我想起当年那部同样以山东人历史为题材的《闯关东》,朱亚文饰演义和团英雄朱开山的那位最不听话也最有出息的儿子朱传武,在那部戏里,朱亚文已经毫不掩饰地展示了他个人对那种亦匪亦神的强悍男性角色的擅长和偏爱,第一个《红高粱》走出了神话一样的姜文,第二个《红高粱》是不是还能够再走出一个神话一样的朱亚文?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