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座山雕抢劫黄世仁,最终为了霸占杨喜儿  

2014-09-11 10:54:46|  分类: 黑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座山雕抢劫黄世仁,最终为了霸占杨喜儿

司马平邦

央视把21世纪网(主编等人)所涉及的特大新闻敲诈案进行了全面曝光,涉及金额居然高达3亿,而为21世纪网担当“经纪人”的润言公关公司的收入更达到12亿。

在此事件中,21世纪网及其机构中的相关人员肯定是恶的一面,他们利用新闻话语权敲诈勒索(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的行为当然是令人不齿的,而且据犯案者透路,21世纪网的行为,在财经媒体界是通例,而不是特例,所以接下来或者还有好戏看了。

这件事其实很大力度地支持了我们之前关于中国当下主流媒体的良知与职业道德的判断。

但此事中,那些被敲诈和勒索的一方,比如那几百家IPO(拟上市)公司,它们其实也难辞其咎,他们中的大部分,说到底是因为真正有短处被21世纪网抓住,才不得不接受其敲诈,也许,有几家是真正冤枉的,于是他们报了警,于是才有了本案的侦破。

所以,从本质上说,或从此案的大部分属性上说,这是“座山雕抢劫黄世仁”游戏,是资本(财富)这东西从一个恶人手里流向另一个恶人手里的过程,退一步观看21世纪网所涉及的这宗特大新闻敲诈案,其实可以管窥当代中国社会所积累的资本原罪在清洗过程中如何犹然作恶多端,不能自拔。

企业要完成IPO,成为一个可以到股市上融进公共资金的壳子,必须将自己洗白白,21世纪网诸犯深知中国有多少想上市的公司,就有多少想洗白白自己的壳,它们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敲诈75%的拟上市公司。

21世纪网的直接投资者是《21世纪经济报道》,而后者的直接投资者是南方系,关于南方系我就不用多说了,与21世纪网只针对中国IPO企业搞经济敲诈不同,或者说比它们更高一层面,人家南方系要的宏大志向是敲诈中国现行政治体制,或者说在中国搞颜色革命。

21世纪网靠新闻敲诈赚来的钱最终是要流进《21世纪经济报道》的囊中,而流进《21世纪经济报道》囊中的钱,最终还是要流行南方系的囊中,而流进南方系囊中的钱,最终是会被用来敲诈中国的现行政治体制的,或者说是在中国搞颜色革命。

所以,你从上述分析中是不是看清了,那些来源于改革开放之后资本原罪的黑钱是如何经过一道道程序,用于供给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的。

但,是不是斩断了21世纪网的黑手,也就斩断了为南方系的颜色革命供血的管道,黑钱就不流动了呢?

当然不是,只要资本原罪还在,就需要清洗,而只要媒体的市场化还在,它们就有清洗的地方。

媒体,尤其是其实最早由共产党体制自己养大的那些媒体,本来应成为制约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资本原罪的有力武器,尤其是对那些渐渐做大的民营企业来说,在它们面前相对身份独立、信仰清高的媒体,是最好的监督手段,但是,这些年,这个体制将所有媒体一古脑地送给市场,而且就连体制本身也在越来越倾向于市场化,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资本如何逞雄,那都是理所应当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其实与西方国家的媒体没有什么区别,而它们的上属机构南方系,早就成为颠覆体制的工具,这些年,共产党体制在经营和管理媒体(主要是自己养大的媒体)方面,几乎完全丧失了对媒体的政治正确的约束,甚至将政治正确定义为颠覆体制,那些反对它们颠覆体制的人被它们定义为政治错误(这不仅限于南方系吧),这时候,出现所谓21世纪网特大新闻敲诈案,我觉得是小菜一碟。

你们还没见过大的吧。

就回头看看1990年代初的前苏联就行了。

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的中国社会,其复杂性非从前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所能相比,而且我们也要承认,这种复杂性,主流还是好的,是合乎历史规律的,是有益于国家稳定和人民幸福的,但越是这样,“党”这个字的属性就越要得到明确、清晰的界定, 21世纪网事件就是在南方系作为正经的正牌党媒却完全扭曲和颠倒了其“政治正确“后结出的恶果。

换句话说,即使今天和未来的中国社会,客观上会存在各种各样的新闻行恶和话语颠覆,但,你作为由中共体制养育起来的媒体(党媒及其附属媒体),并至今仍然享受着中共体制给予你的某些特权,也绝对没有新闻行恶和话语颠覆的资格和权利。

党媒,明明是杨子荣,后丧失信仰,不受纪律,一边当兵一边当匪,山下当着杨子荣,山上兼职座山雕,忽听说山下大户黄世仁有黄金万两,于是发出血帖讹诈之,不想这回遇到了武功更强的少剑波,栽了。

但,可以想像,还有多少山下的杨子荣都已经在山上兼职座山雕,少剑波能抓得过来吗?

而座山雕与黄世仁的狗咬狗游戏,最终的待宰羔羊其实是无钱无权无枪无言的杨喜儿。

但,也不要怕,什么时候这帮王八蛋把杨喜儿逼得藏进深山,再洞中十年之后变成白毛女,你们也就作到头了。

《白毛女》里喜儿不是唱过嘛:

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只盼着能在人前把话讲/只盼着早日还我女儿装/只盼讨清八年血泪账/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抢/飞上山岗/杀尽豺狼

后来呢?凡看过此剧的都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4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