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日志

 
 
 
 

我们现在还有梦吗?  

2015-01-22 16:29:34|  分类: 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现在还有梦吗?

司马平邦

看《我是演说家》的时候,我会想如果让我去演说。

看《中国影响力》的时候,我会想如果让我当导演。

看《造梦者》的时候,我也会想,我现在还有什么梦吗?

我们现在真还有什么梦吗?

说实话,若把事情想到这地步,也是件很可怕的事,尤其是,如果你忽然发现自己早就没有了梦的话。

北京卫视的新节目《造梦者》的这个诉求非常好,梦,这个若实若虚的存在,这种似有似无的状态,被一档电视真人秀幻化为可触可摸的个人能力表演,并以电视产业特有的方式全方位呈现给观众,可以说,这是在领着观众一起做梦,并享受其中的过程。

《造梦者》的第二期,来了一位叫做刀一飞的“男版杨丽萍”,不过当他最先出现在灯光下跳起孔雀舞的时候,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是不会想到这个舞者是个男的,更想不到他是自己跟着电脑里的杨丽萍视频学会这么复杂的舞蹈的,可以想见,这位生活里总要以平常男人面目示人的气象工作者,当灯光打起,他的灵魂又从骨子里如蝴蝶般飞出来,变成一个比女人更加女人的女人的时候,那样的人生,在世俗的种种眼光下究竟要承受怎样的非议。

也在这一期,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来自陕西的两师徒现场就开上两辆小型挖掘机,一辆国产和一辆进口,两个大家伙在他们的操作下一齐“舞蹈”,虽然,开着挖掘机跳舞,肯定不如飞一刀跑的孔雀舞的表现更为专业,但单看两台挖掘机在师徒两人的操纵下自由跳动的状态,就足以了解在这些流畅而高难度的驾驶技术的背后要经过怎样的辛苦练习,而且恐怕还不是练习这么简单,那更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热爱,据说,在节目的花絮里,作为导师的姜文也特地向这两个后来加入了“刘嘉玲战队”的工人师傅请教驾驶技术。

他们都是生活中一些看起来极为平常的普通人,也许他们即使呆在你的身边,你都不会知道他们也有梦,而且他们的梦竟然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欣赏第二期中第一个上场的那一对打击乐手,他们所展示的是可以在各种借具上玩打击乐的才华,更有意思的是,他们还表演了一段非常个性中国传统民族打击乐,当然我不认为这样的表演能力,需要怎样的天才和奇才来驾驭,令我惊夺的倒是,他们可以对这种生活化的打击乐技术如此的如痴如醉,充满了成就感。

这时候的梦,其实是在被简化,被缩小,被具像,而不是如人人口中的“中国梦”那样宏大叙事,这档节目同时也可以被想像为一个专事打捞每个普通人心底的梦想的大渔网,我们自己是不也有一些这样沉淀太久的梦值得打捞一回呢?

还能看得出,中间出场的那位刘姓的女孩,应该是在台湾已经小有名气的职业魔术师,其一言一行稍稍带着“刘谦范儿”,而她现场表演的光影魔术,包括与姜文合作的小魔术,共设计之精巧和完成之准确,说实话是高出其它参赛选手一大截的;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台湾女孩飘洋过海来参赛,《造梦者》看来也可以为专业的“追梦者”提供一飞冲天的平台。

这位女魔术师的表现,从商业性的另一面展现了《造梦者》的莫大潜力。

一男三女,4位导师,由姜文领衔着,姚晨和刘嘉玲一右一边护法着,再加上时常敲敲边鼓的洪晃,令本节目拥有一个与其它节目气场完全不同的导师团队,而且,基于本节目的定位,既不属于选歌手,也不属于选演员,而拥有相当多元的竞赛类别,这其实更需要导师们有比较强大的综合认知能力,以及更为全面的知识储备,所以,反过来这节目倒是对台上的导师是一种考验,好在,两期以来还没有哪位导师明显露怯――不过,别急,好戏可能在后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